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林千蓝失踪
    “你不喜欢?那就算了,我留着用。”习惯了萧尧的冷嘲热讽,林千蓝也没生气。她喜欢的别人不一定喜欢,反正只是个钱袋,她也不在意是男的用的还是女的用的。

    林千蓝伸手想拿,萧尧别过身去,“真小气!送出去的还想要?”貌似随意却又快速地把钱袋塞到了衣袖里,“看你有诚意的份上,小爷我就勉强收了。”

    明明是个收到礼物很喜欢的小孩子,却偏偏口是心非,林千蓝心想这孩子的别扭劲是改不了了。

    隐在暗处的阡风对主子的心思多少猜着点,他乐得偷偷看戏,看以前那个表面嚣张害、实际心机手腕都不缺的少爷,在林姑娘面前真就成了里外如一的幼稚少年。

    绣品店对面茶楼的二楼,谭梦媛从窗口看到林千蓝跟着萧尧进了绣品店,冷哼了一声。

    坐她对面的一位===小说=3.=qedu=十八、九岁的黄衣女子把视线从窗外收回,“媛儿,那位穿着西番服的就是林姑娘吧?小说网不少字”

    “不是她还有谁?缠上了我大哥还不够,现在又巴结上了萧家表弟。一看就不是好人家出来的。”谭梦媛面带轻蔑。

    “不是好人家?”黄衣女子眼中微光闪现,“不是说林姑娘是你外公家那边的亲戚吗?”小说网不跳字。

    谭梦媛自知失言,面色僵了下,解释道,“姜不要外传啊。是那林千蓝在别处惹了事没地方去,我大哥看她可怜才好心收留了她,并托称是远房表亲。她跟我外公家可没有任何关系。”

    原来黄衣女子就是姜四姜瑜。

    姜瑜的眸色深了深,半垂眼帘遮住了眼中的异色,端起茶盏抿了口,“媛儿妹妹说得我都对林姑娘好奇了。”

    谭梦媛想着姜瑜迟早会嫁给大哥的,也不是外人,就说起了林千蓝的事,“一开始我也以为林千蓝真是我的表妹,大哥他们都瞒着我。后来,我才打听到原来是那么一档子事……”

    ※※※※

    “今年的雪下的可真大!”小碧往火盆里添了块银霜炭,转身又出去了。

    林千蓝懒懒地靠在软榻上,看小碧忙前忙后的,想着真是太**了,却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心安理得地享受着。

    真是由俭入奢易啊!

    又把那只玉簪拿了出来,仔细端祥了一番,心想这魂玉的样子也太普通了,肉眼看来就是一根成色不好的青玉簪,值不了多少银子。

    从乔芸记事时,这只玉簪跟那只玉镯就在她妆奁里,谁给她的也不记得。

    小碧提着食盒挑帘进来,“三可真有兴头,大雪天地往镇外跑,说是去君安观赏梅去。”

    林千蓝收起了玉钗,随口接了小碧的话,“就是大雪天才能赏梅,冬天赏梅,夏天赏荷,都是一件雅事。”

    “嘻嘻……”小碧边摆放碗筷边低声笑。

    林千蓝问,“你笑?”

    “听姑娘说起雅事两个字,就是觉得好笑。”

    林千蓝被噎了下,假装气恼,“胆子大了你,竟然敢笑话我,难道我就不能雅一回?”说完也笑起来。

    她还真跟雅不沾边,琴棋书画,除了能看懂普通的书外,其他的都不通。

    原主倒是绣功不,但那些都是记忆,让她绣的话,估计得练个一年半载的才行。可她对刺绣不感兴趣,从没想过再捡起来。

    等等!小碧说过?君安观?是个道观?她惊喜地问道,“小碧,君安观是哪里?我还没听说过。”

    “是镇子西边君安山上的一个道观,早就破落了,里面只有二三个道士,平时是没人去的。听人说那里的梅树多,每年开花的时候有不少人去赏花。”

    林千蓝上了心,大周朝的道教拜的也是三清始祖,就是不知这道士跟真正的修仙者有没有关系。

    她要去君安观看看,是否能从那里找到一些线索。

    天放晴后,镇子里的雪很快就化了,路上颇为泥泞,又等了一天,道路半干,林千蓝一早带着小碧去了君安观。

    邑门镇外的君安山跟赵家村附近的山同属于界山山脉,上次她从赵家村走到邑门镇时就曾路过这里。

    路途平坦,马车只行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君安山。

    君安山山不高,坡度舒缓,有青石山道直通道观和道观的后山。

    马车停在了半山腰,留赶车的小厮看着马车,林千蓝带着小碧往观里走。

    道观内外都有不少梅树,红梅开得最旺,在山上残雪的映衬下,娇艳夺目,香气袭来,惹人沉醉。

    林千蓝这一进去,就再没走出来。

    下半晌,谭府门外,一辆马车急速驶来,“吁!”马车还没停稳,小碧就从上面跳下来,跌跌撞撞地往门里跑。

    没过多长,整个谭府都不再平静,谭府大门忽然大开,一阵急促地马蹄声后,从门内一前一后飞奔出两匹马来,直往西去。

    之后,又有许多人骑着马从府内出来,往西去的,有往南去的,有往北去的,都是行色匆匆。

    两匹马一路疾驰,前面马背上的萧尧心急如焚。

    到了君安山下也没停,策马上了山。

    赏梅人多已离开,道观更为静谧,马蹄踏在石板上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甩鞍下马,萧尧与阡风一左一右搜查了整个道观,道观里空一人。

    萧尧整个人都是颤抖着的。

    听到小碧说林千蓝不见了,他的脑子有一阵子都不听使唤,还是谭澄轩冷静,安抚了吓得语论次的小碧,让她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小碧说,她们进了道观,被一个道士说成是有缘的贵客,把她们让到一间暖阁里品梅花茶,只一会她的头就有点晕,不知时候就睡了。

    等她醒来,都过了午时了,林姑娘也不见了,她找了整个道观都没找到,才觉得事情不对,赶紧往回赶。

    看萧尧的样子,阡风很担心,“才一个多时辰,那几个道士跑不远,他们最有可能逃到后山去。主子,你在这里等会,我去后山察看察看。”

    “我跟你一起去!”萧尧的眼角泛红。

    两个时辰后,萧尧和阡风在后山抓到了一个胖道士。

    “说,林姑娘在哪!谁是主使!”

    第十七章 林千蓝失踪

    第十七章 林千蓝失踪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