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有架打架
    直到成就元婴,元婴等于修士的另一条命,神魂入住元婴体内,从此稳定下来。

    元婴之后是化神,所谓化神,化的便是神魂,此时的神魂以元婴为身,凝炼成人,与修士合则为一,分则为两个独立的人,修士以分神再入轮回,**损毁不再只有夺舍一途。

    所以,神魂对修士的重要性需多述。

    修炼《锻神真典》能使神魂越级强大,即,金丹期堪比元婴期,而元婴期既可让神魂提前成就人身。

    想到手中的这本宝典,柳妍惜五味杂陈,这还是那个男人给她的,不过当时她因神魂曾受过严重的损伤,修炼的速度不快,离宝典上所刻录的效果差的太远。

    如今不同了,她的神魂还好好的,仅修炼了几个月就水到渠成的筑基了,比那时早筑基了四年。

    尝到了甜头,柳妍惜更倚重---小-说-3w.--这本《锻神真典》。

    等得到了定魂石,修炼出了神识,她就多了几分进阶到金丹期的把握!自古多少修士都是止步于筑基,包括不少天才!那时她就是这样,不知用了多少灵丹堆着,就是迟迟入不了金丹。

    她早就把这块定魂石视作的囊中物。

    可如今,事情似乎出了差子,定魂石去哪了?定魂石稀少不说,谁若得到了多都私藏了,在市面上基本是绝迹的。

    过了这块,就不知下一块何时能得到了。

    柳妍惜再次用灵识把小胡子的整个摊子,包括旁边的几个摊子都仔仔细细地察看了一番,没有有黑色石块模样的镇石,最后只得带着一肚子怒火离开。

    再说林千蓝,还不知意间抢了先机,得到一样好,径直往街口处走。

    刚出街口,就见有一大群人围在那里,也挡住了她的去路。再细看,围观的都是些十来岁的少男少女,有的穿着带有宗门标志的衣服,有的穿的是普通的凡人服装,应该都是刚来到修真界的凡修。

    从里面传出一声叱喝传入林千蓝的耳中,“杜金浩!我们说没见过就是没见过。这里不是大楚朝,我们可不怕你!”

    离得远也听出了洛灵的声音,林千蓝皱了下眉,走了,使了点力气,分开人群进了最里圈。

    就这几秒钟的,里面就打了起来,还是场二对四的混战。

    二的一方林千蓝认识,是洛启和程梓霖。

    四的一方穿着统一的道袍,没看清门派标识,不知是哪一派的,一出手就能看出都有着拳脚功夫。

    洛启的武功不弱,对付两人绰绰有余,程梓霖就差点,被对方两人压着打。

    “洛灵,回事?”林千蓝拉住了跃跃欲试想加入混战的洛灵。

    “千蓝!”洛灵回头惊喜地忘了此刻的状况,抱住了林千蓝的手臂,“你也了!我就猜着你能穿过结界。昨天没看到你住进来,我今天早上还跟哥哥说要一会去接引殿等你呢。千蓝时候来的?你住在哪个院子了?”

    “小灵,这些一会再说。你站在旁边别动!我去帮程梓霖。”洛启和程梓霖都不是爱惹事的性子,就是洛灵也只是单纯,不是智商低,不会主动挑事,林千蓝第一判断是在对方。

    林千蓝一加入,形势顿时逆转,程梓霖一对一不成问题,分出来的另一人对上林千蓝只有挨打的份。

    四人见形势对己方不利,也都慌了手脚,与洛启对战的其中一人色厉内茬地喊道,“我们是南华宗的人,你敢跟我们南华宗为敌!”

    洛灵一听就火了,“呸!真不要脸!是你们先找的事,看打不过了就提南华宗!”

    林千蓝一个背跨把对手摔到在地,那边洛启也放倒一个,另两个一分钟不到,都躺在地上跟同伙作伴去了。

    洛启用剑鞘指着倒在地上的四人中一个,“杜金浩!我再说一次,我们三人都没见过你的玉印,想找事就明说,找借口!”

    杜金浩大约十三、四岁,双手撑着地坐了起来,一双三角眼怨毒地看着洛启,“当时就你们离我最近,不是你们拿的是谁!”

    洛灵口快,“破?我们才看不上眼!你们杜家干了那么多缺德事,你敢发誓破玉印不是你们杜家从别人那里抢来的?呸!强盗喊捉贼,真好笑!”

    听到两人提玉印,林千蓝直觉他们说的就是昨天她在去七原山的山道上捡到的那块。

    进入修真界后的凡修都被普及了修士誓言的重要,不是随便能发的,杜金浩自家知自家事,他的玉印章的确不是好来的,当然不敢发誓,恨恨地看向洛灵。

    洛灵被他阴森的眼光瘆地向身边的林千蓝靠了靠。

    程梓霖用手背轻轻碰了下淤青的嘴角,看到手背上没有血迹放下了手,不紧不慢地驳斥道,“照你这么说,你的那几个狗腿子离你更近,他们更有嫌疑,不如你回大楚找去。”

    “杜金浩!你还想再打一场吗?”小说网不跳字。洛启一手握着剑鞘半启。刚才与四人对战时,他的剑都没出鞘。

    杜金浩今天是讨不了好了,但还是虚张声势地喊道,“你等着,我们南华宗的人不是好欺负的!”

    在几人争辩时,林千蓝越听越觉得几人口中的“玉印”、“破玉”就是她捡到的那块。

    她捡玉印地段正是赶车的梁忠说的洛启三个与花架子车起冲突的地段,杜金浩可能就是那个花架子车主,要不这么巧,杜金浩说丢了个玉印,而她正好捡了一个?

    但她不能拿出来。

    如她所猜的话,她拿出玉印是有可能证明洛启三人是被杜金浩冤枉的,但以杜金浩的为人看,更有可能转而诬陷她偷了玉印。

    而杜金浩已把他们四人看成一路的,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她拿出玉印,正好坐实了玉印是被他们偷走的罪名。

    他们之间已经结了仇,杜金浩不会玉印是她捡来的说法的,到时真是有理都说不清了。

    所以,她是不会傻到拿出来的。

    第三十三章 有架打架

    第三十三章 有架打架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