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出去须破阵
    在去仙元峰之前,冷越把小墨放到了他的洞府内。

    的路上,林千蓝说回到峰上就去接小墨,可以后,直接被师父拎进了她的洞府,她还没空去冷越那里。

    现在,她是想去都出不去洞府了。

    被师父关在了的洞府里,不知这种待遇几个师兄师姐享受过没?

    林千蓝真正的亲传弟子生活,就从被师父用阵法关起来开始了。

    木罡迷阵跟她常用的千影幻阵有点相似,不过千影幻阵是个初级法阵,以幻阵为主,杀阵为辅,木罡迷阵是迷阵杀阵并重。

    木,主生息,生的极致是死,花开至最盛即转为败落。进入木罡迷阵后,春风拂面,花香袭人,可那春风却会让人身体衰败,花香令人精神萎靡。

    再行一步,毒藤、木刺、罡风等连番上阵,虚虚实实,就***小说 w.edu.om看入阵人的自身实力了。

    林千蓝不该不该在她洞府外立个牌子,上写着“内有杀阵,误入着后果自负”之类的话,因为极少有人会在宗门内的洞府外布个杀阵的,怕的就是会有低阶弟子不知情而误入,造成端的伤亡。

    林千蓝不师父没考虑到这点,她又仔细地阅读了玉简,找到了关于杀阵自动启用条件的说明,上说一般的误入是不会启动杀阵的,只有强力破阵时才会自动启用。

    不担心有人误入造成意外了,林千蓝沉下心思,练习起手诀来。

    三天快到的时候,林千蓝自感的手诀打的一点问题都没了,才准备走出洞府。

    不仅是因为木罡迷阵是中级阵法,手诀又复杂,初次练习自然快不了,还因为她想把手诀练到信手沾来的地步。

    阵不是她布下的,从这方面来讲,她就是个破阵者,若手诀了一点,就可能触发杀阵。

    她原本还想学着布木罡迷阵的,怎耐师父在玉简里留言,说是她三天内出来的话,打扫灵兽园一个月,四天出来打扫半年,五天嘛,一年都别想离开灵兽们了。

    可见,师父让她打扫灵兽园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早就打算好了,借着她替二师姐的机会说了出来。

    她已明白师父为会让她打扫灵兽园了,是因为她进阶的太快,心性有些浮,需要沉淀沉淀。

    让她练习阵法手诀也出于同样的原因,她这两天都没有修炼,只在不断地参详阵法,打着手诀,压在心口处的那点浮躁感没了,她才明白了师父的用意。

    又在洞府内转了一圈,说实话,她挺乐意呆在洞府里的,哪哪都舒服,好看的好玩的,不说应有尽有,够她把玩一阵的了。

    不想出去和不能出去是两个概念,她得先做到能出去时,再在呆洞府里呆着吧。

    一息后,林千蓝站在洞府外,研磨了近三天阵图,她对木罡迷阵已经很熟悉了,很快就找到了阵眼,对着阵眼,双手翻舞,一道道灵力诀打入阵眼处。

    一共有三个阵眼,每个阵眼需打入的手诀都不一样。

    变幻了三个方位后,一阵微风轻轻吹来,大阵打开了。

    林千蓝一想到她每次进出的洞府,都要破一次阵,就累觉不爱。

    落烟峰顶古树参天,每个小尖峰下都有几棵或十几棵不等,她的洞府前一边有两棵,一边有三棵,都是抱团生长,每棵树至少有两米多粗,在上空形成两个巨大伞盖。

    五棵都是玉娑果树,四棵雄树,一棵雌树,雌树上结了不少的玉娑果,在风的吹动下轻轻摇动。

    玉娑果树是较为普通的灵果树,就是长这么高的少见了点。

    林千蓝望着树上的玉娑果,咂巴下嘴,“三师兄是为我开的洞府,还是为小墨?”玉娑果是小火鸦最喜欢吃的灵果。

    爬树是林千蓝的强项,灵力都不用提起,手脚并用,不多会就上到了雌树的树冠处,摘了些熟透的玉娑果。

    对小墨食言了,摘些新鲜的灵果去安抚一下它。

    从树上下来,直奔冷越的洞府。

    她的洞府的位置是在正东面,而冷越的洞府在西面偏北,有着一段距离。

    算起来,冷越的洞府是她最早踏足落烟峰的地方,只是当初她不而已。

    她也了,三师兄冷越不是一直是沉默寡言的,是她没赶巧,赶上三师兄的剑诀要进阶,他要时时体悟下一诀的意境,才不能也不愿多的。

    瞧她赶的这寸劲吧,她是看冷越太冷,没敢问他这里是哪,然后出去吧,又问了个舌头不朗利的,才想着去万药峰收拾再去落烟峰找师父。

    若是当时这里就是落烟峰,哪会那时去万药峰?然后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了。

    往往许多大事件,最初的引子都只是一念间的选择,那一念向了左,就带出了后来事,那一念向右,或许事都不会发生。

    “林师叔。”到了冷越洞府外,一位杂役弟子向她行礼。

    她成了青梨真人的亲传弟子,称呼也随着师父,峰中普通的练气期弟子都要称她一声师叔。

    不是这位杂役认识她,而是他猜出了她是谁。

    出了那么大的事件,落烟峰哪有人不林千蓝大名的?

    一个女修,穿着亲传弟子的道袍,不经通报,出现在落烟峰的峰顶,不是青梨峰主新收的第六位弟子林千蓝又能是哪位?

    “是你?”不就是那位舌头不利索的杂役吗?咦,这会舌头哪里不利索了?

    “是我,林师叔还记得我?”那位杂役惊喜道。

    “记得。”不记得,“那天我问你话,你不说?”

    “我……”杂役不好意思地摸摸头,“我是看到林师叔从冷师叔洞府里出来,太震惊了,才没给师叔回话,还请林师叔不要怪罪。”

    在落烟峰,包括几个副峰,极少发生亲传或内门弟子欺凌外门弟子和杂役的事,特别是青梨峰主的几位弟子,在低阶弟子中的口碑都不,这位杂役才没有表现出惧怕林千蓝责怪的样子。(未完待续。)

    第一百八十七章 出去须破阵

    第一百八十七章 出去须破阵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