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小火鸦的审美
    听了师父的问话,林千蓝回道,“没有。”

    她没那么多悯人之心,陆绍因他的明哲保身被师父迁怒,前有因后有果,她不会为他说好话。

    殷青梨微微点头。他宁愿弟子自私些,也不要一个过于大度的弟子。

    接下来谈及到修炼的事,殷青梨问了问林千蓝参详木罡迷阵的心得,指点了她几处。

    师父当时没说让她时候去灵兽园,林千蓝还以为找到了师父话里的漏洞,还准备过些天再去呢,没想到自投罗网,师父把漏洞补上了。

    师父让她明日便去,她说想等大师兄醒来,师父才改口说十日后,之后便放行她去看望姬凤逍了。

    进了大师兄的房间,九重苡的清香味扑面而来。

    床上的大师兄脸色比那天她看到的润泽了些,睡相也很安稳。

    听+++小说 w.led.c师父说,大师兄的识海已完全恢复了,为了保险起见才让他多睡几天。现在亲眼看到,林千蓝心里好受多了。

    大师兄丹药服过了,房间一尘不染,需林千蓝亲自动手做,她站在大师兄床前,不管大师兄听不听得到,说了声“谢谢你,大师兄。”

    大师兄只是在沉睡,心情就不似上次那么沉重了,也有心仔细打量起大师兄的长相来。

    两年多前初次见面,两人地位悬殊,不敢仔细看,只记得他的那双漂亮的狐狸眼。

    这会狐狸眼闭上了,排出两弧长而翘的眼睫。大师兄的五官比不得那位倪非前辈的精致,但若是加上他挠人心魄的声音,也是一等一相貌了。

    咦,大师兄的眉毛里有颗小痣,在左眉尾,小小的,不细看就会忽略。

    这位置,不就是相术上常说的桃花痣吗?就嘀咕了句,“大师兄的桃花会很旺啊,还长了个妖媚的狐狸眼。”加在一起,不知会惹多少桃花。

    又思量着,这样盯着睡着的大师兄看不是太尊重,默默退出了房间。

    出来一圈,没接到小墨,林千蓝还挺惦念小家伙。

    回到的洞府前,却是看到一人一鸦坐在左边的两棵玉娑树下,

    冷越盘膝而坐,黑剑放在膝上,一动不动,与碧天、尖峰、古树,构成一幅上佳的风景水墨。

    不是场景不对,不是有风吹动了黑色的衣摆,只看冷越的话,她还以为又回到了灵药园。

    再往冷越身侧的地上看,林千蓝使劲忍着才没笑出声——一个小黑团子如同风景画上不慎滴落的墨点,让画作不再完美。

    小黑团子小火鸦在模仿冷越,端坐在地上,细细的双腿全缩到了腹下,若不是还有个青紫色的长喙,看都是一块小黑炭。

    生生扭转了画风!

    听到林千蓝走近的脚步声,小火鸦先冷越一步睁开眼,跳将起来,闷头冲着林千蓝飞奔而来,到了近前,一纵,跳到了林千蓝的怀里。

    林千蓝手指点了点它的紫喙,“难为你还记得我这个主人。”

    “叽!啾!叽叽!”是主人不来接我,不是我想不的!

    腾二在魂玉空间里奚落道,“哟,丑黑炭还学会跟老大犟嘴了。”它用的不是传音,小火鸦也能听到。

    小飞鸦用它的吊晴瞅了半天,没找到腾二,气得对空叫了几声,然后晃着肉翅摇着脑袋,对着林千蓝又说了好一通。

    腾二在魂玉空间里笑得直打滚,“哈哈……哈哈……”

    “翻译!”林千蓝听不懂小飞鸦具体在说啥。

    “哈哈……笑死我了!小黑炭说它才不丑,全身黑的长得都好看,冷越就一身黑,就很好看,它也是黑的,一点都不丑,长大会更好看。哈哈……”腾二一边说一边笑。

    林千蓝哭笑不得,小火鸦一见冷越就喜欢上他的原因,竟然是冷越是个长得好看的穿一身黑的人。

    难道爱美是雄鸟的天性?

    林千蓝问小火鸦,“那小墨,我没有穿过黑衣服,是不是就不好看?”

    小火鸦歪头想了想,很为难的样子,“叽!叽啾……”

    腾二翻译,“主人虽然现在不好看,穿上黑衣服就一定会好看。”腾二又笑翻了,“老大,小黑炭在安慰你,哈哈哈……”

    被自家灵兽嫌弃长得丑,怕是没几个主人有此殊荣吧。

    “!竟然敢说我长得丑!”腾二炸毛,“你个丑黑炭,敢说小爷我丑!”

    眼看腾二就想出魂玉空间跟小火鸦理论加动手,林千蓝及时劝阻,“腾二,它还小,你就让让它,谁让你总说它丑呢?你也没吃亏不是?”

    “哼!丑黑炭!”腾二就没出来。

    与两宠交流了一会,见冷越已站在了她的洞府前,三师兄应是找有事,林千蓝把小火鸦放在肩头,双手飞诀,打开了大阵。

    洞府是冷越开的,他熟悉里面的构造,对洞府内装点的变化只扫了眼,就进了挨着卧室的一间空房子。

    除了修炼体术的大通间外,林千蓝的洞府有四间可住人的房间,一间做了卧室自用,其余三间都空着,还没利用起来。

    “三师兄?”林千蓝看到冷越把一个莲台放置在了房间的中央,问道,“这是……传送阵?”莲台跟她在灵药园见过的一样。

    “送你的。”冷越固定好莲台后,伸向她的手掌上托了个玉玺。

    玉玺是那个龙钮白玉玺。

    当时在灵药园时,冷越把玉玺放入莲台的卡槽内,等传送后,玉玺跟他们一起被传送了,由此可见,这个玉玺是启动莲台传送阵的关键。

    现在,冷越把玉玺和莲台一并送给了她,就是把灵药园完整的送给她了。

    林千蓝被冷越的大手笔惊住了,没接,“三师兄是说把灵药园送给我?”

    “嗯。我留着没用,你需要。”

    “这也太贵重了!若是三师兄想送我见面礼,就送我些灵药园里的猴儿果,我正好拿来酿灵酒。”

    冷越淡淡地,却又非常坚持,“我送出去的,从没有往回拿的。”

    咦,三师兄说的是长句子。林千蓝的关注转移。(未完待续。)

    第一百八十九章 小火鸦的审美

    第一百八十九章 小火鸦的审美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