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大师兄的说法
    看二师姐笑得有深意,就她是故意问的,林千蓝轻捏了下鼻尖,“呃,今天要去霄云峰采点。”

    赫连秋懂,“是大师兄让你去采白玉蜂的蜂蜜。”

    林千蓝奇,“二师姐?”

    赫连秋泪,“十五年前,二十年前,二十五年前都是我去采的。”

    “那五年前,十年前呢?”林千蓝问完就想到了,“是三师兄去采的?”

    赫连秋颇有些熬出头的仰脸对天感慨,“是啊,三师弟终于长大了。”又叹林千蓝的时运,“按说该轮着四师弟和五师弟了。他们一闭关,就只有六师妹接着了。”

    看样子大师兄把去霄云峰采蜜变成了一个传统项目,还带接力赛性质的。

    听到不是她一个人被大师兄指使着干活,林千蓝心里瞬间平衡了。

    她从赫连秋******小说 ww.quledu.的话中找到了疑问,“二师姐,为大师兄五年才去采一次?而不是两年,六年?白玉蜂蜂蜜不是每年都可以采吗?”小说网不跳字。

    “按大师兄的说法,说是因为那巢白玉蜂五年分一次巢,分巢后旧巢中剩下的白玉蜂最多两三千只,不难对付,是为我们安危着想。”

    林千蓝问,“那不按大师兄的说法呢?”

    赫连秋忍不住乐了,“不按大师兄的说法,那就是因为分完巢之后,旧巢里的蜜囊就只剩下四年、五年前的了,经过几年陈酿后的蜜囊里蜂蜜味道最醇。”

    真会吃。林千蓝腹议道,吃个灵蜂蜜还那么多讲究,吃五年的蜜囊。

    她好像了不得了的事,似乎她摊上个让师弟师妹操碎了心的大师兄……

    “二师姐,你的百草露采得样了?”

    赫连秋低头戳了戳一直在睡觉的小火鸦,“不着急。师父也不是真心要百草露,他是看我刚进阶筑基中期,想磨磨我的性子,才让我来采百草露的。”

    小火鸦睡得很熟,被戳了两下也没醒。“我都想养只灵宠了。”

    又抚额,“师父也真是的,我最讨厌蝎子了,采绛珠草又非得灭了那群毒蝎子不可。”

    林千蓝颇为同情,师父这是对二师姐采用以毒攻毒的方法,来消除二师姐对蝎子的本能害怕,是不想让她因蝎子而产生心魔吧。

    想到讨厌的是蟾蜍,林千蓝浑身就抖了几抖,她一定不能让师父了。

    “老大师姐不要说老大师父的坏话。”出来就缠在林千蓝手腕上的腾二,插嘴为青梨真人报不平了。

    赫连秋腾二会,伸出手摸了下腾二,饶有兴趣道,“不摸还真看不出不是真蛇。”

    腾二不高兴了,老大摸它是应该的,其他人没资格,因是老大的二师姐,它收敛着性子道,“老大师姐,你这样很不礼貌。”

    听到腾二说别人不礼貌,林千蓝也很新鲜,腾二新词学的很快啊。

    “哟,还是条讲礼貌的蛇。”赫连秋调侃道,“腾二是吧,我哪里说师父的坏话了?”

    “反正是说了!”

    “叽!”一直睡着的小火鸦不知时候醒了,冲着赫连秋竖起了吊睛眼。

    “哟,六师妹,我这是把你的灵宠都得罪了啊。”赫连秋乐得两个笑涡都深了些,“小墨,我用玉娑果做了些灵果饮,你要不要?”

    “叽!”要!

    小火鸦的吊睛眼还原成了圆溜溜的样子。

    腾二忿然道,“叛徒!一点灵果饮就被收买了!”

    “叽叽,啾叽!”小火鸦委屈地冲着林千蓝叫起来。

    “乖啦,小墨,腾二不是有心的。”林千蓝用手指摸着小火鸦的头安慰道。

    又传音给腾二,说当着二师姐的面跟小墨吵架会掉它的面子的,腾二才不吭声了,只甩了尾巴表达它的不满。

    赫连秋看着有趣,“六师妹,看你过得真热闹,弄的我都想养只灵兽了。”

    林千蓝汗,她也觉着最近的生活热闹的有些过了,她以前紧张又安静的修炼日子呢?会不会一去不复返了?

    可她对最近的热闹生活一点都不觉着厌烦,还乐在其中。

    又发愁,她会不会再习惯了这种生活,就沉不下性子修炼了?

    修士修炼时,莫不是安安静静地打坐运功的,没听过有一边跟人聊天一边运行功法修炼的,不走火入魔才怪。

    又一想,其实在万药峰的时候,除了闭关外,因为需要做任务,她大多数并不是一个人独处的。

    可那时并不觉着喜欢热闹,有时还比较厌烦与一些人闲聊,明明许多人一起做事,却仍然感到孤独。

    这几天,更多的是她一个人在路上奔波,却一点都没感到孤独过。

    热闹不热闹,全在于心境不同吧。

    安静地打坐是修行,那热闹的做事也是修行。

    打坐增长的是修为,做事呢,修的是心境。

    修为的修炼很容易懂,可修心呢,到底叫修心呢?

    她一直以为懂,突然又感觉不是太懂叫修心了……

    赫连秋没听到林千蓝答话,扭头一看,林千蓝已陷入了沉思中。

    “叽!”小火鸦叫了一声。

    赫连秋对着小火鸦摇了摇手,又指了指林千蓝,用手指竖在嘴边,声地嘘了声

    小火鸦歪头盯着林千蓝盯了会,不知看懂了,总之不吭声了。

    腾二懂得多些,老大是在悟道,缠在林千蓝手腕上,不敢再动一下,生怕惊扰了她。

    林千蓝并不是顿悟,只是有所悟,不然顿悟时五感内收,包括灵识灵力都会收回,槿花台人操纵就该立即掉下去了。

    林千蓝心有所悟,法分心在驱使飞行法宝上,灵力倒没收回,只是没有了操控,槿花台就只按之前方向笔直地飞行,速度也慢了下来。

    眼看着槿花台照此方向一直飞是到不了霄云峰的,赫连秋按了下缠在腰间的飞剑,飞剑冲出槿花台。

    赫连秋站起,对着飞剑打了个几个诀,飞剑倏地变成一把丈多长的大剑,变大了才看更为清晰,与宽大的剑身相比,飞剑的剑身可喻为薄如蝉翼。(未完待续。)

    第二百章 大师兄的说法

    第二百章 大师兄的说法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