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杀,还是不杀
    林千蓝见此人虽没清醒,但对痛疼有了反应,命是救了,也是了却了她的救人之心。

    小兽则欢喜地低声呜呜了两下,跑到它主人的身边用头蹭着主人的手。

    林千蓝越看小兽越觉着在哪见过似的。

    了!“腾二,你没说告诉我这是只谛听兽。”

    她想起这只小兽是妖兽了,是一只谛听兽的幼兽。灵兽图鉴上是成兽的画图,幼兽跟成兽还是有不少差异的,她之前才没有认出来。

    腾二歪头,“老大没认出来?老大没问,我以为老大。”

    林千蓝翻它一眼,再问,“腾二,这个人的修为。”她只能看出受伤的人修为比她的高,她想受伤人的具体修为,来确定的判断。

    “练气七层。”这类问题腾二回答的都快。

    谛听兽,;;;小说 .+.再结合此人内门弟子的身份,练气七层,林千蓝不难猜出这人的身份,万药峰的内门弟子,陆绍,被罚入思过峰的那位。

    在弥云山脉的山洞里,与柳妍惜对上的那次,主要精力都放在防备柳妍惜和封煜的身上,对那个叫红鸾的也留了些意,至于站在角落当旁观者的其余三人,只匆匆扫了一眼,没太深的印象,最多记个男女和大体身形。

    谛听兽还是只白色小兽,蹲在穿白色内门弟子道袍的陆绍身上一点都不显眼,在她的印象中就只一个白色的灵兽,具体样子记得不太清。

    心里叹了叹,说道,“腾二,让你说对了,我救人了。”

    “救了办?老大,要不我帮你杀了他!”腾二说着就要聚起风刃。

    “先不忙。”林千蓝没想到她一时起的恻隐之心,竟救了个与结仇的人。

    可救都救了,再让她杀一个毫还手之力的人,她下了不手,另外,她虽陆绍被罚并不是辜的,但多少有师父的迁怒成分在。

    对她动手的封煜和红鸾只被圈禁在本峰中,只是为了明哲保身而知情不语的陆绍,却被判入思过峰,不知陆绍对她有多少怨恨。

    哦,差点忘了,他也被师父扔进了臭沼泽里,听说因他的修为最低,被二阶的毒蟾蜍的长舌击中,中了毒,及时服了三品的解毒丹捡了命。

    这仇结的更多了。

    “呜!”那只谛听兽对着她吼了一声,护在了主人的面前。

    看了眼半死人一样的陆绍,再看眼没几两重却挺身护主的谛听,林千蓝就没杀意了,这病弱残的,她的心肠没那么硬。

    “老大,他是仇人你还要救?”腾二不懂。

    有外人在场,腾二与林千蓝的交流都是用灵识。

    “不。想救就救了。”林千蓝用灵识关注着那只紧盯着她一举一动的谛听兽,声地说道,“或许,我一会又想杀陆绍了,那就杀。”

    谛听兽耳朵一动,把头转向正在运功的主人,两只爪子原地踏了踏,再转回头继续盯着林千蓝,目光茫然又防备。

    谛听兽竟能听出她的心里真实的想法!林千蓝谛听有读心的天赋能力,可云琅界的谛听兽仅有谛听的微少血脉,模样很像,但真的具有读心天赋的非常稀少。

    不仅能听出她心里的想法,还能读懂唇语。她在跟腾二传音的同时,故意用唇语说想杀陆绍的话,被谛听兽看到了。

    幼生的谛听兽心智没那么高,它听出林千蓝心里不想杀它的主人了,可又说了要杀的话,这让它所适从,只能防备地盯着林千蓝。

    陆绍的运气不,契约了一只传承了读心天赋的谛听兽。

    “谛听就只会偷听,连架都打不好。”腾二瞧不上谛听的天赋。

    “不光会偷听,还会隐身。”不会隐身的话,不可能她一点都没看到是从她手里抢走蜜囊的。林千蓝心想,隐身加读心,不当间谍太屈才了。

    “会隐身有了不起的?我也会。”

    腾二这是又闹眼了,林千蓝就没再激它,“是没了不起的。读心比起腾蛇的探宝天赋来差远了。”

    “哼哼。”腾二最爱听这些。

    “腾二,我们走吧。”林千蓝转身离开。既然下不了手,难道还指望陆绍醒来,见是她救了他,然后前嫌尽解转而对她感激不尽?

    腾二不解地歪头问道,“老大,不杀了?”

    “嗯。”林千蓝多少认为执法殿对陆绍的惩罚过了点,虽然他受到重罚,其中万药峰内门弟子间的暗斗起了主要作用。

    据说在万药峰做管事的陆父三年前身故,因其父才被收为内门弟子的陆绍的日子不好过起来,才有了陆绍想交好封煜,与封煜一同进了弥云山脉的事。

    陆父曾得罪的一些人借着这次机对陆绍落井下石,陆绍才被判入思过峰。

    虽如此,但她的事毕竟是个前因,才引出陆绍被罚入思过峰的果。

    现在救了他一次,就当与他扯平了,她不在乎陆绍知不,主要是落个问心愧。

    林千蓝走了有一盏茶的功夫,陆绍清醒,手撑着地往石壁上靠了靠。

    陆绍马上感觉到身上所受伤的变化,刺骨的痛感没了,仅有轻微的疼痛,张开左手,上面原本深可见骨的伤口,现在只剩下浅浅伤痕,摸摸脸,伤口已经愈合。

    有人救了他。是谁?

    “呜!”见他醒了,谛听兽跳到了陆绍的肩头,亲昵地用头蹭着他的耳际。

    陆绍不由地露出了笑纹,脸上的伤口愈合得只剩下几道浅痕,他一笑,牵扯到了伤痕,笑容发紧。

    摸了摸脸上发紧的地方,已经不疼了。

    “聆尘,多亏了你了,不然我怕是活不过昨晚。”他又伸手,抚摸着谛听兽的头,谛听兽舒服地半眯了眼。

    “你是谁救了我吗?”小说网不跳字。他问道。

    “呜!”谛听兽聆尘用神识与陆绍交流起来。

    陆绍听了聆尘描述的情形,和它读到的林千蓝的大致想法,神色从震惊到怨怒到不解,最后有了更多的疑惑。(未完待续。)

    第二百零五章 杀,还是不杀

    第二百零五章 杀,还是不杀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