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问道师父
    “真是那个山洞里的女修?那个林千蓝救了我?”陆绍再确认。

    谛听兽不住地点头。

    陆绍同时也了,林千蓝在不他是谁的情况下救的他,此后因认出谛听兽进而猜出了他的身份,却没有对他下手,而是直接走了。

    听聆尘说,林千蓝对它这个谛听兽没有任何觊觎之心。他绝对聆尘聆听人心的能力。

    若真是如此,那就是有人想让他认为是林千蓝要杀他,还要夺取他的谛听兽。

    他都被关到思过峰了,那人为会让他恨上林千蓝呢?是为了夺他的谛听兽随意胡扯的,还是另有目的,想一箭双雕?

    说起来,当时他若能跟封煜替林千蓝说上一句公道话,以他的了解,封煜还是很信他的谛听兽所言的,有八成不会立即对林千蓝出手,而是会先问个清楚。

    ;;小说 .+. 他一念之差,也是因为想到林千蓝只是个外门弟子,才会明哲保身,没有出声。站在青梨真人的立场上那般对他,也有他该承受的后果,只是不该判他入思过峰五年。

    他对青梨真人和林千蓝是心存怨恨的,但并没有达到要穷尽一生报仇的地步。

    如果今天没有碰到林千蓝,他是真的信了是林千蓝派人杀的他。趁可能的仇人弱小时斩杀以绝后患的做法,在修真界并不是罕见的事,还是许多人奉为的上策。

    这样一分析,那人就不单单是栽赃,而是与林千蓝有仇,想借他的手除了林千蓝。

    可又有了新的疑问,那人凭就他就能除了林千蓝?不得不这样想,若是那人不这样想,就不会费那么大劲来布这个局了。

    “谁这么看得起我,认为我能打得过青梨真人?”

    林千蓝的师父是极护短的青梨真人,找林千蓝报仇就等于与青梨真人为敌。

    以他现在的修为,青梨真人一个手指都不用伸,就能灭了他了。看好的不是他现在,那就是以后了,难道有人能推算出他以后会有大出息?

    他之前没往这方面想过,以为是袭击他的人认定他一定会死,才说出林千蓝想要他的命和谛听兽,现在看来,他能逃过追杀,逃出思过峰,是人家故意放水的结果。

    是谁布了这个局?

    那人是谁?

    陆绍一时想不出来。

    他双手握了几下拳头,再用灵识查了查,体力、灵力都已恢复。

    “我们也走!”他不敢再在这里多呆,怕林千蓝反悔转。

    虽然他是练气期七层,比林千蓝要高几阶,可他现在除了一把飞剑外,连储物袋都没有了,他可是亲眼见到林千蓝连筑基期的柳妍惜都能伤了,不知有多少法宝,他现在又重伤初愈,怕是逃都逃不掉了吧。

    陆绍走出洞府后,张望了会,“去哪呢?”

    想到昨晚的事,他心里有了主意。

    再说林千蓝,回到落烟峰后就去了大师兄的洞府,她现在攀爬华盖木的速度提高了不止一倍。

    当她拿出蜜囊来时,被姬凤逍一眼就辨识出蜜囊不是经过五年陈酿的那一个。

    “老大,你不能再宠着大师兄了!”出了姬凤逍院外的禁制,腾二忿忿不平。

    “是,不宠着了。”

    因她采来的蜜囊次了一等,被大师兄嫌弃,还是她见机的快,说正好用来酿灵蜜酒,等酿好了,连师父都不送,全给大师兄拿来,才在大师兄那里勉强过关了。

    腾二这是又为她抱不平了。

    “老大说不宠还宠。”腾二不信林千蓝敷衍的话了。

    “腾二,走,找师父去。”林千蓝试图转移腾二的关注点。

    宠不宠的,让不知情的人听到,还以为她的灵宠名字叫大师兄呢,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要让大师兄听到了啊。

    林千蓝都搞不清为,她连师父都不怕,却是有点怕大师兄,大师兄一皱眉,她的心就会揪一下,不自觉地就答应了他的任何要求。

    腾二从魂玉空间里缠到了她手腕上,“对,找老大师父告状去!”

    额,她这关注点转移的是成功还是不成功呢?

    林千蓝找师父自然不是告状的,而是说了她遇到陆绍的事。

    殷青梨听罢发了个传讯符出去。

    过不多久,袁承赶了,详细说了他得来的消息。

    昨天晚上,思过峰的有处禁制被人打开了,后来才,分给陆绍的思过室里发生了打斗,现场一片狼籍,血迹斑斑,室内有一个死人,据说是看守思过峰的弟子之一。

    看打斗的痕迹,打斗现场至少有三个人在。

    陆绍不知去向。

    思过峰的每个思过室都是单独隔离的,是以没有人听到任何声音,因为那处禁制是被打开而不是被破坏的,有人猜测是死去的那个看守弟子打开的,原因不明。

    现在执法殿在追查陆绍的下落。

    “峰主,我们是否做些安排?”袁承陆绍是因为被关进的思过峰,怕他对落烟峰心生愤恨,对落烟峰,主要是对林千蓝做出鱼死网破的事来。

    “不必。”殷青梨道,“此事与我峰关,你下去吧。”

    “是,峰主。”袁承自是出了洞府。

    袁承走了之后,殷青梨对林千蓝说道,“你见过陆绍的事,不要告诉其他人了。哼!就让执法殿那群人忙去。”

    林千蓝跟师父想的一样,她连大师兄那里都没有透过口风,尽管大师兄问过她为没有取最下方的蜜囊,她托口说弄破了,没提谛听兽的事。

    “师父,我今天没对陆绍动手,做的对还是不对?”

    殷青梨反问,“你认出陆绍后,是先想到的杀了他,还是放过他?”

    林千蓝立即答道,“放过他。”

    殷青梨正颜道,“那你放过他的做法就是对的。遇到需做出判断的事,起的第一个念,就是你的本心所指,依照本心所指的判断行事,就是不违道心。

    哪怕事后分析,依本心做出的判断对己不利,也不要怀疑本心是了。怀疑本心之念,就会让道心不稳。”(未完待续。)

    第二百零六章 问道师父

    第二百零六章 问道师父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