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她的血缘至亲
    ‘可能它是在灵兽园内养老’的话,徐正没敢说出来,五阶妖兽的灵智已经很高了,他怕会惹恼了独角银倪兽。再说,他这会对上任管事养老的猜测已是较为怀疑了。

    又补充道,“是峰主带来的。”

    不是谁的灵兽,那就是个自由身的妖兽了?林千蓝看向独角银倪兽的眼光带上了些讶异,越是高阶的妖兽越喜欢拘束,成年妖兽很少会呆在人修的地盘里,这只独角银倪兽偏就住在人修的灵兽园内,还真是奇怪。

    她看着独角银倪兽,那大块头也正盯着她看。

    “是我师父让它住在这里的?那师父有没有说它的来历?”

    “这个,没听上任管事说起过。”

    灵兽园管事不也属正常,师父是峰主,要做事,只需吩咐峰中事务堂负责人一声,是不需要见具体执行人的。

    ===小说 w.ledu.m

    得知是师父让独角银倪兽住在灵兽园的,林千蓝对它就没那么防备了,她师父不会让一只有攻击性的五阶妖兽自由出入落烟峰的。

    “嗥!”这时,独角银倪兽仰天大吼了一声,身上往前一伸,张口咬向林千蓝的衣摆,往后背方向拉她。

    没有觉察到大块头有任何不善,林千蓝就没做闪躲的动作。

    一旁的徐正想阻止,但他没有独角银倪兽的速度快,手诀没掐完,林千蓝的衣襟已被咬住了。

    见徐正掐动手诀,林千蓝急忙制止,“不可!徐管事,不要激怒它!”

    徐正想想林千蓝说的有道理,独角银倪兽这会没恶意,万一他向它施法诀,惹恼了它就麻烦了。林师叔的安危不能不管,可峰主交待过,让好生养着的妖兽也不能不顾啊。

    徐正左右为难,不知该做好,便都没再做。

    独角银倪兽个头太高,林千蓝的道袍被掀起一大截。

    看这意思,这大块头是想让她坐到它背上去?

    “你是想让我坐上去?”林千蓝指向它的后背问。

    就见独角银倪兽头顶的独角点了点。

    “那你就放开我,我上去。”林千蓝不是这大块头,而是师父的眼光,她来灵兽园,师父一点没提独角银倪兽的事,说明它不具危险性。

    独角银倪兽松开了林千蓝的衣摆。

    林千蓝把小火鸦放进衣襟里,绕到独角银倪兽后面,尽量轻的跃上了它的背。

    小火鸦个头小,正好能放在道袍的交领处,相比灵兽袋,小火鸦更喜欢呆在主人的衣襟里,还能露出头看着外面。

    正两难中的徐正见独角银倪兽正要飞起,慌忙向林千蓝张着双手摇着,“不可啊,林师叔!”

    退一万步讲,在灵兽园里,若独角银猊兽有不好的举动,他还可操控着灵兽园内的禁制,保障林师叔的安全。可出了园子,甚至出了落烟峰,他是半点法子都没有,若是林师叔出了事,他向峰主交待?

    林千蓝明白些徐正的想法,“不用担心,徐管事,我看它没恶意,师父那里我自有交待。”

    独角银倪兽没耐心听两人说下去,当林千蓝说到‘没恶意’时,它已经腾空而起,往峰外飞去。

    徐正赶紧御剑追,可哪里追得上独角银倪兽的速度?一会就追丢了,只好返回了灵兽园,有了林千蓝的那句‘师父那里自有交待’,他对峰主也有话回了。

    通过观世镜看到林千蓝被独角银倪兽带走的殷青梨,“刷”地站了起来,需去世俗界追查林千蓝真正的来历了,她与那人是血脉至亲!

    倪非摇头轻叹道,“没想到会是她的血脉至亲。”他只能推算出林千蓝是那人血缘后人,血缘后人,也可能是一个家族的后辈,而血脉至亲,则是那人亲生的后人,从林千蓝的年龄算,最可能是她的女儿。

    殷青梨一言不发,对着观世镜打了几个手诀,观世镜不断缩小,最后变成了一把小巧的铜镜,落在了殷青梨的手中。

    他对着铜镜说道,“去,把观子收。”

    只见从铜镜里出来一只白狐的影子,一闪就不见了。

    为了察看独角银倪兽的反应,殷青梨把观世镜的观子布在了灵兽园。现在,通过观子传来的影像,看到了想看到的,他便派观世镜的器灵去把观子收回。

    器灵白狐时,一只爪子是紧握着的,到了观世镜前,紧握着的爪子松开,五个普通的石子掉落下来。

    五个石子分别落进镜子边缘的五个孔洞后,变成了红黄蓝绿紫五个宝石一样的珠子,散发着绚丽柔和的光芒。

    倪非坐了起来,手中的花捻成了红色的光旋,又骤然停住,神色晦暗,“青梨,即便她是她的女儿,也只是她的女儿,不是她。你既已收她为徒,便不可有他想。”

    殷青梨重新坐下来,似是放下了一样重负,不再是端坐,“倪非需担心,是她的女儿,我亦会当作的女儿。她是她,人可替代。若我真那样想那般做了,对她亦是亵渎。”

    手里的花放在鼻下闻了闻,倪非声地笑了起来,那笑容同他琉璃般的粟色眼眸一样纯净,让看惯了他妖媚笑颜的殷青梨也看得愣了下,不自觉生出些欣赏来。

    倪非对殷青梨笑着挑了挑眼,“青梨能这样想最好。得了小独角的认可,没有十成也有九成的把握了。”

    殷青梨认同,“以独角银倪兽的天赋,不是她的血脉至亲,它是不会认可的。既然她不愿让人她真正的身世,那就随她。”林千蓝在入宗时登记的是世俗界大楚人氏,父母的一个孤儿。

    倪非殷青梨后面说的“她”是指林千蓝,想起刚才灵兽园的一幕来,他又大笑起来,“哎哟哟,青梨,既然你是把她当弟子教导的,不如,借给我玩玩几天?多好玩的弟子啊。”

    殷青梨的脸又拉下来,“倪非前辈想要弟子还不容易?虚天宗十几万弟子随你挑。”

    “小青梨,说好的不叫了前辈了,又叫起来了?”

    “倪非,不要再叫我小青梨。”

    “你越来越趣了……”(未完待续。)

    第二百一十一章 她的血缘至亲

    第二百一十一章 她的血缘至亲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