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谁的玉佩?
    年青摊主以为没说清,忙说,“这件翠镯的防水罩能撑一个时辰呢。有了这一个时辰,足够仙子找到躲雨的地方了。”

    “不要了。”连慧此时已经翻看起其他的了。

    年青摊主撤回了身子,一脸的不懂,明明看着这位仙子对那件翠镯很感兴趣,他一说,仙子就不要了呢?看来想做这位仙子的生意不太容易。

    旁观的林千蓝是回事,连慧是单纯地喜欢饰品的漂亮,防水罩的功用还不如会发光更能打动她。

    “林师妹,这个呢?”连慧指的是一件额饰眉心坠。

    “老大,这个上缀的珠子里有颗水韵石。”腾二传音提示。

    “很好看。连师姐喜欢的话,就买下。”林千蓝对连慧说道。好看不好看在其次,反正买下不会亏。

    “好。就这件了。”+++小说 w.led.c连慧举着眉心坠问年青摊主,“多少灵石?”

    年青摊主见还有得生意做,喜道,“二十块下品灵石。”

    经过几轮的讨价还价,连慧以十五块下品灵石买下了这件眉心坠。

    离开那个摊子,林千蓝才悄悄传音给连慧,“眉心坠上那颗蓝色的珠子是用水韵石打磨成的,连师姐这次是捡了个小漏。”

    连慧惊喜,“真的啊?林师妹认出来的?我以为是普通的蓝珀石。我了,青梨真人会炼器,林师妹是跟你师父学会鉴定宝物的吧?小说网不少字”

    借口都不用她找了,林千蓝默认。

    连慧逛坊市的劲头更大了,“走,林师妹一会一定帮我挑一件好的法衣。”

    灵酒寻常,装灵酒的酒坛子就不缺货,林千蓝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合心的卖酒坛的摊子,一口气买了一百个酒坛子,留做备用。

    一圈转下来,林千蓝彻底了漏不是那么好捡的了,哪个常做生意的修士不是人精?看走眼的情况比较少见,通常都是在偶尔摆卖的摊子上才会出现可捡的漏。

    在较为偏僻的角落里,有个一身脏兮兮的修士,靠在墙根处假寐,面前胡乱摆着一堆的,本着或许有漏的想法,林千蓝就往那里拐。

    “哎,林师妹,那个摊子上可没好。”连慧拉住了她,飞快朝那个摊子看了眼,低声说道,“你不常来不,那人叫胡魁,常在附近捡些拿来坊市里卖,故意穿得破破烂烂的,用他捡的那些破烂骗了不少想捡漏的修士。”

    林千蓝脑门子泛黑,她就是那种想捡漏的修士……

    放开灵识往那堆上扫了扫,连慧说是破烂一点不夸张,大多数都是缺角残破的,灰石块、老树根、旧绢丝都有,甚至有一瓶子不知名的兽血。

    林千蓝还是走了,连慧不再拦着,只当林千蓝想瞧个新奇。

    林千蓝不仅了,还蹲下扒拉起摊子上的来,对胡魁这样的老油条,还是不要跟他拼演技,她拿起一块白色的玉佩,问,“这个五块灵石卖不卖?”

    看到林千蓝身上,虚天宗亲传弟子的道袍,胡魁混浊的眼珠子转了转,“仙子在给胡某开玩笑?这块玉佩可是胡某在一个化神修士洞府里得来的,只是胡某修为不够,看不出是,才摆出来忍痛卖了。仙子想想这玉佩该值多少灵石吧。”

    看着眼前的老修士在义正言辞地胡编,林千蓝沉下脸,“你别太过了。这只是块凡人佩带的羊脂玉佩而已,我是看着喜欢,稍贵一点也就买了,若是你狮子大张口,我不买也所谓。”

    “喂!你行了吧!”连慧一叉腰,“别搞笑了,化神修士洞府,浣仙城里谁不你的是哪里来的?痛快地说个价,合适我们就拿走玩了,不适合我们扭头就走。”

    胡魁见连慧揭了他的底,也不生气,做戏做到底,唉声叹气道,“算了,谁让我急着用灵石呢?那就让给这位仙子了,一口价,五十块灵石。”

    连慧竖起眉,“你不去抢?”一块下品灵石能买好几块羊脂玉了,林千蓝给了五块下品灵石都是高给了。

    林千蓝说道,“我出二十块下品灵石。外加你问答我一个问题。”

    漫天要价,坐地还钱,胡魁对卖的哪件不了解?那块玉佩确实是块凡人佩带的饰品,糊弄不了修士,能卖出五块他都要笑了,何况是二十块?他脸上堆起了褶子,“成交。仙子想问?”

    林千蓝扔了二十块下品灵石出来,拿着玉佩问胡魁,“这块玉佩你是在哪里捡到的?”

    胡魁顿时后悔,面前女修哪里是可买可不买?听这问话的意思,这块玉佩与她是有渊源的,他应该再多提提价。

    人家灵石已经付了,他后悔也晚了,收起灵石,抄手靠回了墙根处,精打彩地说道,“是我在岘山山口外捡到的。”然后就闭了眼,不理林千蓝了。

    林千蓝再问也问不出来了,收起玉佩离开。

    在散摊上没淘到合意的法衣,林千蓝陪着连慧去七宝阁卖了妖丹、兽皮后,又去了仙衣阁,最后连慧买了件合意的法衣。

    出了浣仙城,林千蓝与连慧分开了,连慧回宗,她则去了胡魁所说的岘山。

    岘山属弥云山脉外围的一处山头,离浣仙城不过五六十里地,在入山的山口外收了槿花台,林千蓝四处查看了一番,见这个山口外窄内宽,山口处的山势是凹进去的,两侧山石密林形成一个天然的瓮城。

    她站在山口,再端详了次手中的玉佩,仍然不能确定就是她以前佩带过一阵子的那块。

    在大周朝的邑门镇谭家时,萧尧曾因意外砸伤了她的额头,而赔给她一块玉佩,盛情难却,她想着过一段就找个由头还给萧尧,谁知发生了她被赵全劫走的事,她就没能还能。

    当时她去君安观时,玉佩没带在身上,放在了谭家她住的屋子里。

    她没想到能在云琅界面看到几乎同样的一块玉佩。(未完待续。)

    第二百二十一章 谁的玉佩?

    第二百二十一章 谁的玉佩?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