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非是故人
    “哈!又有架打了!”腾二兴奋地迎了上去。它现在在外面都变做泾水灵蛇的样子,“哈哈!还是两个刚会御剑的小剑修,看我不打得他们哭爹喊娘!”

    等着吧,估计‘哭爹喊娘’一词会让腾二用上好几天,深知腾二二性的林千蓝很是语,赶紧叮嘱它,“不要伤了他们,也不要把他们的剑弄坏了!”

    一场误会而已,能不跟人结仇尽量不结仇,她还想问问来人,中毒的人到底是不是阡风呢。

    她也不再想增加打斗经验的事,要的就是个结果,直接上缚灵罩!

    飞剑快,林千蓝的缚灵罩出的也不慢,罩住了一把,另一把被腾二用风卷卷住。

    两人想收回飞剑,怎耐飞剑挣扎的厉害,就是法脱身。

    剑修的强大是在后期,修为越高,越能体现出剑修的同阶敌的说法,但在前===小说 w.ledu.m期,还没修出剑意的剑修,只凭着的一把剑,对上法宝众多的法修,多半是很吃亏的。

    来的是两个少年,穿的剑修装束跟中毒的人一样,只是颜色不同,为淡青色。

    两人修为都是练气六层,都是一张冷脸,的剑收不回,也没见有惊慌神色,手中掐的诀没停,他们实力不如眼前女修和她的灵兽,也没怯懦,怒视着林千蓝。

    他们看到了自家师叔的状况,其中一位眉目清秀的少年没沉住气,怒道,“你对我们师叔做了!”

    没了剑的剑修,跟被拔了牙的老虎般,还是拔了牙的两只幼虎。

    林千蓝对两个少年剑修反感不起来,尽管他们误会了她,对她出了手。

    “你们就我对你们师叔做的事就是不利的?就没想过是我救了你们师叔?”有误会还是趁早解开,“听好了,我把剑还给你们,你们且看清情况再!”

    两人怔了怔,相互看了眼,清秀少年说道,“那你还了我们的剑。”顿了顿,又说,“还有我们师叔的剑。”

    林千蓝让腾二收起了风卷,变成小白蛇缠回她的左手腕上,也收回了缚灵罩。

    剑回到了手里,另一位高挑少年持剑问林千蓝,“你不怕我们拿回剑对你不利?”

    林千蓝反问,“你不怕耽误了救你们师叔的?”顺手把中毒男子的剑扔给了高挑少年。

    听了林千蓝的话后,两人猛悟,同时跃步到了他们师叔那里,清秀少年半跪下来,去检查师叔的情况,高挑少年接了林千蓝扔来的剑,对她的戒备少了些,却仍然还有,站在中毒男子的另一侧,为两人警戒。

    片刻后,清秀少年抬头对高挑少年说道,“樊师兄,容辛师叔是中了黑蚀散的毒。”看了眼林千蓝,继续说道,“有人给师叔服了粒解毒丹,缓解了毒性,从师叔印堂处的毒斑消退的情形看,应当是刚服不久。”

    听到清秀小剑修称中毒的人为‘容辛师叔’,林千蓝断了此人阡风的念头,主要还是腾二告诉它,中毒男子的修为已是练气九层大圆满,离筑基只差一步。

    她连连得奇遇,才会几年内进阶到练气七层,尽管此人是单金灵根,但剑修在修行初期要比法修进阶慢,要真是阡风,会短短几年就修到快要筑基?

    被称为樊师兄的少年剑修顿时明白师弟的意思,朝着林千蓝行了个大礼,“多谢道友,救吾师叔。刚才有冒犯之处,还请道友见谅。”

    还是两个直爽性子的小剑修,林千蓝问道,“你们不怀疑毒是我下的?”

    樊姓少年又一怔,“若是道友下毒,怎会又解毒?”

    “为我就不能下毒又解毒?”

    樊姓少年的冷脸产生一丝皲裂,质问道,“道友是意思?”

    “老大,你是在调戏他们吗?”小说网不跳字。腾二传音问。

    腾二一语中的。

    两个少年剑修稚气未脱,却都端着张剑修的标准冷脸,让林千蓝忍不住就想逗弄一下,看剑修是不是真的喜怒不浮于面,嗯,只跟他们逗上两句嘴而已,不是调戏。

    她不会在腾二面前承认的,“调戏?我这是在给他们提个醒,省得以后轻信人。”

    “哦。”腾二半信不信只能信老大的。

    这时,清秀少年对樊姓少年说道,“她身上没有黑蚀散的味道,不是她下的。”不虞地扫了眼林千蓝,“道友是在戏弄我们?”

    缠在手腕上的腾二点头,表示认同。

    林千蓝正色否认,“我只是好奇你们是判定不是我下的毒的罢了。”

    樊姓少年信了她的话,释然道,“直觉。”又老成的拱手,“在下清玄宗剑阁弟子樊一鹤。”看了眼清秀少年,“这位是我的师弟江沅,请问道友名讳,等师叔问起时好作答,以便后谢。”

    江沅轻哼了一声,算是打招呼了。

    直觉。回答的够剑修!

    清玄宗与虚天宗、南华宗并称修真界三宗。虚天宗分为十八峰,而清玄宗分为剑阁、法阁、器阁、丹阁四阁,剑阁的弟子都是剑修。

    林千蓝对两个少年的印象由不反感变成了不,便道,“虚天宗落烟峰的林千蓝。举手之劳,谢倒不必。”

    一直半跪着江沅站了起来,“樊师兄,容辛师叔的毒已稳定,我们还是快点带师叔。”又传音几句给了樊一鹤。

    樊一鹤点头,与林千蓝作别。

    林千蓝救了自家师叔是事实,江沅再对她有些意见也不得不对她道谢,只是拱手时草草了了。因师叔中毒,不好踏飞剑,便祭出一艘飞舟,载上三人匆匆而去。

    “啊!老大!”三人走后,腾二突然大叫道,“我想起来了。你上次救的那个仇人,在老大睡着的时候,派那只小奶狗送来一个玉简,我忘了拿给老大看了。”

    她都醒了半个多月了,腾二都没想起来,不仅二,忘性也大。

    “是陆绍?玉简上都说些?”陆绍会对她说?是了,想是那只谛听告诉了陆绍是她救了他,陆绍才会派谛听跟她联系的。(未完待续。)

    第二百二十六章 非是故人

    第二百二十六章 非是故人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