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容辛的固执
    浣仙城里最好的客栈要数浣风客栈,浣风客栈最好的客房是位于后院的四个贵客院,不仅布有单独的高级禁制,每个院子里都设置了一个聚灵阵,院内的灵气浓度要高出其他地方一倍有余。

    东面的贵客院的上房内,装饰华丽,纱幔四垂,屋内摆设的灵花开得娇艳,香气阵阵。

    煊软的床上有一人安静的躺着,只是眉间紧成一道竖纹,似是进入了梦魇。

    当他眉间的竖纹紧的不能再紧时,猛然坐起,大喊一声,“主子!”

    在床前打坐的江沅睁开眼,惊喜地站起,“容辛师叔,你终于醒了!”又急着往外走,“师叔先躺会,我去找秦回师叔,让他给师叔看看可有不妥的。”

    被梦惊醒的容辛很快就弄清了在哪,一把扯开身上的灵丝锦,转头对着江沅的背影厉声道,“江沅,!”

    |||小说 .[][]u.

    江沅背一直,收回开房门的手,“是,容辛师叔。”

    容辛翻身下床,穿上了整齐地放床边的长靴,江沅忙递上他的外袍,容辛穿戴好,拿起的剑,坐在了床边,看向眼光游移的江沅,“说吧,有主子的消息吗?”小说网不跳字。

    江沅微微撇了下嘴角,“我收到师叔的传讯后,就与樊师兄赶去了岘山,除了师叔,没有看到其他人。”

    “我说过让你们在附近仔细搜寻,你们找了没有?”

    “有……”江沅想敷衍,被容辛一瞪,忙改口,“当时我跟樊师兄看到师叔中毒,没敢多耽搁,就带着师叔先了。”

    容辛双手紧握,手背上爆起了青筋,“找,还是没找!”

    见容辛师叔是真生气了,江沅赶紧说道,“找了!找了!我没去,可樊一鹤去找了还没!还有秦回师叔,已在附近找了一圈了。”

    刚解了毒,身体还虚弱着,一动气,头开始发晕,容辛闭上了眼,静了会心。睁开眼,看到江沅站在一旁,一脸的担忧,心里的气便没了,“我没事了。”

    又说,“我因我喊萧尧为主子,你们才不喜欢他。可不管你们喜与不喜,他就是我的主子,以前是,以后也会是。”

    话说开,江沅索性大着胆子说道,“容辛师叔,主子暗卫都是萧尧和师叔世俗界的身份了。可这里是修真界啊,按清玄宗的辈分,萧尧该称师叔一声师祖。

    就算我们是剑阁,他是法阁,排辈不用太严谨,可他见了师叔,至少要称师叔一声剑主,师叔能称他为主子呢?还有,修真界实力为尊,师叔都快筑基了,萧尧才练气五层,哪有……能当师叔的主子。”

    江沅实际上想说的是‘哪有脸当师叔的主子’,话都到嘴边了,怕容辛师叔斥责,就临时变了说法。

    容辛,也就是阡风,声音平静却又掷地有声,“世俗界的阡风是我,修真界的容辛也是我,萧尧是阡风的主子,也是容辛的主子。没有主子带我来修真界,你口中的容辛师叔就不会存在。”

    阡风一举手中的剑,“若不是我意间让容辛剑认我为主,不得不留在剑阁,我必定会跟随主子去法阁。”

    门声地开了,樊一鹤同另一个黛色衣袍的男子走了进来,阡风只扫了他们一眼,继续说道,“你们称我为容辛师叔,敬的不是我,而是我手中的容辛剑。如有可能,我早就解除了与容辛剑的契约。”

    樊一鹤一听急得摆手,“容辛师叔,万万不可!除非身死,不然剑主是不能与认主的神剑解约的!”

    阡风微微一笑,却温度,“我自然不会。江沅有句话说的不对,暗卫的修为一定要比主子高才对,不然保护主子?所以我不会与容辛剑解除契约。今日是我最后一次说及此事:萧尧是我的主子,论何时,都不会变!”

    另一位黛衣剑修摇头叹道,“师弟真是固执的可怕。”

    不认同阡风的观念,但对他的有情有义还是极为赞赏的,能在与旧主身份地位大调换的情势下,丝毫没有任何动摇地仍奉旧主为主,如此情义人能及,或许容辛剑看中的就是他的这点,不然两千多年来,只认主了阡风一个?

    阡风对黛衣剑修的评价毫不在意,问他,“秦回师兄,可有我主子的消息?”

    秦回点头,“有。查到萧尧最后出现的地点就是椿溪江,再多就没有了。”又起了肃容问,“容辛师弟,你是如何中的毒?”

    阡风不愿说,“不清楚。”提着剑站起来,“我去找主子。”

    “容辛师弟!”

    “容辛师叔!”

    阡风冲秦回抱剑拱手,“秦回师兄,是我状了,应该先谢过师兄为我解毒,帮我寻找主子的下落。”然后对着秦回深施了一礼。

    樊一鹤和江沅是他的人,听他的命令出去寻找是应该的,而秦回是他的师兄,没有帮他的义务,他该诚心道谢。

    秦回阡风是真心谢他,便受了这一礼,说道,“师弟,你有没有想过,萧尧不是失踪,而是故意隐去行踪?”

    “就是。秦回师叔说的有道理。”站在秦回身后的江沅露出头,说着观察着阡风的脸色,“萧尧虽是法阁的内门弟子,但他的身份哪能跟师叔的相比?听说他在离开宗门前,受到了那几个亲传弟子的嘲笑……”

    看阡风脸色变冷,江沅的低下头,小声嘟囔,“说不定是他受不了跟师叔的身份调换,才羞愤地离开宗门的……”

    “江沅!”阡风斥道,“若你再胡加猜测主子,我便留不得你!”

    樊一鹤赶紧跟江沅使眼色,替他求请道,“容辛师叔,江沅一向口遮拦,还请师叔原谅他这一回。”

    江沅懂得阡风所说的留不得的意思,也忙自请罚。

    阡风暂压下心中的不虞,“你们不了解主子,就不要妄加议论!他从来都不曾自贬过,不曾弱过!我是因容辛剑的剑气灌体,才有了现在的修为,哪值得宣扬!”(未完待续。)

    第二百二十九章 容辛的固执

    第二百二十九章 容辛的固执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