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重生又怎样
    “师叔……”江沅怕了。容辛师叔以前对他们也曾斥责过,但他,容辛师叔是把他们当成人来训戒的。可此时不一样,容辛师叔看他们的眼神一如看陌生人。

    阡风举了下手掌,重重地长出一口气,手按在门上,回头说道,“主子为离宗,我比你们谁都清楚,论起有情有义,我跟主子还差的远。你们都不必再劝,不愿去的都回宗,我一个人去即可!”

    说完便拉开门走了出去。

    没有人比阡风更很清楚自家主子为匆匆离宗,是因为听到了有关林千蓝的消息,等不及他出关就赶来虚天宗了。

    等他出关看到萧尧留下的传讯符后就立即赶了,谁知在半路上与他断了音讯。

    三个人都没有再拦再劝。

    江沅和樊一鹤相互看了看,就听秦回说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还3w.ledu.m不去追你们师叔!”

    “是,秦回师叔。”江沅和樊一鹤两人追了出去。

    ※※※※

    “林……林师叔,你出关了?”杂役武东正当值,向从洞府内出来的林千蓝行了个礼。

    “嗯。武东,院子打理的很好。”她的院子是师父派人为她弄的,武东现在负责她的院子的日常打理。

    武东咧开嘴,“是我份内的事,林师叔满意就好。”

    林千蓝冲他点了下头,刚走,就听武东在后面喊了声,“林师叔!”

    林千蓝停下。

    武东跟了上来,,“有件事林师叔可能想,奇云峰的柳师叔,不对,是柳妍惜。”他挠了挠后脑勺,“她被峰主除名了,不再是峰中的师叔。柳妍惜半年前失踪了,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她的下落。”

    林千蓝不自觉地微蹙了眉头,柳妍惜竟然不在宗门了?

    若是没有看过陆绍的玉简,林千蓝可能跟其他人一样,猜不出柳妍惜的下落,可看了玉简之后,她有十成的把握,柳妍惜现在一定活得好好的,修为恢复,说不定还有所精进。

    “你有心了。”林千蓝淡笑着对武东说道,“以后有诸如此类的消息还是要及时告诉我。”

    “是,林师叔。”

    林千蓝从储物袋里拿了瓶养气丹出来,给了武东,她对此类事已驾轻就熟。

    武东忙双手接着,“谢林师叔。”低头闪到了一边。

    林千蓝原本是去给大师兄三师兄送些灵酒的,猛听到柳妍惜离宗的消息,光顾着想事情,一不溜神走偏了路。

    她是在琢磨柳妍惜是离开宗门的。

    在看到陆绍玉简里说的那件匪夷所思的事时,她就有了一个确定率很高的推测:柳妍惜是重生的!

    云琅界面是没有过重生的说法的,各类典籍也此记载,所以陆绍听了谛听兽告诉他的那些话,才会感到匪夷所思。

    而林千蓝在前世听说过重生这个词的,也其所代表的涵义,结合柳妍惜当年曾对师父准确地说出了,她是被传送进了一个灵药园的事,不难让林千蓝有此猜测。

    在柳妍惜是个重生者的前提下,她的许多行为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据说柳妍惜在几年前性情大变,几乎是一夜间从骄纵变得端庄大方,之后大小机缘不断,修为增长迅速,成了人人羡慕的柳师叔。

    不是重生,可能在没有任何变故的情况下,一夜间性情大变?

    重生了一回,可不就大小机缘不断么?就是不知抢走的原本是谁的机缘了。

    在弥云山脉的那个山洞里,柳妍惜见到她二话不说,出手就是杀招,林千蓝对此一直不解,这下找到了原因。

    可能在柳妍惜所经历的那个前世里,没有她这号人,柳妍惜怕她也是个重生者,所以才想除掉她吧。

    “咦,走到观烟台了?”

    林千蓝想先去三师兄的洞府,却是走了一个岔口,到了观烟台的下方。

    落烟峰峰顶有十数个小的尖峰,最南边的一个尖峰紧挨着山崖边缘,尖峰的底部向上倾斜成鹰嘴状,鹰嘴的上部平整,从另一个角度看去,是一处天然的高台,便是观烟台了。

    观烟台对面的山峰是奇云峰,因奇云峰常有云雾分数道从峰顶泄下,如滚滚狼烟,此处高台因此被称为观烟台。

    她来得时机好,对面奇云峰数道狼烟般的白雾从峰顶泄下,又似升腾而上,蔚为壮观。

    太虚剑离地一尺,停在她的脚边,林千蓝脚尖轻点站了上去,灵识微动,太虚剑平直向上升起,升到比观烟台略高的半空,横着飞向观烟台上方。

    林千蓝对御使飞剑有着非一般的向往,一直盼望着能到练气六层,就可以御剑飞行了。

    练气六层是感觉睡了,练气七层的感觉很清晰——灵力充沛。

    灵力充沛是御使飞剑的首决条件。

    林千蓝只在灵药园内练习过,御使的还不熟练,但已让她心花怒放了,放下了一个对怀着恶意的重生者烦恼。

    “真是壮观!”观烟台上视野比下方开阔,看着林千蓝心旷神怡。

    就算柳妍惜是个重生者又怎样?不止被陆绍的谛听兽听去了她预言式的咒骂,师父对她也早起了疑心,只是碍于柳愿长老暂且放过了她。

    这么看来,柳妍惜也就仗着重生抢些别人的机缘,本身不是个聪明人物。

    重生又不是基因重新改造了,脑子不好使的,重生后脑子照旧不好使。

    她是打个比方,是在说本性难移。

    她与柳妍惜正面打的交道不多,有关她的事都是听来或猜测而来的,不会妄断柳妍惜是个脑子不好使的,有可能是她重生以后事事都如她所想,顺风顺水,才会不经意露出了端倪。

    不管柳妍惜脑子到底好不好使,她都不能掉以轻心,就算是个脑子不好使的,但人家会抢机缘啊,灵宝灵兽的,抢一大堆对付她,够她受的了。

    “那又怎样!”提防归提防,她不会时时刻刻都想着这事的。

    修行一途总会有诸多障碍,临到近前,破了那障碍就是,需记挂在心上,自寻烦恼。(未完待续。)

    第二百三十章 重生又怎样

    第二百三十章 重生又怎样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