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沈人精
    董至反对,“三少爷,蛟类奸诈,还是等捉了它之后再行契约。”

    白衣少年冷哼道,“别以为我不,等真捉到了,哪里轮到我,怕是会给了你们家的大少吧!明明是我先的它!”

    离蛟呜咽了一声,白衣少年大喜,以为离蛟同意了,迈步进了幡旗阵内,董至心生不妙,阻止道,“三少爷,不可!”

    手中幡旗下意识地向三少爷那里卷去。

    如他所感,骤变突生,看似奄奄一息的离蛟猛然跃起,绕在它周身的雨幕刹那间聚成一个水团,又刹那间化成千把万把剑,刺向万千个方向。

    这朵巨大剑花绽放的太过迅速,美丽致命!

    看似铁桶般的幡旗阵纸糊的一样被水剑瞬间穿透,一直刺到外围由灰衣人结成的人阵。

    “啊!”

    “啊——”

    ===小说 w.ledu.m

    惨叫声不断,更多的是连惨叫都没有就死了。那白衣少年离得最近,死得最快,百剑穿心,叫都没叫出来,前一刻还意气风发,后一刻白衣落地成泥色,碎成几片!

    在绝对实力面前,花哨的都是用的!

    有反应快的想用水遁术逃,可他忘了,离蛟才是此方掌控着水灵气的那一个,万千水剑外便是水做的牢笼!

    除了董至外,没一人逃脱!他毕竟是筑基期,拼着修为掉一阶,使用了血遁,血光一现,不知逃到哪里去了,三少爷,跟的命相比,还是的命比较重要!

    他下意识卷向三少爷的幡旗被他有意地中途收回,却意外地卷回了那只生息葫。

    不过,他连看都没看一眼,卷在幡旗内就发动了血遁术。

    他也不是完好逃走的,离蛟早探出他的修为最高,在跃起凝结水剑时,同时尾巴用力向他拍去,在他使用血遁时,幡旗阵已经破了,离蛟巨大的尾巴拍在了他的身上,他痛呼一声才遁走的。

    “吼!”离蛟发出一声说不出是畅快还是痛苦的短促的闷吼,之后从半空砸落到地上,只有起伏的腹部证明它还活着。

    江沅和樊一鹤对容辛师叔佩服地五体投地,看到离蛟被困在幡旗阵内,他们心里焦急,却因师叔之前的话,不敢擅动。

    看到离蛟发威,他们惊得差点露了气息,不愧是神兽的近亲,濒死的状态下都能厉害如斯!

    “容辛师叔!”看到阡风从藏身处出来,大步朝着离蛟走去,江沅低呼!

    “师叔没让我们动,我们不要影响师叔。”樊一鹤低声道。

    “我,我是担心师叔。”

    “师叔自有成算。”

    “对。”

    阡风在两人间,已走到离蛟的近前,手朝背后一抹,拔出了容辛剑,指着离蛟道,“你若愿与我签下平等契约,我助你生!不愿,我助你死!”

    另一只手一翻,一根已成人形的灵参出现在掌心。

    他看出离蛟刚才是抱着必死的心,拼尽了最后的力量使出的水剑术,现在是真正的奄奄一息。蛟类跟龙类一样,生性高傲,宁愿死也不愿做人仆兽,被人活捉。

    若他强行契约,怕是此蛟会自我了断,也不会让他签成的。

    而平等契约,在此种情形下,于它有利,离蛟答应的可能性很大。

    听到“平等契约”四个字,离蛟睁开了血流如注的双眼,看了眼那根能肉白骨的灵参,便与阡风对视。

    一刻钟后,离蛟巨大的蛟首微微点了点,一会,从它双目浮出一滴银色的血滴来,竟是要与他签订平等的血契。

    阡风左手在容辛剑了一抹,指尖划开一个口子,运行体内气血,逼出一滴鲜红的精血到指尖,轻轻一弹,他那滴鲜红的精血与离蛟银色的精血混合在了一起。

    收了容辛剑,单手起诀,对着那一大滴混和血滴打去!

    只见混合在一起血滴重新分成两滴银红的血滴,一滴飞向离蛟,被它一口吞下,一滴被阡风收入丹田内。

    阡风把手中灵参抛向离蛟,离蛟一口吞下。

    “容辛师叔,那是……”江沅见容辛师叔把那根三千年的灵参给了离蛟,替师叔心疼,“……师祖留给你筑基时重塑筋骨用的。”

    阡风开始修行时已过最佳引气时期,筋骨已定型,否则在得到剑气传承时,至少会直接筑基,而他却只冲到了练气八层。

    能修正这个劣势的方法便在筑基时重塑筋骨,千年以上的灵参正是重塑筋骨最好的。

    “它更需要。”阡风自有权衡。离蛟早一天恢复,他就能早一天找到主子。

    此时,因离蛟劫雷的雷云散去,雨势小了许多,雷声渐稀。

    ※※※※

    沈丛把剩下的烤肉、灵酒、点心等一扫而空,还问白英儿要了两个灵果,说是去去嘴里的肉味。

    他倒是门清,多数女修都爱弄些灵果在储物袋里当零嘴,白英儿给了他两枚红樱果,换来一声漂亮师姐。

    吃饱喝足,沈丛啃着红樱果来到了林千蓝三人面前,带着张笑嘻嘻的脸,“各位师兄师姐,想不想看看董家想抢的?”

    “不想。”林千蓝给怀里的小墨顺着毛,小墨舒服地闭上了眼。

    “丑……不理……”

    看,小墨都,对于人精要多多防备才行。

    被沈丛几句话拖下水,还能说他情急之下的急中生智。但从他进洞府之后对众人的称呼上,就充分体现出他人精的身份。

    沈恒是内门筑基弟子,林千蓝三人要称沈恒一声师兄,沈丛从那哥哥那方论,称林千蓝三人师兄师姐一点都没有。

    杜仲五人称林千蓝三人为师叔,这样论下去,他就要称五人一声师侄。

    沈丛可不是虚天宗弟子,修为仅为练气四层,若是他真叫杜仲五人一声师侄,怕是五人面上不说,心里都是不愿的。

    沈丛对五人便没从这方论,而从他不是虚天宗弟子这方论,依修为喊五人师兄师姐,也说得,五人心里舒坦,林千蓝三人也不会跟他计较这点小事。

    所以,林千蓝一早就给他打上了人精的标签。(未完待续。)

    第二百四十五章 沈人精

    第二百四十五章 沈人精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