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该涨‘房租’了
    以后,她还纠结个?穆昶这样的,在他被人打个半死前,都能修到快飞升,她更没问题。

    这算不算受穆昶的影响,三观开始堕落了呢?

    “你爱挖不挖,别指望我帮你。”

    “不用你帮,你不是她的对手,想帮也帮不了。”穆昶一指那幅画,画就落了下来,然后卷成一个画轴,送到林千蓝面前,“先放你的储物手镯里。”

    “你不是看上人家桃木妖的美色了吧?小说网不少字”林千蓝奚落道,“也是,你一个魂体,也就只能看看了。”

    穆昶一捋斑白的胡子,“我像是那种人吗?”小说网不跳字。

    “谁!一般色鬼年龄大了,就被称为老色鬼。听说蛟类本性就好色。”

    “哈哈……老大说的对,色鬼年龄大了就是老色鬼!”腾二大咧着嘴笑。

    穆昶抓过画轴,往林--小说 .quledu. 千蓝怀里一塞,说道,“林小友想不想要赵家的传承?”

    林千蓝想都没想,“不想要。原因我已经说过了。”

    “不要就算了。”穆昶化成迷你小蛟龙回了魂玉空间,然后闭上了眼。

    林千蓝想着能收下穆昶当租客,也是蛮心大的了。

    只得收了画轴,招呼腾二,“我们出去。”

    腾二问道,“老大,这就走了?不寻宝了?”

    林千蓝反问,“有宝吗?”小说网不跳字。

    “没有。”

    “那不就结了?没宝还呆在这里做。”

    在地宫内转了一圈,那几间标着丹房、器房的房间都有禁制,林千蓝对里面的没多大兴趣,就懒得破禁制,没进去。

    “老大,万一里面有好呢?”腾二问。

    “连来灭门的人都不进的房间,会有好?”

    “也是哦。”

    没有禁制的房间都是些普通物品,有的房屋里遗留一两件下品法器,林千蓝看不上就没动,看有几块玉简,林千蓝用灵识查了下就又放回原处了。

    整个赵家祖地,林千蓝看上眼的是地下宫殿本身,进来长了回见识,还练习了回破阵,算是有些收获的。

    走出地宫,黑色大门自动合拢。

    “老大,那个赵木勋醒了。”

    是差不多该醒了。

    林千蓝隐身符的时效还在,但若是动用飞剑上到地面是法隐身的,她只得先隐在一旁,等待机会再离开了。

    赵木勋悠悠转醒,他的脸正好面向着晕的纪昭,眼睁得老大,不明白纪昭会倒在地上的。

    由惊转喜,慢慢坐起来,从储物袋里掏出疗伤丹,吃了一粒,闭眼催动下药力,他脸上的青紫一点点消退,身上其他地方的伤也都转好,方才站了起来。

    赵木勋右手空握了下,心头一提,“我的奎金剑!”因是认主的灵器,灵识一动,剑离他不太远,伸手抓住,紧紧地握在手中。

    他看到了石狮方位的变化,先是一愣,然后狂喜,“难道……”

    林千蓝刚出来腾二就说赵木勋醒了,她没把石狮归回原位。事实上,她也没打算把石狮归位。

    看样子赵木勋并不进入赵家祖地的方法,她只当做了一件好事,就看赵木勋有没有那个运气,能得到赵家的传承了。

    赵木勋走到石门前,随即想到了纪昭的异状,几步用奎金剑往纪昭身上捅了捅,再用灵识查看,纪昭没死,只是昏迷,奎金剑出鞘,往下斩到半道,又收了起来。

    “谁在那!”赵木勋朝着进来的路虚喊了一声。

    没有人回应,林千蓝当然不可能现身。

    “没人?”赵木勋又踢了踢纪昭,纪昭没有反应。他想不出纪昭是晕在地上的。

    等了好一会,赵木勋紧抿了下嘴,不再犹豫,奎金剑挂在腰间,呼了口气,双手往石门上打着手诀。一开始,手诀打得很生涩,后来越打越流畅。

    此时的赵木勋哪还有缩头缩脑的样子?他对祖地的事也不是一点不啊。

    一直隐身的林千蓝看出他打的是一种破阵手诀,手法上与她修习的破阵手诀在细微处上有点小小的不同。

    禁制很快就破开,赵木勋轻轻推了推黑色大门,进了祖地。

    “老大,你为不现身,让赵木勋是你救了他?”

    “我救他只是为了回到落烟峰后少些麻烦,又不是想要他的感激。”她对赵木勋的印象没改变到哪里去,不喜此人依然不喜,不喜就想着以后尽量少的打交道,所以也不想让他承的情。

    “哦。不懂。”

    “不懂就不懂吧。反正你只要懂得你家老大讨厌麻烦就是了。”

    老大讨厌麻烦吗?腾二想了又想,不觉着啊,老大大师兄是多麻烦的人,老大都宠着他。

    林千蓝回到住处后,差不多都快到黎明。

    腾二也玩够了,回魂玉空间睡觉去了。

    “小墨,你醒了?”林千蓝抱起了小墨,看出它情绪不高,“你了?是因为我出去没带你吗?不是我忘了,是因为当时你睡着了,我就没叫醒你。”

    “我要修炼。”

    林千蓝很意外,“小墨是修炼吗?”小说网不跳字。

    “跟大主人一样。”小黑没有听腾二的,固执地喊林千蓝为主人,还创造出一个‘大主人’的称呼,林千蓝虽听着怪怪的,但也由着小墨去了。

    “小墨,为想修炼?”

    林千蓝曾想过小墨要是能修炼就好了,不过,妖兽都是从血脉传承里得到功法修炼的,又不能跟人一样,找个跟灵根相合的功法就能修炼了,不是同类的功法是法修炼的。

    可有着血脉传承的,不是高阶妖兽,就是觉醒了祖先血脉的低阶妖兽,从而一举成为妖修的。

    小墨两样都不占,她就罢了让小墨成为妖修的心思。

    “我不想进灵兽袋,我要帮大主人。”小墨的声音带着从没有过的落寞,“我要跟腾二一样。”

    听得林千蓝心暖心酸,她低下头,轻柔地用下巴蹭了蹭怀里小墨的小脑袋,“小墨想修炼,大主人会帮小墨的……”

    自家孩子要上进,她也要想尽办法帮它才行。看了眼魂玉空间睡得正香的一黑一白,最后定在了黑蛟龙身上,唔,看来,她又该涨房租了……(未完待续。)

    第二百五十七章 该涨‘房租’了

    第二百五十七章 该涨‘房租’了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