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戴面具的人
    也因此,私下里,正道修士对已确定的邪修等也会使用搜魂术。

    但这都是心照不宣的事,谁都不会说出来。

    郑执事领着陈开下去,出去时还没忘带上房门。

    一刻钟后,房门打开,沈恒从里走了出来,郑执事迎上去,问道,“沈师兄可有收获?”

    沈恒微微点头,“此人神魂记忆受限,查到的不多。

    那黑葫芦名为乾坤葫芦,作用如同执事所说,一个可装百人。另外还能喷出一种毒烟,寻常人或修士沾之即会中毒。他就是靠此毒烟抓人的。

    跟他一样的修士至少有三十多个,分布到各处暗中抓人。不是每个人都配有乾坤葫芦,而是仅五个小头目有。

    抓来的人都被这五个小头目装到乾坤葫芦里,装满了就被送到沧水湖一座岛屿上。哪个岛不清楚,是座较大的???小说 ww.edu. 岛屿,岛上的树木较为高大。”

    郑执事为难道,“沧水湖上大多数岛上都有高大的树木,称得上大岛的岛屿有十六座,我判断不出是哪座岛。”

    郑执事所说的沈恒也,他话峰一转,“可收到了林师妹传讯?”

    郑执事脸色难看起来,“发给林师妹的传讯符没能发出去。他的两个手下今天都没有收到她的传讯。”

    传讯符发不出去的情况很常见,有时修士进了某个严密点的禁制内,都可能造成传讯符断了目标而返回。

    但此时是个多事之秋,林千蓝的传讯不畅,不由让人不多想。

    事不宜迟,沈恒冲等在外面的人一挥手,“走!去沧水湖!”又转身对郑执事说道,“此事需上报到峰中。元凶是个自称馗子的邪修,修为不详。”

    郑执事面容一凛,“我马上办。”

    ※※※※

    万仞山以险峻、荒寒闻名,万尺以上的地方,常年刮着刺骨的寒风。

    山石大多裸露在外,偶尔见到一棵或一小片植被,都紧贴着地面,几乎没有树木能在这里成活。

    风吹石化,碎成大小不一的石块,随风滚动,时常会听到山上有轰隆隆如同闷雷般的回响,那是大片大片的山石被劲风吹落万丈悬崖时发出的声音。

    可以说,万仞山万尺以上的地方渺人烟,连妖兽都少有。

    一道剑光由远而近,悬停在了万仞山接近山顶的一处突出的山崖外。

    来人头戴紫玉冠,穿着件墨紫道袍,起手往山崖上方快速打了几个手诀。

    这人也会选,这段山崖是万仞山最为险峻的地方,山壁笔直而下,下方被浓雾掩住,看不到底。

    从浓雾处盘旋而来的寒风猎猎作响,试图想卷起一切入了它的范围的物品。有块山石经受了数年寒风的吹袭,早已晃动,又一阵风吹来,它力再抵抗,被吹落了下来。

    山石有一张桌面般大小,却不是直直落下去的,而是被风夹带着,如鸿毛般盘旋而下,好一会才隐入浓雾不见。

    可见此处的风力有多大!

    来人是看着那石头落下的,啧了下,他的手诀打完后,原本空空的崖上,出现一辆凡人用的普通马车。

    车前方没有马,只剩了蓝色粗布包篷的车厢。

    来人掀来车厢的后帘,往里看了眼,自语道,“放这都快十天了,不会死了吧?小说网不少字”

    车厢内躺着一个人,也是墨紫色的衣袍,用紫玉冠束发,不同的是,车厢内的人脸上戴着一个银色的面具。

    面具从男子鼻翼以上遮住了大半张脸,让人看不清楚他真正长相,但从他露在外面的完美的下巴,和不大不小的唇形来看,此人相貌定是不俗,只是白皙的面容此时有些苍白。

    一跃进了车厢,摸了摸车厢内躺着的人心脉,“还活着。要是死了,我可没法向主子交待。”

    又伸出去揭男子脸上的面具,可面具如同长在男子脸上一样,他只好作罢。

    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来,倒出一粒淡黄色的丹丸,塞进躺着的人的嘴里。

    药效很快,那人轻咳了一下,醒了。

    来人见他醒了,就转身跳下了马车。

    躺着的人又咳了两声,两边看了看,没惊没慌,扶着车厢地板坐了起来,冲着马车外问道,“你把阡风怎样了?”

    来人手搭在车厢上方,哂笑道,“你还是多关心你的处境吧!他比我修为还高,还有把容辛神剑,我能把他样?我只是穿着你的衣服把他引向另一个方向罢了。”

    车厢内的人笃定道,“你没那么容易骗到他。”

    “是不容易。在浣仙城那次,我主子戏弄他说,只要他服下黑蚀散,就把得来的你的消息告诉他,他竟然真的吃下去了。

    谁让他在吃下黑蚀散之前,让我主子发心魔誓了呢?那是我主子以为他不会舍得剑阁一人之下的身份,为你赴死,谁知他真吃了,还答应不会解毒。我主子没办法,只能告诉他你在岘山。

    险些就被他找到了你,幸好我主子另布置了人手拦住了他一刻钟,让他提前毒发,不然真摆脱不掉他了。”

    车厢内的人沉默了会,才道,“阡风一定没死,阡浪,是你帮了他吧。”

    阡浪再次哂笑,“打住吧,萧郡王,你那套以情动人的方式在我这里行不通。是主子让我把他的两个师侄引救阡风的。打赌的事主子没避着人,本是戏弄他的,谁知他会当真?要是他死了,我主子也好过不了。”

    原来车厢里的面具人就是失踪的萧尧。

    阡浪从怀里掏出一样扔到萧尧身边,“还给你。另外两样都丢了。”

    萧尧拿起那个金灿灿的,是个绣着金麒麟图案的钱袋,看了一会,放进了衣襟里,没再向阡浪问。

    见萧尧收起钱袋,阡浪把手臂从车厢上框拿开,转身抱臂看着近在脚下的深谷,不知在想些。

    一会,萧尧就听阡浪低声自语道,“听人说这崖下的浓雾能通往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地方。不过跳下去的人没有的,谁是真是假。”

    萧尧听了,再看了眼车厢外,车厢离崖边仅有一米多的距离,心下一动。(未完待续。)

    第二百六十八章 戴面具的人

    第二百六十八章 戴面具的人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