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活久见
    另外三个通道也是,尽头的树根都有阵法保护,他们用剑砍过,只能砍一个浅印,除了林千蓝被传送到了其中一个通道外,被困在这里一天了,他们再没有其他有价值的。

    “辛苦了,你们去休息会吧。”阡风没说,都查了那么多遍了,要是有疑似出口的地方,他们早该了。

    樊一鹤一拉江沅,“师叔,那我们去大殿前面呆会了。”

    “嗯。去吧。”

    两人走了。

    连是阵都看不出来,林千蓝心里有些犯堵,她不信邪地从素镯空间里拿出几个阵法玉简来,仔细翻看起来。

    阡风见她忙着破阵的事,就没打扰她,抱着剑在不远处打起坐来。

    林千蓝的阵法玉简,绝大部分都来自藏书阁、素镯空间、师父和大师兄,不少玉简里的内容是相互交叉***小*说 w.eu.的,林千蓝是从最基础的阵法练习的,有关高级阵法的知识,她看过一遍,记得并不清。

    这会,她特意把与九宫阵有关的阵法玉简都拿了出来,一一认真读过,不同途径得来的玉简,特别是心得类的阵法玉简,上面的记载的相到印证,融会贯通后,让她脑子原来模糊的印象,清晰了许多。

    看完了玉简,林千蓝,绕着九宫阵转了一圈,仔细对比后,得出了结论,“九宫化生阵,或是九宫养息阵。”

    她真的是尽力了,具体是哪一个,怕是需要进了阵内试阵,才可能试出是哪个。可阵好进,但想出,可就出不来了,她不会轻易尝试的。

    回到那个通道后,歉意地对阡风笑了下,“我才认出一些来,破阵的话,现在我……”‘还做不到’四个字没出口,就听到穆昶给他传音道,“我来帮你让他们出去。”

    穆昶还懂阵法?她半信半疑,但自从她与穆昶打交道以来,见识过他的狡猾奸诈和乖张性格,她从没听他吹过大话,林千蓝暂且信了他。

    林千蓝对阡风改了口,“试试看。”

    然后传音回给穆昶,“让他们出去?意思是我要留在这里?”

    穆昶欠扁的声音,“你不也正想留下吗?你的幽冥阴火不想进阶了?”

    林千蓝说出了的怀疑,“你真的懂阵法?你懂阵法还被压在小虚境的禁制下方那么多年?”

    穆昶没正面回答她,“活得久了,不会点?”

    这就是传说中的‘活久见’?他是活的够久的,睡个觉都是以万年计的。林千蓝不想与他打机锋,也打不过他,传音问道,“想让我帮你忙就直说。”

    “痛快!小家伙的性子正对我的脾气!先把这三个碍事的弄走。那个小家伙的剑不,就它了!没它还真不好破这阵。一会需要他用剑来助你。哦,还有个小问题,基本的破阵手法都学了没有?”

    “学了。”她从开始学习阵法,着重学的就是破阵手法,高深的不会,基础的那十种都已练熟。

    “那就行,开始吧。”

    “就现在?”

    “,你还想留他们再过一夜?”

    她就从穆昶的嘴里吐不了几句正经话。林千蓝没再传音,转身按穆昶的传音对阡风三人说道,“我只能打开禁制半息的,你们准备好出去。”

    阡风听出她的话外音,皱起眉问,“我们出去了,你呢?”

    “你不必担心我,我有其他方法出去。阡风,你了解我,我可不是那种会舍己为人的人。”林千蓝说道,“我你急于出去寻找萧尧的下落,我也很为他担心。

    只是即便我出去,还有宗门任务在身,没有办法马上跟你一起去找他,只有先靠你了。”

    萧尧虽是她的,但她还做不到为了他就放下手头的一切去寻找他,换个人,要是师父师兄师姐有事,她肯定能做到,因为师父他们是她的亲人,而萧尧只是,她会尽力,但做不到都不顾。

    林千蓝说她没办法马上跟他一起去寻找主子,阡风心里的埋怨刚一冒出头就瓦解了。

    阡风心知肚明,主子对林千蓝的情愫是主子单方面的,他从没看出当年林千蓝对主子有过任何暧昧,甚至有时把主子当成弟弟般看待,她这样做也可厚非。

    阡风应下了。在林千蓝和主子之间,他犹豫都不会犹豫,选择肯定是主子。

    林千蓝给了他几个的传讯符,又给了个郑执事的那个,“帮我传讯给临湖城的郑执事。”

    阡风接了传讯符,“嗯。我出去后就发。”

    “还需要你这边帮忙才行。我去石柱那边破阵,你在这里盯着这边的禁制,等到禁制上出现一个九宫图形时,你要立即用容辛剑劈向九宫图形的正中央。

    要快!图形破碎后,禁制就会被打开,记得,只有半息,一定要快些离开!”

    “好!等此处事了,我们在临湖城见。”

    “一言为定。”

    林千蓝冲他笑了笑,运行轻身术,一多会就出了通道。

    阡风望着林千蓝的背影直到消失才回过头来。

    “师叔,我们真的先走了?留下林仙子一个人在这里?”江沅不解,容辛师叔是最情义的,为就答应先走了呢?

    樊一鹤替阡风答道,“师叔是看出林仙子是有所依仗,才答应先走的。”

    阡风平静道,“她自有分寸。”

    “师叔对林仙子还真是了解啊!”江沅随口叹道。

    听在阡风耳中,心弦莫名起了丝波澜。

    再说林千蓝,按穆昶所说,站在九宫的正北方位,起了个一字解阵手势。

    “水纹诀。左一。”

    水纹诀是解阵的一种基础手诀,左一是指她前方左边的第一个石柱。

    林千蓝从没听过穆昶如此严肃利落的声音。

    她手上的动作也快,左手在下,右手覆上,对着左边第一个石柱打出共有二十五个动作的水纹诀来。

    在打入法诀之前,她对穆昶真能破阵还有所怀疑,这一打,疑心消散。

    她之前对着九宫阵打过一个试阵诀,只是让阵法起了个小小的涟漪,连个阵法反馈都没有。

    而穆昶让她打的手诀,全都打进了阵法内,并起了成效。(未完待续。)

    第二百七十章 活久见

    第二百七十章 活久见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