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传承的代价
    一眼看到唯一的大殿,“宁荼殿!”

    再看到那二十七根石柱,赵木勋快步走了,到了九宫阵外一米远处收住了脚,激动地自语道,“这是九宫化生阵!传承时说的全都是真的。赵家祖先真是从这里起家的啊!这么说,那位仙主的事也是真的了!”

    赵木勋往后退了几步,拿出他那把从剑柄到剑鞘都是金闪闪的奎金剑。

    “呤!”

    他口中念诀,拔出剑后往上一抛,大剑转眼间化成九把没柄的尺长小剑,飞向九宫阵的九个方位!

    赵木勋口中不停,手诀不断,不停变换着方位。

    隐身在大殿顶的林千蓝轻轻点着头,这才是正确破阵的方法,奎金剑是破这个明阵的破阵专用法宝。

    半柱香后,大阵颤了几颤,“啵!”一声不大不小的轻响,所有的石柱都缩回到与地{}{小}说 w.qulu.面一平。

    九把小奎金剑重新归于一把大宽剑,回到了赵木勋手中。

    赵木勋深呼一口气,踏上了原来九宫阵围着的地面。任何阻挡,阵破了。

    “老大,我们也吧?小说网不少字”腾二跃跃欲试地想往那跑。

    林千蓝放行,“你想去就去,离赵木勋远一点,以免被他了,谁他还得了传承。”

    隐身符隐的是身形,若是动用了灵力,隐身符的效果就不大好用了,她还想看看赵木勋接下来会做。

    让它去,腾二反而不去了,埋怨道,“我说让老大要吧,老大不要。便宜了赵木勋了。”

    林千蓝淡淡传音,“就算是我早有今天,也不会抢赵家的传承。我不是说过了,传承不是那么好得的,越是好的传承越付出的代价就高。”

    “哦……”腾二想说,它从小就得到了腾蛇的传承,没付出一丢丢代价,又一想,人修跟妖修到处都是不一样的地方,就没说了,心里又念叨了句:人修真麻烦。

    赵木勋走到了中间三个石柱前,跪了下来,用奎金剑在一根手指上割开一个小口子,逼出一滴鲜艳的精血来,弹向三个石柱围着的正中央。

    那滴精血先是悬在半空,然后垂直落下,滴到白玉石地面上消失不见。

    赵木勋脸上有了喜色,双手举着奎金剑,伏身下去,磕头行了个大礼,连行了三次后,三个石柱中央的地面缓缓陷了下去,玉棺升了上来,

    直到那种轻微的“咔,咔”的声音停了下来,赵木勋才抬起头,看向玉棺,高声道,“赵家第四十一代家主赵木勋,前来向仙主报备。”

    “瞧见了吗?”小说网不跳字。林千蓝给腾二传音,“这就是得到传承的代价之一。”她可没有向人磕头的习惯。

    赵木勋称玉棺里的人为仙主,那就是把置于仆从的地位,她更没有当人仆人的想法。

    “啊?噢,这就是代价。老大就是老大,跟……噢,跟老大师父一样威武!”

    林千蓝不懂腾二的脑回路,这跟威武有关系?她是多了些谨慎,加上她现在修炼方面都不缺,才有底气说:传承?不要!

    若变换一下,她是个丹药、功法等等都缺的穷修士,肯定会好好的权衡权衡,看接受传承划不划算,而不是像在赵家祖地时一样轻巧地说声不要。

    看着下方赵木勋毕恭毕敬的样子,她撇了下嘴,以做人家仆从为代价的传承,她连权衡都不会。

    “赵家第四十一代家主赵木勋,前来拜见仙主。”没有得到回应,赵木勋提高了声音又说道。

    赵木勋跪在地上看不到玉棺里的情形,站在大殿上的林千蓝看得清楚。

    玉棺底部声地升到与棺口平齐,之后,那个艳压群芳的男子身上开始有了起伏,很小的幅度,只是他胸前的衣襟动了动。

    林千蓝的手指不由也跟着动了动,把呼吸声放得更缓。

    被称为仙主的人,修为不会低。

    男子的眼皮微微动了动,然后猛得睁开。

    林千蓝的心跟着提了下。

    一双挑尾的丹凤眼深不见底。

    可转瞬间,深不见底变成了邪气。

    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气质,只看眼神的话,就是完全两个不同的人。

    邪气配上那张明艳不可芳物的面容,给人以违和感。

    男子红唇略启,“赵木勋。”

    跟他的面容一样,玉棺上方男子的声音也是雌雄莫辨,但那股子邪气听在林千蓝耳中不舒服。

    赵木勋听了赶紧把已低下的头再低了下去,恭敬的答道,“我叫赵木勋,仙主。”

    男子已盘坐在玉棺上方,道,“为何赵家人至今才来?”

    赵木勋腰一塌,“回仙主,我赵家在十二年前已遭灭门,只逃出我一个,我也是在得到赵家的传承后,才赵家出自于仙主门下,方来拜见仙主,还请仙主不要怪罪。”他的声音哽咽起来,“还请,还请仙主助我报灭门之仇。”

    玉棺男子眼中邪气流转,“哦?你可知是谁灭了赵家?”

    “回仙主,我不清楚。在带我逃出去的老管家去世时,曾提过一个叫吴鬼的散修,想必我赵家的灭门跟他有关。”

    “你是一定要报家仇?”

    赵木勋咬牙切齿,“灭门之仇,不共戴天!”

    “好!好!”玉棺男子嘴角斜了斜,“有此志向,我且成全你。”

    赵木勋大喜,“谢仙主。”他这一谢,抬了抬头,看到仙主的真正长相,呆立了片刻,才慌乱地低下头。

    玉棺上的男子见出众的容貌把赵木勋看呆了,邪气的眼里添了些得意与不屑之色。

    然后声音一冷,“不过,想让我为你灌注修为——”玉棺上男子的视线先是扫了眼大殿上方,转而看向那个通道,“你先得跟在你后面来的那人,杀了!”

    赵木勋大惊,慌忙跪下,“仙主,我不有人跟踪。”他现在已成了玉棺上男子的灵仆,一点都不会质疑仙主所说的话,仙主说有人跟来就是有人跟来了。

    玉棺男子起了怒,“还不快去把她抓来!”

    “是!”赵木勋爬起来就往他来的通道处跑。(未完待续。)

    第二百七十二章 传承的代价

    第二百七十二章 传承的代价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