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洁净的生,洁净的死
    林千蓝没回传给他,而是冲着玉棺不远处的一个白玉石柱说道,“穆昶,你想要,做交易去。”

    荼白看到林千蓝的举动,神情没变化,他也看了。

    只见空空的白玉石柱那里,突兀地出现一个人,此人黑色镶金佩红的帝王袍,头戴红色玉冠,正襟端坐在白玉石柱上,双手垂放于双膝,须发斑白,不怒自威。

    林千蓝心想,就穆昶这装束,这扮相,不去凡人界面扮个神人,收供品享香火,真是亏了。

    穆昶保持着他的高人模样,“桃妖,你想毁了本体和妖丹,我可以帮你。”

    荼白却是看了眼林千蓝,才回复穆昶道,“你想要?我的主根?若不嫌主根亦被污了血煞气,随你拿去。”

    穆昶捋了下胡须,“你既猜出我取你的主根是炼制灵躯,又怎能用污了血$$$小说 .u.煞气的?”

    林千蓝听穆昶这样听得费劲,若不是她的实力跟穆昶没法比,早就刺他几句了。

    别看她时常与穆昶斗嘴,她清楚那都是在穆昶底线之内,有可能超越穆昶的底线的事,她是不会去做的,也没必要,她与穆昶目前达到一种奇特的和平共处的平衡关系。

    听荼白的意思,穆昶消失的这段,是去踅摸桃木妖的主根了,荼白都了,毕竟他本体周边发生的事,不大能瞒过他。

    穆昶也不怕荼白,就是没踅摸成。

    桃树的主根,相当于他的心脏,妖丹没了死不了,主根没了,可就离死不太远了。

    穆昶这样一本正经地跟苦主谈论着挖人家心脏的事,脸皮厚的程度,让她深为佩服。

    林千蓝脑子转的也快,问穆昶,“你是想要桃木心?在赵家祖地的时候,你就看出那个画轴是桃木心了?”

    “没有。我只看出那上面有封印。”

    荼白早在穆昶围着他的主根转圈时,就看他的修为不凡了,谨慎道,“前辈愿意帮忙最好不过,可我已答应把桃木心送与林千蓝了。”

    穆昶笑道,“妨。我与林小友一人一半既可。”

    林千蓝白了他一眼,说来画轴是穆昶寄存在她那里的,一人一半是她不吃亏,但就是看不惯穆昶拿大的样子。

    林千蓝问荼白,“你不想找赵成瞿报仇吗?为一心求死?”

    荼白垂了垂眼帘,“一旦吴鬼夺取合魂的控制权,那我将不再是我,宁愿毁了,也不愿受煎熬。”

    林千蓝想到的幽冥阴火,烧魂除鬼是它的看家本领,“合魂有分开的可能吗?”小说网不跳字。若证明荼白所说都是真的,她不介意帮他摆脱这悲剧的结局。

    望了眼浮在林千蓝上方的幽冥阴火,荼白轻轻叹了一声,“我的魂魄已与那吴鬼的混杂在一起,法分离。”

    “你想与他同归于尽。”

    “是。原本我做不到,若是你帮我,就可以做到。你只需在吴鬼渡过雷劫后,趁他虚弱,让幽冥阴火烧了合魂就好。”

    “只烧了合魂?那妖丹办?”

    “我早已在妖丹上做了手脚,只要我的神魄消失,妖丹便会自爆。”荼白奈地笑了下,“吴鬼是不会让我死的。”

    腾二听得脑子绕圈,囔囔道,“老大,为要这么麻烦,直接毁了血池,烧了桃树不就行了?喏喏喏,他真想死,现在就让小幽烧了他的魂,妖丹一爆,那个吴鬼不也就一起死了?”

    林千蓝却是明白荼白那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执念,还有种报复心,在吴鬼渡过天劫,最得意的时候,让他从天堂落到地狱,死不瞑目!

    还有,荼白想死的原因,是不想污浊的活着,而天雷可以净化掉一切淫邪,包括他本体上的血煞之气,都将消失的影踪,洁净地生,洁净的死。荼白求的就是这个。

    他的神魂被吴鬼压制着,想死都死不成,所以才会求助于她。

    “啊?为非要死?”腾二不理解荼白的想法,“老大,他们都合魂了,那个吴鬼不会听到我们说的话吧?小说网不少字”

    林千蓝也正担心,问荼白,“吴鬼现在就是这具身体里,他不会听到你的打算吗?”小说网不跳字。

    “不会,毕竟这是我的身体,吴鬼是外来者,只要我能得到主导权,就能暂时屏蔽他的神识。”

    “唔!”荼白突然痛苦闷哼一声,之后急道,“我要制不住吴鬼了!欺天祭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快!我为你解封桃木心!还有吴鬼的原身,一定要毁掉!”

    穆昶也不端着了,催道,“小家伙,快点!”

    林千蓝手一挥,画轴飞向玉棺,荼白伸手抓住,放在面前。

    他没有立即动手,而是闭了好一会眼,等他睁开眼后,脸色更为惨白,他却是扯出了丝笑容,“还好,原以为没机会了。我还能把他压制住一阵子。”

    然后坐直了身子,表情肃穆,口中念诀,逼出两滴精血悬在画轴的上方。

    口中念诀不停,伸手一根手指,点在那两滴精血上,以肉眼不可辩的速度在空中画了个血色的图案,画成后,图案闪了下,一分为二,分别落入两个画轴上。

    只见那幅画徐徐打开,升到了半空,两个画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黑檀的圆轴,变成了两根浅褐色的玉般树枝模样,一根稍长点,一根短些,飞入荼白的手里。

    画轴没了,那幅画图飘落到了玉棺下方。

    林千蓝把画捡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的荼白,似乎用劲了全部的力气,神情有些萎靡,看到林千蓝捡起画像,短叹一声,“此画像你愿留下就留下,不愿意,就烧了吧。”

    林千蓝哪能当人家面烧人家的画像?再说她也没这个打算,卷好,收进了素镯空间。

    穆昶,从荼白手里接过两根桃木心,递给林千蓝,“大的归我,我补偿你别的。”

    穆昶能说这些,已给足了林千蓝面子,林千蓝接过收好,“我选。”

    “成交。”穆昶就喜欢林千蓝爽快又懂得分寸的品性。(未完待续。)

    第二百七十九章 洁净的生,洁净的死

    第二百七十九章 洁净的生,洁净的死是 由会员手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