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 不得不跳
    再有人指导,“放飞了啊。中ΔΔ网ん.『”

    林千蓝打开手上鸟笼的门,雌风雀飞出,与雄风雀一起比翼飞走。

    “上去啊。”

    这回林千蓝没照做,问旁边那个提醒她的好心大姐,“上哪?”

    “高台上啊,开节使的雄风雀找到的人,要同开节使一起度过剩下的比翼节。怎么,你真不知道?”

    林千蓝现在知道了。

    再看向高台,青梧真人正看向她,显然已认出她来。

    林千蓝好不纠结。

    一遇到男神她就总得纠结。

    不久前,她才觉自己对青梧真人有着非一般的想法,决定先暗恋,可这才暗恋了半柱香的时间都不到,怎么就要变成明恋了呢?

    去就去!

    林千蓝踏着飞剑上了高台。

    下方一阵的欢呼。

    自然不是欢呼她的,而是开节使的同伴一找到,就代表着节日的高|潮到了——放飞比翼风雀。

    你就见吧,到处都有追着风雀跑的人,修士用灵识追,凡人则在风雀的脚上系了条灵蚕丝,放风筝一样跟着跑。

    整个城池都欢快起来。

    阡风双手背攥出了青筋,最后看了眼高台上的林千蓝,转身离去,原在手里的鸟笼滚落到一边。

    ※※※※

    浓雾翻滚,烈风阵阵,一只寒鸮从上方飞过时,不小心飞低了,被一股烈风拽向浓雾,刚触到浓雾,瞬间血花四溅,灰羽散成碎片,又瞬间血花碎片皆不见。

    浓雾依然白得泛蓝。

    站在崖上看到这一切的林千蓝和阡风,对视了下。

    他们打听到的消息是正确的,凡进入浓雾时动用灵力的生灵,都会被撕裂成碎片。

    那只二阶的寒鸮被风往下卷的时候,本能的动用了灵力,落得个粉身碎骨。

    林千蓝说不出宽慰阡风的话来,萧尧凶多吉少。

    阡风很坚定,“马车上的字是阡浪的笔迹,我相信他。主子的魂灯还在,他不会有事。”

    转身看着林千蓝,“若我不测,以后,请你帮我多照顾主子。”

    林千蓝再问,“你不再考虑考虑?”

    “不用。”

    手中的容辛剑背到背上,纵身一跳,坠下了浓雾。

    林千蓝紧张地透不过气来,闭上了眼,她无法接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朋友被撕成碎片的场景。

    “老大!他不见了!没碎,进到浓雾里去了。”腾二在魂玉空间里帮林千蓝看着外面。

    林千蓝急忙睁开眼,下方已无阡风的身影。

    但愿阡风能找到萧尧,他们都平安,无论是否能回来。

    林千蓝的识海动了下。

    她正待察看,只听腾二带着哭腔问,“老大!你怎么把我扔了!”

    她定睛看下,见原在她识海里的玉簪正往浓雾里坠。

    她眼到手到,缚灵罩朝着玉簪罩去,同时向腾二急切地传音,“别出来!别动用灵力!”

    腾二出魂玉空间就要动用灵力,玉簪已接近浓雾,到时再玉簪和腾二一起被绞成碎片了,那她就不是哭的事了。

    缚灵罩从上方罩住了玉簪的同时,也已触到了浓雾,缚灵罩同那只寒鸮一样,瞬间破碎,玉簪掉入浓雾不见。

    “老大!”玉簪进入浓雾的一刹那,传来腾二惊恐的传音。

    林千蓝特想骂人!

    一年前她来的时候,那时玉簪自己跑出过识海一回,她以为玉簪是感应到了附近有什么宝物。

    她还很高兴,从玉簪吞了息土葫芦,而对土母一点都不感兴趣看,玉簪感应到的东西都得是跟息土一个级别的宝物。

    让腾二反复探察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什么东西,玉簪又自己回去了,她才作罢。

    这次跟阡风一起来,除了寻找萧尧的下落外,还有想弄清玉簪为什么会主动出识海的原因在。

    现在弄清了,引出玉簪的,就是下方的浓雾。

    她真的特想骂人!

    萧尧是她的朋友不假,她欠萧尧一个因果也不假,但她做不到跟阡风一样,只为确定萧尧是不是进入了浓雾内,就愿冒着生命危险跳下去。

    可玉簪对她的意义,不仅仅是只有个魂玉空间而已。玉簪上有太多的谜没有解开,比如她的穿越。

    还有腾二,不仅仅是她的灵宠,还是她的伙伴,她的家人。

    她得去找回来。

    阡风跳下去都没事,那她也不会。

    林千蓝视死如归地看着下方的浓雾,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她会干一次跳崖的勾当!

    她根本不想会有什么奇遇的事了,能把腾二和自己的玉簪找回来,平安回归,就是她的万幸了。

    “跳就跳!”

    林千蓝闭上眼,双脚猛的一蹬崖边,远离崖壁往下一跳,默念着‘千万不能动用灵力’,任凛烈的寒风割在脸上,刺骨的寒与痛,令人生惧的坠落感,她都忍下了。

    最多两息,她就没入了浓雾里。

    ※※※※

    漫天的黄沙,拳头大的石块仿佛成了棉花团,被风吹得满地滚动。

    天地间只剩下一种声音——沙暴的狂吼声。

    风暴来的快,去的也快,“扑,扑,扑……”细碎的沙粒落地的声响后,一切归于平静。

    只见一个隆起的沙包动了动,接着又向上隆起成一个馒头状,然后馒头沙包四散炸开,露出一个深紫的背影来。

    林千蓝甩甩头,“扑扑”地往地上掉沙子。

    “呸!”侧身吐了口嘴里的沙子,林千蓝顶着一头乱坐在了沙子上,“比鬼沙域里的风暴还厉害。”

    髻松松垮垮的,她干脆一把扯开了,从储物带里找了根带子随便绑了个马尾。

    不是她不想好好梳头,而是风暴一来,头又得乱。

    林千蓝从沙地上站起来,辨了下方向,继续向前走。

    真见了鬼了,她就不信找不到!

    她与玉簪一前一后,差不了两三息,可都找了大半天,玉簪的影子都没看着。

    玉簪上有她的灵识标记,可她一点都没感应到。

    还有腾二,她也感应不到它,无法与它传音。

    从崖上跳下,进了浓雾之后,一晃眼就掉进了满眼都是黄灿灿的沙子堆里。

    玉簪腾二都没找到,先他一步跳下来的阡风也不见踪影。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