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 担心精分
    走了大半天,才走出了那片黄沙地带,来到了这片戈壁滩上,好歹看到了一丛丛绿色植物,眼睛舒适多了。『中 Ω『Δ 网』.

    林千蓝站起时,顺手撸了把旁边一丛低矮的灌木,手里多了十来个比枣核大点的红色果子,扔进了嘴里。

    味道甜中带着涩,还能下嘴,主要是水分大,能解渴。见一只普通的山雀吃了之后才下嘴的。

    本着境况不明,能少动灵力就少动的原则,她渴了就采野果吃,没有从储物袋里拿灵果出来,灵果也是灵力来源,能省则省。

    咽下后,又撸了把扔进嘴里,这丛灌木上的果子一个不剩。

    望望前方,不再是上百米甚至几百米才有一丛丛绿色了,远些的地方都有成片的了,那就意味着她走出了风暴的区域,可喜可贺。

    林千蓝想着这次的事,应该就是倪非指她该有的一劫,玉簪和腾二都不见了,于她就是个劫。

    越走裸露戈壁沙地越少,地表温度有所下降,林千蓝感觉舒服多了。

    “咦!那是……”远处有个小黑点,正侧方向移动着。

    “可能是阡风!”

    玉簪、腾二和阡风,终于找到其中一个了。

    林千蓝撒丫子往前跑。

    她不撒丫子不行,这里几乎没有灵气。

    所以她才会为了节省灵力,而没有吃储物袋里的灵果解渴。

    她体内的灵力要留到关键时刻用,赶路这件事不需要动用灵力,动体力就行。

    这会体现出她修炼体术的好处了,真是奔跑如风。

    不多会,远处的小黑点变大了些,能看出大致轮廓。

    林千蓝认出来了。

    “阡风!”

    她喊了一声。

    地方空旷是有好处的,不仅看得远,声音传的也远。

    远处的那个黑点站住了,随后掉头朝着她这边走来,走的很快。

    林千蓝没再跑,也改用走的,没多久,两人胜利会师。

    与她风尘仆仆相反的,一身清爽的阡风站在了她面前。

    林千蓝撩了下眼前的乱,“如果我说我是来跟你一起找萧尧的,你信不信?”

    阡风扯动了下嘴角,又很快恢复,“不信。”

    风大,撩到后面的头又被吹了回来,再撩,“我也不信。是我的玉簪掉到浓雾里了,我就跟着跳下来了。”

    “我信。”

    阡风的嘴角又扯动了,这会保持了会,林千蓝看出他在笑。

    这是与她和解了?

    自那天比翼节之后,阡风见到她多是沉默,不得不说时,语气也很生硬。

    他是在跟她冷战,让林千蓝摸不着头绪。

    比翼节那天,因她需与身为开节使的青梧真人,出席设在城主府的节宴,很晚才回留仙客栈。

    因两人住的是一个套间,回到房间就看到阡风面色冷硬,她还以为是从清玄宗那里传来了有关萧尧的不好消息,一问,不是,再问是为什么,阡风一个字都不再吐露。

    接下来的几天,阡风跟以前一样的为她打理着的杂事,称呼却从‘千蓝’变成了‘千蓝姑娘’,不做事时,闭眼坐在一边,不与她多说一句。

    在林千蓝看来,真是场莫名的冷战。

    现在,阡风单方面挑起的冷战又由阡风宣告结束了。

    管冷战怎么开始的,结束了就好。

    林千蓝又去撩头,见阡见看向她的马尾辫,想着在阡风眼里,她应当跟披头散差不多吧。

    解释道,“风暴太大,头里都是沙子,用法术弄干净了,一会吹的又都是沙子。正好我的簪也丢了,这个,方便。”

    从浓雾里掉下来后,不仅簪丢了,她原来绑在髻上的隐息绫也不见了,那是二师姐给她的见面礼,就这样丢了,让她惋惜了好一会。

    “我来帮你。”阡风绕到了林千蓝的身后,就要替她梳理。

    林千蓝别了下头,“不用了吧。”她其实就是懒得弄了,扎个马尾最省事。阡风为她做过许多琐事,但还没为她打理过头,她不太习惯。

    “别动。”阡风已解开了她头上的带,“这是我该做的。”

    又是这句。

    她与阡风出来的一路上,杂事阡风一点都不让她插手,她过意不过,想帮忙,阡风制止她时,就是这一句,“这是我该做的。”

    她不理解阡风的想法,他在修真界已生活了好几年,在大宗门里处于一个令人尊敬的地位,他在江沅樊一鹤两人面前,上位者的身份运用的游刃有余。

    可他对萧尧,包括曾经有过四分之一主子身份的她,还是跟在大周朝一样,只当自己是名贴身暗卫,为主子做事是应该的。

    她都担心阡风以后会变成精分。

    林千蓝不动了,由着阡风帮她梳理。

    她不是没给阡风上过“事过境迁”、“入乡随俗”、“此一时彼一时”的安利课,可效果一点没有。

    阡风还是拿她当四分之一的主子,她洗脑失败,只能随着他。

    看不到阡风,她望着前方的一丛沙棘问道,“阡风,你从浓雾里出来后,落在哪里了?”

    阡风手上动作没停,“你前方约三十里外的沙地。”

    林千蓝的前方正是她来的方向,“我也是落在那边,你动用灵力赶路了?”

    “没有。”

    想着也是,修士很容易就能感受周围有没有灵气,在所处境况不明的形势下,阡风不会轻易使用灵力的。

    “那就奇怪了,我跟你前后不过十五息,我找了你好一会,也喊了几声,没听到你的回应,我还以为跟你没落在一个地方呢。”

    “是有问题。”

    阡风没用梳子,动用了点灵力,弄干净头上的沙粒,手指舞动,一会就挽好了髻,并用一根木簪子固定好。

    林千蓝摸了摸髻,一根乱都没有,这手艺,“比我自己挽的好。谢谢你阡风。我们走吧,看能不能在天黑前找到有人的地方。”

    林千蓝习惯了走在阡风前面,却是没看到后面阡风的手微微颤了颤,然后像是为了止住这种微颤,轻轻握了起来,才跟上了林千蓝。

    总算出了戈壁滩,眼前出现了成片的植物。(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