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遇见萧尧
    再一个时辰后,两人站到了一堵褚青色的城墙下。网Δ.ん

    城墙上写着三个烫金的大字,“琥珀城”。

    两人是远远地看到一个人,跟着那个人才走到这里来的。

    见他们跟着的那个人进了城门,两人走了过去。

    城门洞不是很高大,但很深,两端大门大开。

    两人刚想进去,忽被人拦住,“哎哎,怎么回事,不交元珠就想进城?”

    拦住他们的是个年老的修士,手里拿着一个黑钵法宝。

    两人看到他了,刚才靠着城门闲站着,没看出他是个守门人。

    林千蓝不知道什么叫元珠,但她没问,也没表露出不懂的样子。

    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还是尽量不要暴露自己是个外来者。

    阡风则从怀里掏出一个无色透明的珠子来,“这个?”

    “不是这个是哪个?才一个?”老修士嫌弃道,“寻我开心呢?快点,一人五个。”

    阡风收回珠子,说道,“我们一会再来。”看了下林千蓝,林千蓝会意,两人退出了城门范围。

    听到身后的那个老修士嘟囔道,“点数牌都没有,还想进城……”

    两又往前走了走,林千蓝才问,“阡风,那个珠子哪来的?”

    阡风把透明珠子递给她,“我之前遇到一只小兽,斩了之后,从它额头处得到了这个。”

    珠子晶莹透亮,比灵石还好看,林千蓝别的就没看出来了,“长在头上的,应该不是内丹吧?”

    “那只小兽不像是妖兽。”

    不管是什么,他们要想进到城里去,必须再弄九个来。

    林千蓝把元珠还给了阡风,“我们去找那种小兽去。”

    此时,一道略为低沉的声音洋洋盈耳,“阡风。”

    阡风周身一振,当即转向声音的来处,单膝下跪,因激动声音颤,“主子!”

    “你怎么来了?”

    “我来晚了,让主子受苦了。”

    “起来吧。”

    “是。”

    似曾相识的声音。

    阡风的主子只有萧尧。

    林千蓝早就看看长大的萧尧是什么样子了,认识他时,就是个美少年,如果不长歪的话,绝对是个美男一位。

    马上就揭开谜底了,心里还有点小激动呢。

    她慢慢转过身,看过去。

    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

    五官一如初识时的精致,肤如白瓷,却只增添了他的俊美,不曾有半点阴柔,长眉若柳,唇若淡粉的桃瓣。

    一身暗紫的衣袍,手提着一把长剑,身如玉树,孤傲不训,斜挑着那双如墨的丹凤眼,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女贼……”

    这别致的称呼除了萧尧,再无分号。

    五官似曾相识,但萧尧周身的气度跟她记忆中的完全不一样,又让林千蓝感到陌生。

    她对萧尧笑了笑,“是我,又见面了,萧尧。”

    萧尧回头对着跟在他身后的人说道,“你们都先回去。”

    “是,萧千目。”几人抱了下拳,朝着城门方向走。

    林千蓝一旁旁观,看来萧尧在琥珀城混得不错,有着一定的身份地位。

    萧尧走近林千蓝,似在确认,“女贼。”

    林千蓝摸摸脸,“我没怎么变吧?”

    萧尧笑了,“没变。你怎么也来这里了?”

    笑容如春晓之花般明媚,与林千蓝记忆中的某个定格画面有了重合的地方,就是笑容保留的时间太短。

    她怎么来的,不是几句话就能说完的,“这件事,真是说来话长。”

    “话长就一会慢慢说。“萧尧问阡风,“你们是从万仞山过来的?”

    “是。”阡风答道。

    “你查到我是什么时候掉下那处山崖的?”

    “一年前。”

    “一年前……”萧尧静默了一会。

    两人一问一答时,林千蓝观察着让她熟悉又陌生的萧尧,当年的傲骄少年,已成长如斯,在方才跟随他的几人面前,上位者的气度表露无遗。

    对阡风,对她,似乎又回到了大周朝两人相处的画面,只不过少了那份傲骄,多了几分沉稳。

    周身锋芒收自如,让她有种与萧尧只分开了一小段时间的错觉,当年与他之间产生的那点近似于姐弟亲情的感觉,不自主地就从心底翻了上来。

    再细看,让林千蓝吃了一惊,萧尧的修为她看不透,这说明什么?说明萧尧比她练气八层的修为要高。

    可听阡风说,萧尧在失踪前的修为是练气四层,怎么一年时间就进阶到练气九层了?

    林千蓝惊讶地问,“萧尧,你是什么修为?”

    “主子筑基了。”阡风答道。

    “你筑基了?什么时候?”林千蓝更为惊讶。修士修到练气九层容易,筑基可就难了,像阡风,得了神剑的剑气传承,还又修炼了好几年,才筑基成功。

    萧尧一年就从练气四层变成筑基期,不知道是得了什么奇遇。

    阡风应是早看出来了,可这心比她还大,都不想知道他主子是怎么做到,一年时间就从练气四层跳到筑基的吗?

    林千蓝是很想知道。

    萧尧看着她一如当年一样的性子,弯了唇角,“是。一年前筑基成功。”

    一年前,岂不是他掉进浓雾后就筑基了?她怎么没遇到这等好事?真是人品啊人品,她掉进浓雾后,不仅什么都没得到,还丢了一个隐息绫。

    “你是有什么奇遇了?”

    萧尧泛泛一笑,“奇遇嘛,算有吧。”他上前自然地握住林千蓝的手腕,“走吧,先进到城内去。”

    这个动作让林千蓝恍然回到了多年前,那时萧尧想去哪,不由分说,拉着她的手腕就走。

    因为她是寄住在人家的屋檐下,还因为萧尧年岁小,她大多数都是由着他,实在不想去的,就会说清,萧尧也不会勉强她。

    此时被萧尧握住手腕,感觉不太一样,萧尧长得太高了,大致跟三师兄冷越不相上下,让她颇有压力。

    见林千蓝没跟上,两人的手臂都要拉成直线了,萧尧回头说道,“怎么了,小女贼,怕我会卖了你?”

    萧尧的动作与话语处处透着熟悉,林千蓝对他的陌生感渐渐消失。

    她扑哧笑了,“萧尧,就算你长高了,我还是比你大。”(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