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一年是十年
    萧尧笃定地看着她,“那可不一定。网Ω.ㄟ”

    林千蓝抽回自己的手腕,“我很确定,我比你大一年零五个月。”

    “你敢打赌?”

    林千蓝警惕起来,别是当年萧尧隐瞒了年龄,王府豪门的,什么都有可能,“赌什么?”

    萧尧突然笑了下,“算了,不赌了。”

    林千蓝最怕说话说半截的,“到底赌什么,痛快点。不是答应对方一件事吧?”这个赌略熟,唔,还要加上一个凛然大义的先决条件:不违背道义。

    萧尧道,“不是。只是我有一件东西在你的身上,你要答应我收好。”

    林千蓝以为萧尧指的是她储物袋里的那块玉佩。经阡风指认,早就确定正是萧尧的那块。

    离蛟屠敖就是靠着玉佩上残留着的气息,带着她找到万仞山那段山崖的。

    “好。”林千蓝瞟了阡风一眼,心想着她这个四分之一的主子就是不顶事,一见到真正的主子,就把啥事都说了。

    不是阡风传音给萧尧,萧尧怎么知道玉佩在她那里?

    阡风看到林千蓝瞟他的那一眼,微微垂下了眼帘。主子所说的那件东西,他知道是什么,也知道林千蓝不清楚主子所指,才会答应。

    萧尧注意到了两人的互动,也注意到了林千蓝头上那根木簪,如墨的眼底深邃莫测。

    却又对林千蓝展颜一笑,“于你们,我是一年前掉下的万仞山的山崖。而于我,我已在此地呆了十年。女贼,你说我与你谁大?”

    一年是十年!

    一比十的时间流!

    原来如此!

    林千蓝知道为什么她跟在阡风之后跳下来,却没看到阡风的原因了,因为时间比她以为的多了十倍,阡风走出了她的视线范围。

    萧尧修炼了九年筑基,实属正常。

    这样一算,萧尧是反了她六七岁。

    赌输了,林千蓝痛快地把储物袋里的那块玉佩拿了出来,递给萧尧,“还给你。是阡风传音告诉你的吧。其实你不说,我也会还给你。”

    轮到萧尧惊讶了,“这块玉佩怎么会在你那里?”随后言明,“我说的东西,不是它。”

    林千蓝想不出,“不是它?那是什么?我不记得还拿了你什么东西。”

    萧尧没有接玉佩,“这块玉佩原就是送给你的,你要是不想要,扔了就是。至于你拿了我什么东西,以后你会知道的。”

    林千蓝实不愿意动不动就跟人猜谜,她记得清清楚楚,当年除了这块玉佩外,她没有拿萧尧的任何东西,就是这块玉佩都落在了谭家,又归回给了原主。

    她刚把玉佩收回去,手腕又被萧尧拉住了,“先进去再说。”

    林千蓝没再抽回手,再拒绝就显得矫情了。

    萧尧都没问他们魂珠的事,说明他有足够的把握可以让他们一起进去,林千蓝和阡风都没问这事,跟着萧尧再次来到了城门前。

    只一会功夫,城门处进出的人明显增多,多半是往城内进的,来往的人都是修士,林千蓝没看到一个凡人。

    林千蓝犯疑,这里没有灵气,他们是怎么修炼的呢?

    有人与萧尧打着招呼,“萧千目。”

    有女修娇声道,“萧爷。”

    萧尧分人,或看一眼,或点下头。

    “萧千目,今天回来的早。”守门的老修士笑容满面地跟萧尧打着招呼。

    “今日顺利。”萧尧方才放开林千蓝的手腕,一扬手,抛了一把透明的元珠进了老修士的黑钵里,“给我两个点数牌。各三天。”又扔了一把元珠进钵内。

    老修士人老眼不浑,看清了第一把扔了二十个进钵,第二把又是二十个。点数牌每个五个元珠,剩下的三十魂珠各分入两个点数牌中。

    数目正好,从钵下摸出两个弯月状的银色铁牌来,哈腰递给了萧尧。

    萧尧给了两人一人一个,“这是点数牌,记录元珠数的。记得放好。”

    看到萧尧腰间挂了一个同样的,就是萧尧的点数牌下方有一个黄色的玉珠,而他们的没有。

    两人接过来,也都挂在了身上。

    元珠够数,老修士又靠到墙角去了。

    林千蓝在通过城门后,感觉有波纹从自己身上扫过,是从上方传来的,她下意识抬头看了眼,眼角余光看到阡风也抬了下头。

    那就不是她的错觉。再看萧尧,没什么反应,可能是习惯了。

    城内猛一看上去,与云琅修真界的修真者城池的差不太多。不一样的地方,是道路窄了些,房屋外立面和屋顶跟城墙的颜色一样,都是褚青色。

    林千蓝深深吸了一口气,城内有灵气!虽然非常稀薄!但是明显能感觉到有!

    在有灵气的地方呆惯了,乍一到一个灵气几近乎无的地方,身体和心理上都不适应。

    萧尧看到了,“这里只有城内有灵气。”

    进来收五个元珠是买灵气钱?谜底等会萧尧会给她揭开的。

    走着走着,就觉城内布局的特殊了。

    从城门处过来时,看到的房子多是不带院子的,基本是挨着的,往里走了一段后,两边的房子从外观看都宽敞多了,房子与房子之间会隔着一段距离。

    再往里去,就都是带着院子的房子了。

    萧尧带两人来到一处院子前,有位练气七层的修士候在院外,看到萧尧,上前抱拳道,“萧千目。”

    萧尧问,“顾庆,何事?”

    顾庆回,“我们今日在东南百里处,现了一只环鳞兽的踪迹,已作了标记。”

    萧尧道,“辛苦了,明日一早出。”

    “是,萧千目。我这就通知其他人。”顾庆匆匆离去。

    阡风对萧尧说道,“明天我跟主子一起去。”

    见萧尧看她,林千蓝说道,“明天我也去吧。”她现在最需要的多听多看多参与,才能尽快地了解这里,早日找到玉簪和腾二。

    萧尧本想说让她在城内呆着的,见她选了出城,想了下就同意了。

    院子外边有禁制,萧尧打开禁制,是一个颇为清幽的院子。

    一进院内,林千蓝忍不住再次深呼吸了下,院里的灵气比院外的浓郁多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