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 心疼我了?
    沙蝠兽的元珠要大上一圈,能抵两颗鼠元兽的元珠。┡ 『『网%.Ω

    但沙蝠兽会飞,最多能在沙底它的洞穴或刚飞起的时候堵上它,否则它一飞高,算一下灵力成本,踏着飞剑追一只飞上高空的沙蝠兽非常不划算,一般都不会再追。

    狐元兽的元珠比前两者的都大,能抵五颗鼠元兽的元珠,但狐元兽的度很快,不动用灵力的话,就是见到也不一定能追的到。

    用狐元兽的元珠所转投的灵气更为纯净,修士得了狐元兽的元珠一般都自己留下修炼,很少充抵点数。

    看萧尧杀只鼠元兽跟砍瓜切菜一样容易,那是因为萧尧熟知鼠元兽的习性,知道它身上哪块是它的弱点,它又会怎么跃起攻击,找准了角度,避开了它尖锐的爪子,一击得中。

    另一个原因很简单,萧尧的修为够高,鼠元兽也就相当于一阶妖兽的实力,哪能斩得不容易。

    当年的小伙伴都筑基了,独留她在练气期寂寞如雪。

    林千蓝的好强心被萧尧给激起来了。

    “萧尧,下只我来。”她如果不说,那遇到的鼠元兽,不是被萧尧斩了,就得死在阡风剑下,她都不会有出手的机会。

    萧尧懂得她的想法,“下只归你。”为她普及,“鼠元兽的上腹处是它身上最弱的地方。”

    特地寻找的话,鼠元兽还是相对容易找的。

    看到前方的鼠元兽,萧尧与阡风都走开了,留给林千蓝练手。

    林千蓝白色长鞭一甩。

    “啪!”

    抽中了鼠元兽,但没抽中要害,鼠元兽身上的毛如钢针般坚硬,却又很滑,鞭子打在上面,鼠元兽身子一扭,让鞭子顺着毛滑到尾部,卸去了大部分的力道。

    林千蓝刚才是失手,不失手的话,这招钧阙鞭法的第三招风卷残雪,能让鼠元兽在空中翻几个滚。

    是她的鞭法练习的不够熟。

    “啪!”再一鞭。

    这回没失手,因鞭子甩得快,鼠元兽在空中翻的晕头转向,落到地上变成了腹部朝上还没反应过来,林千蓝化鞭为剑,剑尖,划开了鼠元兽最为柔软的腹部,鼠元兽挣扎了几下,一会就不动了。

    林千蓝用剑尖从鼠元兽的鼻尖往上一挑,鼠元兽额部裂开,得到了一颗元珠。

    这一动手,心里就有了谱。元兽更像是妖兽中纯体修,使不出法术,全凭个体度及力量制胜。

    鼠元兽比一阶的妖兽的**更为强悍,可以说堪比三阶妖兽,如不击中它的要害,是难以杀死它的。

    想到萧尧掉到这里来时,才练气四层,其中的艰辛可以想象的到。他昨晚却几语带过,没说过一点苦处。

    看向萧尧,“萧尧,你刚来时过得很辛苦吧?”

    萧尧笑道,“没你想象的那么苦。我的储物空间里最多的东西就是灵石灵丹,打来的元珠交每天的点数,修炼就用灵石。等进阶到练气六层能御剑飞升之后,过得就比较顺了,筑基也是水到渠成。”

    萧尧当年并不是身无长物跳下来的。

    外人只知道他的面具是当年进清玄宗时,萧家老祖送给他的见面礼,是件能变换身形相貌,小孩子玩具般的法宝。

    萧战在抓住萧尧之后,正好不想看到萧尧那张比他出色的多的脸,就没有费事揭下来。

    他却不知道,那个面具本身还是个储物法宝,里面装有大量的财物,包括萧战想得到的老祖的宝藏,其实早就被萧尧取出来了,放在了面具空间内。

    只是萧战了解他颇多,从没有放松过对他的看守,下药都是双份的量,他就没找到逃走的机会。

    阡浪的提示让他知道,萧战可能要对他下杀手了,他才跳了下去,拼个生机。

    现在,萧尧的面具法宝化成他衣袍腰带上的一个银色的装饰,每天随身带着,跟她一样,储物袋只装些不重要的财物。

    萧尧没有隐瞒她面具法宝的事,都告诉了她。

    可林千蓝说他过得辛苦,指的就是他当年只需赚取元珠的那段时间。

    萧尧当时修为低,不可能露太多财,法宝就是有也不会拿在人前用,多是跟这里的其他的修士一样,凭着一把剑来猎取元兽的,怕是一整个白天都在寻找元兽猎取元珠中。

    林千蓝直言道,“萧尧,看来我要重新认识你了。”如今的萧尧,完全颠覆了在她记忆中的,衣食不厌精的贵胄少爷形象,她在慢慢适应和改观中。

    萧尧走了过来,低下头,凑近她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女贼,心疼我了?”

    林千蓝感觉有点怪,别开了点,“是啊,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吃了不少苦。”

    在她脑海中,呈现的落崖前的萧尧形象,还是她记忆中的少年版,所以承认心疼少年版的萧尧,林千蓝毫无压力。

    “对了,打个商量行不行?能不能不叫我女贼了?跟阡风一样,叫我千蓝好了。”

    萧尧往阡风那里瞟了下,阡风握剑的手紧了紧,无声地单膝跪下。

    因林千蓝是背对着阡风的,她就没看到阡风下跪,还在说,“你看,我叫你萧尧,你叫我林千蓝,或者千蓝都行。”

    萧尧冷冷地提了下唇角,眼光收回,答了林千蓝的话,“林仙子,林姑娘,女贼,三个中你选一个。”就不提叫她名字的事。

    ‘林姑娘’一词正中林千蓝的硌应,萧尧叫她林仙子的话,会很怪异,“算了,你爱怎么叫怎么叫吧。”

    不清楚萧尧为什么不愿意叫她的名字,但各人有各人的偏好,比如她就不喜欢别人叫她林姑娘,千蓝姑娘。

    说起来都是当年在赵家村落下的病根,一想到那里人的称她为‘姑娘’的隐义,她就有种被人待价而沽的受辱感。那段弱小无助的日子,后来回想起来都觉得憋屈。

    虽然到了谭家后,被人称为‘林姑娘’是另一种意思,但她还是没能完全释怀。

    萧尧问,“还有时间,你还想找几只鼠元兽练手吗?”

    “当然要。我总不能让你帮我交元珠吧?”林千蓝从没想过要依赖某个人过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