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阡风的念
    林千蓝心下一动,察看了下自己的丹田,与她想的一样,紫气珠在缓缓转动。网Ω.ㄟ

    再次握紧这颗环鳞兽的元珠,放开灵识察看着。

    那种感觉再次出现,那股气流上从元珠内逸出的,从手心钻入她体内,然后进入经脉,最后进入了丹田内,被紫气珠吞掉。

    她能直接吸收元灵气!

    元灵气可能就是元气!

    她在昨天听萧尧说起元珠所含的能量被称为元灵气时,就冒出了这个想法。

    她今天出来,还有着想验证这个想法的意思,所以才会坚持自己猎取元珠。

    她丹田里的紫气珠竟然在她没有修炼的情况下,自行运转了!

    这说明什么,元珠里的元灵气十有**就是元气!

    之所以有那一分的不确定,是因为紫气珠原本是吸收灵气的,能吸收另一种能量也不稀奇。

    但元珠、元灵气,这名字跟元气太有关联性,让她不得不这样判断。

    有疑问的是,她刚才手里拿着鼠元兽的元珠时,紫气珠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难道是鼠元兽里的元灵气浓度或纯净不够?

    这是有可能的,鼠元兽的元珠是最低级的一种,而环鳞兽几乎是最高级别的元兽。

    她再次松开手,中止了紫气珠吸收元灵气的举动。

    现在不是继续验证的时候。

    ※※※※

    回到琥珀城萧尧的院子,林千蓝与两人打了招呼后,就进了萧尧为自己准备的房间内。

    林千蓝房门关上后,萧尧看了眼阡风,进了自己的房间,阡风跟了进去之后,刚想跪下,萧尧手一动,阡风的膝间受阻,没有跪下去。

    “主子。”

    “你先不要叫我主子。你跟我了这么多年,我是什么性子,你知道的很清楚。”

    阡风心口如坠铅,呼吸都觉困难,“主子,是我错了。”

    萧尧神情淡泊,“既然你还叫我一声主子,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从今天以后,你不再是我的暗卫,也不再叫阡风,你只是剑阁的容辛剑主。”

    见阡风张口想说什么,萧尧伸手阻止,“你且等我说完再做出决定。”

    阡风心口处的坠压感增强。

    “你选了这个,就可以按自己的想法去做,我绝不干涉你,也不会对你有任何的怨言。你能来这里找我,已经对得起我们萧家对你的收养之恩了。

    从此后,我当你是朋友,是同门,仅此而已。

    第二种,你依然是我的暗卫,我是你的主子,你不能要你想要的,我不会给你想要的机会。一旦背叛我,你是知道心魔誓的下场的。”

    萧尧眼光变得凌厉,“我从没瞒过你,你清清楚楚知道我对女贼的心思,知道我为什么来修真界,为什么去虚天宗,你竟敢起那种念!”

    阡风竟然对林千蓝起了爱慕之心!

    林千蓝头上的木簪是阡风成为孤儿前,他娘留给他的唯一的东西,现在插在了林千蓝的头上,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阡风重重地单膝跪下,“请主子责罚!”

    那次在水潭上方,听林千蓝说他是她的道侣人选,当时他的脑子就嗡响了一下。

    他被培养成暗卫,所学的内容包罗很多,其中就有情与欲方面的,他当即就意识到他对林千蓝起了不该起的念。

    这念不知何时起的,也不知因何而起,或许是在落烟峰一年的相处。

    或许更早。

    所以,在沧水湖,他才会奋不顾身地扑过去救她,事后他冷静地分析过,就是他不去救她,她也不会出事,可再让他选一次,他还会扑过去。

    他当时没想明白,只当是因为林千蓝是主子喜欢的人,救她是为了让主子不伤心。

    林千蓝的无心之言,让他想明白了,却成了他的劫难。

    林千蓝以为他是在为她信口说出的话生气,他不是,他是在深深的自责,才会对她态度冷淡。

    念不知所起,他却知道何时该终——即刻。

    在万仞城时,看林千蓝对青梧真人动了心思,他强忍住了要过去与青梧真人厮杀一场的冲动。

    骗自己说是为主子不平,又有多少是为了他自己?

    本想着他跳下浓雾,有可能当场殒命,或好运找到了主子,也是到了另一方世界,无论是哪种,这个不该起的念都会就此了断。

    可他没想到,林千蓝也跟来了这方世界,尽管不是因为他,可他的那个念却迅猛滋长,让他始料不及。

    不待他想清楚,就遇到了主子。

    听到主子声音的那一刻,无异于当头棒喝,他错了!

    “责罚?”萧尧往旁边迈了一步,避开他的叩,“都不知道我还是不是你的主子,我有什么资格责罚你?”

    感觉胸口被大铅块堵塞住,阡风艰难地吸进一口气,闭眼前眼里杂着苦涩和愧疚,再睁开,苦涩隐入眼底深处,转向萧尧,“你永远是我的主子,这个不会变。”

    萧尧笑也淡然,“你既然选了第二种,那就要舍弃那个念头。不过,我也不需你做到永远。一百年,从你在我七岁时,成为我的暗卫之日算起,你做我一百年的暗卫。

    我在这里多出的九年也要算上,等一百年期限过了之后,不管你如何想,我不再是你的主子。”

    阡风知道萧尧说到做到,他没再为自己辩解,事实上,是他错了,大错特错。

    “你之前或许想过我为主,你为侍的念头,我现在就告诉你,这种事不可能!我萧尧,做不到与人分享所爱!从来!

    所以,我给了一个机会,一百年后,若你还对女贼抱着那种念,那就与我争!但我绝不可能与你分享!你,可明白?”

    萧尧了解阡风,只要他喜欢林千蓝一天,阡风就不会与他相争,但云琅修真界男修可收侍妾,女修可收侍君,实力强大的女修,同时拥有道侣和侍君的,并不鲜见。

    现在,他就绝了阡风这个念头。

    “我明白。”阡风回道。无需再辩解什么,什么辩解的话都会显得苍白无力。

    萧尧坐了下来,“从你遇到女贼的那天起,到你们遇到我,其间生的事,事无巨细地说出来。包括,你是什么时候现你起的那个念的。”

    “是,主子。”(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