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管杀还管埋
    能恢复到三分之二,林千蓝已经满足了,特别是在这个灵气稀薄的地方。Δ』Δ』Δ网 .

    木灵珠喜欢雪中送炭,不喜欢锦上添花啊,有个性。

    “木灵珠?小珠子?小木?以后继续。”林千蓝把自己的意思传给木灵珠。

    木灵珠往常一样缓缓旋转着,没有鸟她。

    林千蓝想念腾二了。有时,话多也是一个优点。

    五场挑战下来,林千蓝险险过关。

    她遇到的对手不是练气八层就是练气九层,特别是一位跟她一样兼修体术的练气九层,两人打成了拉锯战,最后是对手灵力几近耗尽认输。

    再看阡风那边,他所在的十一号挑战台跟她挨着,她不用过去就能看到阡风与人交战。

    简直是提不上交战,一招制胜。

    参加伍长挑战赛的一般是练气后期修士,可以说阡风的修为碾压所有来参加挑战赛的人,更不用说他还是个实力强横的剑修,挑战结果没有任何悬念。

    “走,去庆祝去!”林千蓝心情非常好。她深刻理解了那句“塞翁失马,焉知祸福”的含义,如果不是她被迫来到这里,不会得到含有元气的元珠,不会现木灵珠还能成为她的灵气库。

    她现在灵气元气的问题都解决了,怎不心情好?

    这会不是萧尧拉着她,而是她拽了下萧尧的衣袖,“琥珀城里有什么酒楼酒肆没有?”人多有气氛。

    萧尧看了眼林千蓝拽过他衣袖的手,以前的林千蓝从不会主动与他有接触,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本能地向后撤了下,“有。”

    林千蓝只稍拉了下就松开了,“那太好了。萧尧,一会让你尝尝我自己酿制的灵酒。”

    “好。”

    不用灵力化解酒力的话,灵酒更易醉。

    酒至半酣,林千蓝话多了起来,“……当初听到阡风说你是去虚天宗的路上失踪的,我还以为你是听到我的消息才去的虚天宗呢。还好不是,不然我会很内疚的。”

    萧尧听了,想说,我是,是因为对你心生爱慕才去找你的,却如鲠在喉,怎么也说不出来。

    他的酒力猛然消失,看着眼前的林千蓝,有一刻的茫然。

    在现阡风对林千蓝起了爱慕之心时,被人背叛之感,使他起了盛怒,才会逼阡风作出选择:他,或者林千蓝。

    林千蓝这无意的一句,让他思索起他对她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情来,只是一种得不到的执念,还是说当年的那种爱慕早已深刻入骨,经过多年的沉淀,愈地绵厚?

    昨天的盛怒已平息,他才能冷静地分析。

    他不得不承认,当年的爱慕依然存在,但现在对林千蓝,多半是一种执念。

    他能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地方,从最初步履艰难的情况下挺过来,这种执念功不可没。

    与其说因阡风对林千蓝起了心思而盛怒,不如说现自己最为信任的暗卫背叛自己,在盛怒中占的成分更大些。

    如林千蓝对他产生了陌生感,他在乍一见到林千蓝时,除了多年的宿愿终于达成的喜悦外,对现在的林千蓝也起了陌生感,在林千蓝拉他衣袖时,他会本能地后撤了下。

    怪只怪她与他分开太久。

    算上他在琥珀界过的这十年,他与林千蓝是隔了十多年没见,能很快认出她,还是因为她的大模样没变,又是跟阡风一起,让他判断出她就是林千蓝。

    可他亦不会否认,他对林千蓝的爱慕没他想象的多,却从没消失过,他喜欢那个有些直爽,有些好强,有些从容,有些漂亮的从前的林千蓝。

    现在的林千蓝,原来的那些让他喜欢的地方都依然有,还多了些他没见过的一面,既让他陌生,又感到新鲜。

    听阡风说到她可能有了喜欢的人时,他的心里刺痛有,可达不到让他痛苦不堪的地步。

    想他离开宗门时,萧家那位长老知道他离开的原因,叹息一声放他走了,说道,若他不能堪破情关,金丹难成。

    萧尧自嘲地提了下唇角,他都不知道他的情关存不存在了,还提什么堪破?

    他摸了摸胸前,在他的衣襟里装着那个已被时间侵蚀得泛旧的,绣着金麒麟的钱袋,无声自语,“你,还是以前的那个女贼吗?”

    ※※※※

    “住手!”

    林千蓝手顿都没顿,拔出那株成熟的赤叶沙参收进了储物袋里。

    赤叶沙参是琥珀界少有的灵药之一,可直接服用,也可炼制成丹药,可改善修士筋骨。

    赤叶沙参生长沙漠里,通常都是深埋于地下,很少有露出地面的机会。

    林千蓝是来到她最初掉下来的地方,看有没有与玉簪和腾二有关的线索时,现的这株赤叶沙参,因刚刮过一场风暴,正巧赤叶沙参的暗红的三角顶叶露了一个头,被她看到了。

    她刚用风卷术卷走赤叶沙参周边的沙子,就听有人喊‘住手’,住什么手?住哪门子的手!

    收罢赤叶沙参,她的拭夜化成鞭形拿在手上,转身面对来人。

    来的是两个人,一练气七层,一个练气八层。

    “把储物袋交出来!”

    “把赤叶沙参交出来!”

    两人同时喊,喊内容却不一样,练气七层的喊的是把赤叶沙参交出来,练气八层的想要的更多。

    到哪都会生打劫的事,不稀奇。

    “你们要不要商量好了再来打劫?”林千蓝嘲讽道。随即长鞭出手,袭向修为高的那人。

    一甩手,十多棵铁荆棘种子撒了过去,随即手指翻动,凭空长得十多棵数丈的铁荆棘来,围向两人。

    这还不算,两张二阶冰箭符抄到两人后方,百箭齐,箭箭对准两人。

    她出手太快,一样接一样,两人应接不暇。

    “啊!”

    “求——”

    一柱香后,林千蓝掐出一个流沙诀来,长鞭一甩,把死了的两人甩进了流沙坑里,一会就被流沙带入了地下。“你们该满足了,最起码我管杀还管埋。”

    她来了这里一个月了,每天都要打上至少十场,与元兽斗,与人斗,她的打斗能力迅提升,钧阙鞭法的上半部的十招鞭法,她已经练得很熟了,开始练习下半部的八招。(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