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玉簪消息
    林千蓝从两个人身上只反打劫出了一个两立方米的储物袋,里面有十多颗元珠,两颗狐元兽的元珠,其他的都是鼠元兽的元珠。『Δ』中Δ网ん.ん

    “真穷!”林千蓝嫌弃道。

    琥珀界野外的灵气几近无,所出产的含有灵气的东西少得可怜,也因此,这里的修士所能拥有的修真物品少得可怜,多数都只有一把剑,因为剑最容易炼制,还能一剑多用。

    这里的储物袋是用欢鹚元兽脖下的素囊炼制而成的,里面最大的空间只有十多立方米,最小的只有一立方米,因欢鹚元兽稀少,一半的低阶修士都没有储物袋。

    收拾好了,林千蓝的长鞭指着一个黄沙包说道,“非要我说声出来?”

    黄沙包说话了,“仙子千万不要误会。”

    黄沙包往上拱了几拱,黄沙纷纷滑落,从里面出来一个精瘦的修士来,贼眉鼠眼,哭丧着脸,半躬半蹲,“我比仙子来得还早,不是想打劫仙子。”

    修为练气七层,长得不怎么得,眼神倒不算猥琐,林千蓝问道,“那你躲在这里做什么?”

    “我是……”瘦修士眼光游移起来,“我是找……”

    林千蓝淡淡道,“编的好算你幸运,编的不好……”

    瘦修士想到用灵识探到的那两个修士的下场,“我说!我是来找离开的方法的。”

    “你一个月前就见过我吧?说吧,把你知道的都说说,别想着瞒我。”林千蓝长鞭化剑,在空中转了个弯,剑尖冲准了瘦修士。“从你是谁从哪里来的说起。”

    “我说,一定全说。”瘦修士怕过劲了,一屁股坐在了沙子上,“我叫钱骏,我爹跟仙子一样,也是从这上面掉下来的。”他朝天上看了看。

    钱骏从小就听他爹说云琅界面有多好多好,凡人住的地方的灵气都比琥珀城里的浓,到处是灵草灵花,还有妖兽,地域大到无边无沿,让他向往。

    他爹至死都没能找到回去的方法,他不死心,一直寻找着去云琅界面的方法,这里是他常来的地方。

    “那天你看到我从空中掉下来了?”林千蓝的剑尖往前送了送。

    关于来历的事,在第一天时,萧尧就特别提醒过她,不要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因为以往暴露出来的外来者,下场都不怎么好,不是被抢被奴使,就是落得个身异处。

    钱骏轻易地就说出他爹是外来者,只有一个可能,他知道她的来历。

    “看到了。”

    “那时你在哪?”

    钱骏指向左边,“最高的那个沙丘后面,后来仙子就往前走了。”

    不怪她没现,那边已出了她的灵识范围。林千蓝再问,“我掉下来之前呢?”

    “有个男修掉下来了。”

    “说完整!”林千蓝手里的拭夜幽光一闪。

    钱骏一哆嗦,“仙子掉下来之前还掉下来一个绿色的东西,那东西太小我没看清是什么。”

    “那绿色的东西去哪了?”

    钱骏指了指琥珀城方向,“往那里飞去了。”

    “你撒谎!”要是玉簪在城内,她就是感应不到玉簪,也该能与腾二联系上。

    钱骏举起右手,“我没有,仙子,我可以誓!那个绿东西就是往琥珀城方向飞的,一转眼就不见了。”

    “实话告诉你,那是我的法宝,如果真进到了城内,我不可能没有察觉。”

    “那,那我也不知道。”

    白影一闪,钱骏的脖子上多了条鞭子,勒得他脸开始涨红,大喘着气道,“仙子!仙子!松,松一下,我绝不敢再隐瞒!”

    白影从他脖子上退去,“我看你很敢。”

    “不敢了,绝不敢了。”钱骏摸了摸差点断了的脖子,他没想到这位仙子的鞭子法宝这般厉害,身上的防御符都给直接打碎了。

    “那东西在哪?”

    “可能,可能不在琥珀界了。”

    见林千蓝眼睛眯起,钱骏吓得差点被口水呛着,“咳!仙子,绝不是我胡编,那件绿东西是往琥珀城去了,它不是进城内了,而是往琥珀城的上空飞的,然后就不见了。”

    “你怎么判定它不在琥珀界的?”

    “是我推算出来的。”钱锁的脸上,不合时宜的显露出自豪的表情来。

    提起他推算的事,钱骏就显得不那么贼眉鼠眼了,让林千蓝看顺眼了许多,“那就说说你的研究。”

    “研究?可是研析追究之意?仙子这个说法妙!”钱骏拍手叫好。

    “少说废话!”

    “是,是。要说我的推,研究,那可多了,我现琥珀界面的空间有很多处都是不稳定的,经常会出现空间裂隙,可惜那些缝隙都太小,人不能通过,我用东西试过,元珠消失在缝隙里,鼠元兽被撕裂成了碎片,我就没有敢冒险。

    有一回我看到有只沙蝠兽飞到了城主府上空,然后就不见了,我就猜那里有个大的空间裂缝。仙子的那个法宝就可能进到那个裂缝里去了。”

    钱锁的说法倒是解释了为什么她找了近一个月,一点玉簪的消息都没有的事实,可她不能凭着他的几句话就轻易相信。

    “那你怎么没走?”

    钱锁垂头丧气,“空间裂缝有时有,有时没,就是冒险闯上去了,万一又没了,我不就死定了?”

    这个林千蓝知道,城主府的上空,无论是禁制内和禁制的,都不允许御剑飞过,违者格杀勿论。

    “不过……”他的头又抬起了一点,“我有个直觉,城主府上空的那个空间裂缝跟城主府有关系。我怀疑修到金丹期就能离开琥珀界的说法,就是指去了云琅界面。”

    琥珀界几乎没有灵气,也引不来劫雷,所以,这里的修士的最高修为就是筑基大圆满,等快要结丹时,就会被引渡到另一界去。

    但具体怎么引渡法,又是引渡到哪,都不知道,从琥珀界出去的修士没有一个回来过。

    林千蓝问道,“你怎么能确定那个空间裂缝跟城主府有关?我可不要空口无凭的说法。”

    空间裂缝就是空间节点,她有破空刃,不管空间裂缝多小,都能破开。(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