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收个小弟
    “……能吧。┡ 『『网%.Ω”钱骏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沓子纸来,“我可不是信口胡说的,这些都是我多年探察的记录,还有我自己的一些推断。

    关于城主府那里的空间裂缝,我只有过两次记录,要是能进到城主府里,就能确定了。我的直觉很灵的,我以前直觉的事都应验了。”

    林千蓝用灵识一扫,上面是记录了些时间、地点,后面跟着简要的描述,以及推测,还画了不少图,有是图纹跟阵法相似,有的是星图,她看不懂就是了。

    看最上面那页的时间,是二十多年前。

    钱骏在这点上没说谎,他不可能凭空变出这些手稿来。研究型人才啊,她收下了。

    林千蓝化鞭为剑,提在了手里,“你以后就跟着我了。”

    钱骏拿着那沓纸的手抖了抖,坐着往后缩了有半米,“我,我,仙子,我不能……”

    林千蓝刚才的定义错了,钱骏不是贼眉鼠眼,而是长就一副让人一见就想欺负的样子,她现在就想踹他一脚,然后就真踹了,“什么不能!我帮你交点数,你帮我研究城主府上那个裂缝!”

    钱骏听了后,呆望着林千蓝,“仙子让我跟着你,是让我找空间裂缝?”

    “不为了这个,难道还指望着你帮我打元兽?”

    钱骏一猛子站起来,“我这就跟仙子走。”他正愁不得不出来弄元珠,耽误了他对空间裂缝的推算,林千蓝的提议,他求之不得。

    林千蓝猛得想到之前钱骏为何拒绝时说不能了,气得上去又是一脚,踹得钱骏退了几步,“你倒是想的美!侍君你个头!”这厮是以为她要让他当她的侍君,他倒是敢想!

    还敢拒绝!

    呸呸!不拒绝她还等着他同意?

    她都快气糊涂了!

    钱骏知道自己刚才是想差了,连忙谢罪,“仙子息怒啊,不是我乱想,是因为我是水木双灵根,以前就有女修想与我双修来着。”

    水木灵气都是较温和的灵气,有金火灵根的修士,最喜欢找这两种灵根的修士双修,以与自己体内的灵气相平衡。

    “就你?”林千蓝仔细打量着他,想到一个可能,“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马上马上。”钱骏往脸上一抹,手中多了一个淡蓝色半透明的小圆球。

    再看钱骏,变了模样,长眉细眼,谁人面前都可论个清秀。

    林千蓝还以为他长得有多好,才会遮住本来面目,原来就是个比一般稍好点的长相,还没帮她打理洞府的武东长得好。

    不管怎么样,林千蓝气消了点。

    人之常情,被一个丑八怪惦记,和被一个长得还不错的人惦记,前者会让人感到恶心,后者会觉着自己魅力还行。

    她的视线落在了那个小圆珠上,问道,“那是什么法宝?”

    钱骏看她没有贪婪之色,放下了心,“这是用海里一种妖兽的皮炼制成的,是我爹从云琅界面带来的,后来就留给了我。它只有易容的功能。”

    “收起来吧。”林千蓝没兴趣了,脸色又一肃,“不过,要是我知道你敢隐瞒,那可别怪我不客气!”

    林千蓝剑上半空,向下一斩,沙地被剑气冲开了十数米深!

    钱骏倒吸一口冷气,这位仙子的法宝,怕是连城主的都比不上,可能是他只听说过没见过的灵器!

    不过,金主越强越好,那他就不怕金主出事,他又回到必须自己赚点数的状态。

    “我誓,绝不会隐瞒仙子。”

    林千蓝带着钱骏回到了城内,帮他付了三天的点数,三天后再找她要。为了减少麻烦,钱骏还是戴上了面具。

    她回去一会,萧尧阡风两人也从外面回来了,看到她,说道,“你回来的正好,一起去堂内。”

    前天,最后一场伍长挑战赛后,林千蓝和阡风成为了伍长。

    每个伍长分别归属于琥珀城的四个都总,可自由选择加入哪一位都总属下。

    林千蓝和阡风当然选择跟萧尧站在同一个战壕内,今天是去正式加入的。

    四个都总分别执掌孟章、监兵、陵光、执明四堂,四堂分管东、西、南、北四个城区。

    萧尧所在的是监兵堂。

    三人没有御剑,跟着萧尧拐了几个弯后,拐到了一处宽敞的大路上,进了一栋琥珀城为数不多的两层楼阁内。

    进来之前,林千蓝看到楼门前挂着一个匾额,上写着“监兵堂”。

    迎门进去是一个大厅,里面已有三人,一人坐在厅内主座下方的座椅上,另两人站立在两边,三人在说着什么。

    坐着的那人是位女修,看到萧尧进来,浓艳的脸上娇媚一笑,“萧千目,好几天都不见你来,怪想念的。”

    萧尧只对她客套地点了下头,“夏千目。”

    “先别急着走啊。”夏千目对萧尧抛了个媚眼,“我有个环鳞兽的消息,绝对可靠。想拿来与萧千目做个交易。交易什么,萧千目懂得……”

    林千蓝瞄了眼那位夏千目,约摸三十多岁,有着几分姿色,妆容浓艳,看向萧尧的眼光含着不加掩饰的情|欲,不难让人猜出她所说的交易是与什么有关的。

    监兵堂今年猎取环鳞兽的任务是萧尧接的,共需上交五只环鳞兽的汁囊,还差两只,萧尧这段时间主要都在忙这件事。

    这位夏千目是在用环鳞兽的消息当诱饵,明着引诱萧尧。所谓投其所好,这诱饵下的比较正确。

    可她太看低萧尧了。

    萧尧脸色微沉,拒绝道,“不必!”便往大厅的右边走去。

    夏千目又看着阡风说道,“这样好了,我就吃点亏,把你的这个手下让给我,怎么样?”

    萧尧停下,目光冷然,“你配?”

    夏千目当即羞怒,臂上缠着的红绫法宝离身,直击向站在萧尧旁边的林千蓝。

    萧尧的乾阳剑和阡风的容辛剑同时拦下了红绫。

    看她修为低好欺负是吧?林千蓝心下冷笑。

    “嘭!嘭!”

    刺目的雷光闪了两闪,再看夏千目,焦黑脸,一只手臂不知去向,胸口一个大洞,坐下椅子不见了踪影,地上一堆黑渣。

    那位夏千目已是气断魂消。(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