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两个修炼体系
    令林千蓝高兴的是,紫气珠这次同样一点都没阻挡她的进阶。中┡网*.ん

    她进阶到练气九层完全是个意外,的时候,在丹田内再也储存不了新的灵力的时候,直接进阶,她都没做准备,修炼着修炼着就进阶了。

    当时紫气珠没有任何行动,可以说连动都没动,任由着她丹田内的灵气进阶。

    经了那次,她就预感,紫气珠将再也不是她进阶的一项障碍,事实证明,她的预感是对的。

    紫气珠已独立于她的丹田,与她的灵力修炼体系再无瓜葛。

    等于说,她现在体内有两个修炼体系,一个是灵力,一个是元气,二者原本交杂在一起,现在彻底分开,互不影响。

    再看紫气珠,五年前的与现在不可同日而语,现在的紫气珠看上去就是个实心的珠子,林千蓝弄来的元珠基本都供它这个无底洞吸收了。

    她的《天衍雷决》已修炼到了第四层,以灵力修炼体系划分,她的元气修为相当于筑基初期。

    可她明白,她的元气是不能以灵力修炼体系来论的,以她的感觉,现在她用御雷魔杖出的雷球,威力在金丹层次。

    御雷魔杖现在真真正正成了她秘密武器,一出手就死人的那种。

    她小得意地同时,也在不断的摸索着,如何控制出的雷球雷刃的强度的问题,现在有点眉目,却还做不到自如控制。

    紫气珠不再找麻烦,接下的事就容易了,只管稳定修为。

    她得感谢师父让她早早改修了木源决,筑基之后无需改修功法,不然她被困在这片并不广阔的界面内,上哪去找本上好的功法去?

    可惜琥珀界面没有劫雷,连岫云都没有,不知道自己是普通筑基还是完美筑基,见识过阡风完美筑基美景的她,未免遗憾。

    又两天,筑基期的修为稳定之后,她把灵识探向素镯空间。

    丹药架子上筑基期适用的灵丹都能取用了。

    她一一看过,都是上品丹。

    不止有修炼用的灵丹,还有一些特殊用途的丹药。

    换形丹,改换身形面貌,非高她两个大阶的修士不能现。

    还阳丹,疗伤丹的升级版,无论多重的伤,哪怕是刚刚断气,只要神魂没消散,就能救回来,几乎算得上起死回生。

    但药效过强,达不到筑基期身体的强度,都不可服用,所以洛冰娘亲才把此丹放在筑基期的架子上,怕她误服,真个是用心良苦。

    焚炎丹,一种毒丹,服用后如坠落溶岩,烈火焚身。还带有两瓶百粒的暂时控制毒素作的解药,和一瓶十粒的真正解药。

    林千蓝用灵识放回到了架子上,估计她用不着,就放到了最里面。

    用灵识抓起了另一种,祛厄丹,协助祛除心魔的,十分难得。

    如此种种。

    看完了,心里有了数,收回了灵识。

    她又拿出了拭夜,心动剑动,拭夜悬在她的前方,忽地剑身青光大放,尽是厚重之意,她感觉周身的空间都要被压实了。

    林千蓝方才知道,当年她能从柳妍惜剑下逃出,是怎样悬于一的一件事,没有师父给的符宝,她的灵符再多都枉然!

    练气期跟筑基期没法比!

    之前她用拭夜,无论是剑形还是鞭形,都不出成形的剑气、鞭意来,这一筑基,拭夜剑成形了厚重与绵长的剑气。

    她再用拭夜剑御敌,除了自带的剑刃的锋利特性外,她又能用厚重的剑气压制对方周身的灵气,使其动作放缓。

    她抚摸着拭夜的剑身,自感与它的联系也更紧密了许多。师父说拭夜还能进阶,现在应该算它进化了一小点吧。

    打开房门,第一眼看到的人,不出所料是萧尧。

    萧尧一手搭在门框,笑容中带点浅浅的痞,“恭喜,女贼。”

    萧尧在外上位者十足,对她却跟在谭家一样不掩饰本性,有时还会在她跟前犯赖,比如赖她一顿饭,赖她一坛灵酒这种。

    与萧尧在一起,总让她有种她与萧尧是青梅竹马的错觉,虽然事实上她只与他‘青梅’了几个月而已。

    比如萧尧有时还是会拉着她的手腕,不那么频繁,不会在人前,只要她略一皱眉,马上就会放手,让她轻易地就又接受了他的这个改不了的习惯。

    萧尧偶尔的对她撒个娇啊耍个赖之类的行为,因有大师兄的‘恃宠而娇’在前,没觉着萧尧的行为有多突兀,还有种被人依赖的成就感。

    但多数都是萧尧对她照顾颇多,无法一一罗列。

    五年来,她与他相处的越来越自在,有如——兄妹,嗯,或者是姐弟。

    林千蓝学他的样子笑着,“谢了萧尧。”

    萧尧一下笑出了声,“女贼,你学的不像。”

    林千蓝挑起眼角,“那请萧千目再给我示范一个看看?”两人说话随意惯了,随便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是常有的事。

    这时,萧尧后面有个人头往上一窜,“林千目,我也有喜事告诉你!”

    是钱骏那个欠打的,因萧尧身形高大,他看不到林千蓝,就地向上一跳,从萧尧肩头上方露了下脸。

    萧尧眼眸微眯,随手向后一挥,只听钱骏“哎哟”叫了一声,接着“扑通”,不用看,钱骏不是坐个屁股敦就是摔了个仰八叉。

    得,钱骏又被揍了。

    不是林千蓝一个人觉着钱骏欠揍,这五年来,钱骏被人不知揍过多少回,但都没下狠手,基本都是踹他一下,隔空摔他一跤这种。

    揍他的人包括:萧尧、她手下的几个百夫,甚至一直隐藏存在感的阡风都摔过他,这还是在钱骏基本不出去乱晃的结果。

    真不知道钱骏以前是怎么活过来的,但据说自从二十多年前他爹死了之后,他一心研究空间裂缝,很少与人打交道。大概是这样才没被人打死吧。

    钱骏归罪于他爹给他留下的不能改模样的丑面具,让人看不顺眼。

    林千蓝没好意思告诉他,主要是他气质问题,总给人一种‘太好欺负了,不欺负他对不起自己’的感觉。(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