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怒其不争
    钱骏坐在地上喊,“林千目!我确定那个空间裂缝跟城主府有关了!”

    林千蓝看向萧尧。 Ω中Δ 网ん.『

    萧尧已收了笑意,“他五日前告诉过我此事。”手抬了下,又放下,无奈地让开身,“问吧。”对钱骏这个破坏气氛的高手,他真想摔得他看不出人样。

    林千蓝看到钱骏时,他还坐在地上,对上林千蓝的视线,钱骏露出再见知音的惊喜。

    主要是这五年林千蓝想着让他好好研究空间裂缝的事,忍住没对他动过手,让他认为林千蓝是他的命里贵人。

    “城主府上空的空间裂缝是人为的,我推测是有人跟我一样在寻找离开琥珀界的方法。”谈论起他的研究来,钱骏相当正常。

    林千蓝在闭关就听钱骏说过,但当时不确定是不是人为。

    林千蓝转头对萧尧说道,“看来我们必须住进城主府才行。”

    住进城主府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成为城主。

    “嗯。不用担心,这次的都总我们势在必得。”成为都总,才有成为城主的资格。

    林千蓝不担心,她与萧尧,加上阡风,就占了监兵堂五个千目中的三个,淘汰掉另外两个也很容易,只出动筑基中期的阡风就能做到,两个挑战都总的机会就归他们三个了。

    唯一不好对付的是现任都总,筑基后期接近大圆满。

    林千蓝打算在争夺都总战时,她先上场。

    她是出于对御雷魔杖威力的强大自信。

    除非对战的两人本身就不对付,争夺赛很少会有人下死手。

    因为这次不能上位,下次还有机会,都生活在同一个城内,相互间不说熟识,大都脸熟,没必要争个你死我活。

    她与刘都总五年来相处的还可以,没什么冲突。她不会对他使用雷球雷刃等杀伤力太大的雷术,她会用范围大强度小的落雷术,只会伤人,还不容易躲。

    她五年前就现,凡被她的元气雷术伤着的,现有的疗伤药都不大好用,伤势恢复的很慢。

    只要能伤着刘都总,就算她不能赢,接下来不管是阡风还是萧尧出战,胜算都大。

    林千蓝又问钱骏,“还有什么现?”

    钱骏沮丧道,“沙漠上空,还有水围村上空的空间裂缝都彻底消失了。”

    水围村离琥珀城有二百多里,是个凡人村落。

    “这么说,只剩下城主府上空一个空间裂缝了?”是个坏消息。

    钱骏没断了对沙漠上空那个空间裂缝的观察,两年前他现那个只能往下掉东西,不能往里进的裂缝有闭合的趋势,现在是彻底闭合消失了。

    林千蓝给了自己五十年的时间,如果五十年后还找不到玉簪及出去的路,那就试试来她掉下来的那个空间裂缝能不能回去,尽管钱骏说那是个单向的,不可能从那里离开。

    现在好了,没了让她试试的机会。

    钱骏纠正道,“也不能这么说。其他地方可能还有,只是没现。啊,还有,我最近现城主府的那个空间裂缝可能有两个,我不知道你的法宝进了哪个裂缝里。”

    筑基成功的喜悦已被钱骏刚才的话冲淡了许多,他的最后一句,让林千蓝剩下的那点喜悦都没了,光剩下烦恼了。

    她的破空刃只能用一次,万一选错了,那腾二和她的玉簪还是找不回来。

    萧尧冷冷地扫了钱骏一眼,“说完了就回去!”

    这大概就是钱骏总遭人打的原因之二。

    他总是不合时宜地说些大实话,在别人正高兴的时候,当头泼盆冷水,让人不痛快,忍不住就想揍他,他却一脸的我不懂你为什么会打我的表情,更能挑起人的火气。

    钱骏这会就是,不懂萧千目为什么会生气,可他学乖了,不想留下来讨打,嘟囔着“本来就是,还不让人说实话了”,爬起来进了他自己的房间。

    林千蓝成为千目后,就搬进了分给她的院子,因千目的院子里可安排两个手下,她让钱骏住了进来,方便随时知道他的研究成果。

    林千蓝没隐瞒萧尧和阡风她有破空刃的事,五年来,他们三人有空就带着钱骏去寻找空间裂缝。

    好消息是,所有可能出现空间裂缝的地方,都在离琥珀城方圆三百里的范围内,他们可以当天返回,不用在外过夜。

    琥珀界多大,没有探完过,探到千里之外全是望不到边际的黄沙。

    因腐蚀之气的存在,没几个修士敢深入黄沙太远,有不信邪的,留下魂灯进去,一夜之内魂灯准灭。

    不会被腐蚀之气侵蚀的凡人曾走进去过,不是再也回不来,就是走了很多天后又莫名其妙地回到了原地,说是除了黄沙就是黄沙,什么都没有。

    所以,有关琥珀界的大小一直是个谜。

    碍眼的走了,萧尧微笑道,“你等着,我有一样东西要送给你,庆贺你筑基。”

    让她等着,那东西就是不能装进储物袋的,林千蓝问,“什么东西?”

    “你等着就是。”

    萧尧出了院子。大概是他传了音,阡风没跟过去,守在院子的一角。

    “阡风,你知道萧尧要送我什么东西吗?”林千蓝明知阡风说出来的可能性不大,可她还是问了,五年来,阡风跟她之间,可以用几乎没说过话来形容。

    阡风一如她所料的,没有回答。

    林千蓝突然有点厌倦了这样的阡风。

    可能不是突然,而是五年来的累积。

    在落烟峰时,虽然阡风对她总带着点尊重,但好歹在其他事上、对待其他人方面都正常,就是面对她师父时,也是应对自如。

    哦,还会与她说些闲话,对她生气,对她冷战。

    可这五年来,阡风除了听萧尧的命令行事外,她甚至没单独见过他,没单独跟他说过话,因他的修为高,隐在一旁的时候,她时常会忘记他的存在。

    她自认是把阡风当朋友看的,可阡风这样子哪里把她当朋友了?

    她原先还很赞赏他对萧尧的忠心,现在她对这种忠心起了厌倦。

    大概是怒其不争。(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