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心不知所往
    不说林千蓝前世生长在一个标称人人平等的社会里,就说云琅修真界的修士,包括现在的琥珀城,少有实力强还甘做人家奴仆的。『中 Ω『Δ 网』.

    阡风偏就坚守着那点忠心。

    而且,她早从江沅那里得知,萧尧曾提过要以萧家规矩,革除阡风暗卫一职,恢复他自由的身份,只要他个心魔誓,不把萧家隐秘说与外人就行了,可当时阡风拒绝了,说此生都是主子的暗卫。

    她心里一直明白,阡风怎么选怎么做,于她,说好听点就是,“干卿何事?”说不好听的,就是“关你鸟事?”

    可她就是烦了。

    心里厌倦,多少带出来点情绪,“阡风,你这样子我一点都不喜欢,十分的不喜欢,如果我不拿你当朋友,你没做过我的朋友的话,我不会说这些,你听进去也好,听不进去也好,我还是要说。

    我只问你,阡风,你为什么要修仙?做你一辈子的凡人暗卫不更好?你问问你背上的容辛剑,它要的主人是什么样的?不会你现在这个样子的吧?”

    容辛剑的剑气是那般锋芒毕露,那就不信,有灵性的容辛会喜欢一直活得悄无声息的主人?

    见阡风半垂眼帘不语,林千蓝感觉自己就是个瞎操心的。

    空挥下手,不再看他,“唉,算了,你自己选的路你自己走吧,我以后不会再说了。”

    半天,阡风开口道,“恭喜。”

    林千蓝更来气,话里带刺,“别介,我承不起你的恭喜。”

    阡风心甘情愿地做主子一辈子的暗卫,也答应主子不再对林千蓝起心思,五年来,他基本做到了,可这会听到林千蓝的讽刺的话,心里还是受不了。

    主子从没说过不让他与林千蓝说话,可他怕接触多了,会把他曾起的心思从心底翻出来,所以才会有意避开。

    他想说,他只在有她在的地方才会隐起所有的情绪,但不能说。

    可他也不愿意林千蓝不喜,轻轻说道,“以后,会改。”

    “呵~”林千蓝表示不信,“真不知道你这个千目在外面是怎么当的。你这样累不累?”

    三年前,有个百夫意外死了,阡风夺取了百夫的位子,两年前挑战成功,成了千目。

    每个千目都各领一摊,相互间基本没有重叠,所以公事上她基本与阡风没遇见过。当然,她也有些怀疑阡风是在故意避开她。

    阡风不认为他选错了,在他快饿死时,被萧家人救了,他就誓一辈子效忠,人心易思变,他坚守着那时的誓言,不愿变。

    他也不是一点都没变,当主子说只让他当一百年的暗卫时,如同解开了他心中的道德枷锁,让他轻松,对主子更为感激。

    一百年后,他不再是主子的暗卫,但也绝不会做出对不起主子的事,那个念还是,放弃了吧。

    院内禁制打开,一阵“啼嗒啼嗒”轻快而有力的,敲打地面的声音,打破了院内压抑沉闷的静寂。

    啼嗒声进了院子,一只漂亮的大兽映入林千蓝的眼帘。

    此兽似马非马,额前有两只角状突起,全身银灰色的皮毛,光亮顺滑,四只雄壮有力的长腿上生有白色的云纹,非常吸收人的注目。

    “铰云马!萧尧,你什么时候得到的?”

    铰云马,比环鳞兽还要稀有的一种元兽,生长在南边一处几百里长的地堑里,地堑深而险,里面可以用千沟万壑来形容,想进去找只铰云马,相当困难。

    而且铰云马也不是那么容易驯服的,所以整个琥珀城都没有几匹。

    因元兽不是灵兽,不能被契约,只能跟普通凡马一样进行驯服。

    萧尧摸了摸铰云马的头,“十天前。我送给你的筑基贺礼。”

    “萧尧,你真太让我感动了!”不用说,这匹铰云马十有**是萧尧自己抓的,嗯,阡风也会帮他,但林千蓝了解萧尧,不是他出了大部分的力,他不会功劳自揽地说是他送的。

    萧尧扬了扬缰绳,“想骑出去转转吗?”

    “当然要去!”

    “现在它与你还不熟,我带你一起。”萧尧翻身上了马,对林千蓝伸了手,“来吧。”

    林千蓝扫了眼阡风,纵身坐到了萧尧身后。

    等林千蓝坐上,铰云马慢慢出了院子。

    阡风没有跟去,多少次目送两人一起离开了,可每次都是心不知所往。

    钱骏出了屋,看到阡风一人站在院内,突然问道,“容千目,你是不是喜欢林千目啊?”

    阡风对外的名字一直用的是容辛,是萧尧坚持的。除了林千蓝的事外,萧尧其实已在放阡风的自由,也不让他在外人面前对他称呼主子、下跪。

    钱骏的话让阡风心里咯噔一下,他厉色地看着钱骏,“不要乱说!”

    钱骏“切”了一声,“不是就不是呗,那么厉害做什么?我说萧千目,萧千目都没生气。”捡回刚才因摔倒掉在地上的一个黄色石块,转身又回了屋。

    被钱骏无意说破了心思,阡风心绪有些乱。他做的不够好,目送两人离开的行为,他不会再有。

    出了院不远就是大路,上了大路后,萧尧一纵缰绳,铰云马小跑起来,啼嗒声声。

    路人听到铰云马的马蹄声,便都避开,拥有铰云马的都是高阶的修士,他们惹不起。

    铰云马跑起来非常平稳,林千蓝坐在上面都不觉着颠。

    城中有两间酒肆,一间城东,一间城南,城南酒肆坐落于城内唯一一个水塘南岸。

    行到酒肆前,萧尧问林千蓝,“我们去水阁坐会?正好庆祝你筑基。”

    酒肆的座位一样分等级,一楼是谁都可以去,二楼是雅间,是专为百夫以上身份准备的,普通修士出再多元珠都不得上去。

    酒肆在靠水的一边建了个高台,设了几处座位,称为水阁。

    跟着百夫,普通修士可以进雅间,而水阁只允许百夫以上的身份进入,随从都不可跟进去。

    林千蓝一个月没吃寻常食物了,想念起食物的味道来,“好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