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城主轮流做
    林千蓝又举起那个木杖,回过劲的袁城主来不及起来,躺在地上朝林千蓝挥动双手,“林千目,有事好说!”

    他可不是王命等人,以为林千蓝有个一招死人的法宝,是以讹传讹,他对此事知道的很清楚,早就觊觎,想着玲儿夺舍后法宝自然归了他们,所以才没有下手抢。Ω  『中Δ  网Ω.

    反而出面警告了下属一众人,不得对林千蓝的法宝下手,为林千蓝省了诸多的麻烦。

    今天林千蓝又是一招,弄死了筑基中期的王命,消息即刻就传到他的耳里,他兴奋地按捺不住,提前进行了夺舍计划。

    谁知瞬息间,事情已不在他的掌控中。

    他低估了此法宝的威力!

    什么玲儿,顾不上了,自己的命要紧。

    见林千蓝手杖往上又举了举,袁城主急道,“且慢!林千目!我有离开琥珀界的方法!”

    林千蓝的御雷魔杖往下落了落,“倒是个好筹码。”

    在这个琥珀界,她一杖在手,无人能敌!

    琥珀界的几乎所有法宝,或多或少,会掺有元兽的骨鳞皮牙等物,以增加法宝的硬度。

    而林千蓝用御雷魔杖出的元气雷术,正是元兽材料的克星。

    琥珀界修士修为最高是筑基大圆满,只要林千蓝能护好自己的周身,几乎是无敌于任何人!

    所以她才会以身犯险。

    半个时辰前,她与萧尧、阡风三人顺利进入了城主府,在通道城主府议事厅的石径上,三人前脚挨后脚,结果她一步迈进了这个四下封闭的房间,萧尧、阡风不知去了哪。

    她觉察到石径上的阵法了,看出是一个幻阵,石径其实不是通往议事厅,而是通往一个传送阵。

    城主府越来越可疑了,她传音给萧尧,决定进入传送阵内。城主当街请她来的,不会是打着杀了她的主意,不是为了她身上的法宝,就是为了她本身。

    萧尧和阡风那里她不担心,有屠敖辨识气息的天赋能力,一个普通的幻阵困不住他们。

    被传送到这个封闭的房间后,她的身形就被阵法禁锢住了,她没有选择及时脱身,而是将计就计,用的好了,她就不用再费心费力的争夺什么都总了。

    袁城主真是配合啊,接下来的事,按她所想的一步步进行下去了。

    林千蓝从素镯空间里拿出一个玉瓶来,倒出一个丹丸,扔给袁城主,“吃了!”

    她原以为素镯里的焚炎毒丹对她没什么用,真是不经念叨,一天没过,就用上了。

    袁城主不想吃,可刚才被那雷劈的现在半身都还麻木,以那雷恐怖的威势看,是林千目没下死手的结果。

    袁城主在死与赖活着之间,选择了赖活着,吃下了那个丹丸。丹丸入口即化,都没给他作弊的机会。

    停了一会,没有什么感觉,袁城主从地上起来,富态的脸上笑肌全动,“多谢林千目手下留情。”

    “是吗?”林千蓝静静地看着他,“要是你知道你吃的是什么,就不会这么说了。焚炎毒丹,作时如身处岩浆,一个时辰内没有服下解药,丹田焚毁,两个时辰没有解药,焚毁的可就是整个人,包括神魂。”

    郝破江全身微微抖了下,怎么着他也是活了几百年的,镇得住,脸上笑肌收了下又放开,“一定听从林千目吩咐。”

    “嗯。一个月服一次解药,保你没事。不怕告诉你,乱用药解毒的话,毒提前作,说不定解药就不管用了。”

    郝破江气息顿了顿,活的时间长,他还是个三级炼丹师,本想着自己试着解毒,林千蓝的话让他不敢轻易尝试了,他不认为林千蓝只是在诳骗他,彻底安分,“明白。”

    林千蓝问,“你也夺舍过,原名叫什么?”那个设有夺魂阵的圆台有些年头了,再看两人的动作也不像是第一次启用。

    袁城主笑肌僵硬,“是。我本名叫郝破江。”

    “郝破江,上上任的城主,上任城主叫李玉珠,就是想夺舍我的那个‘玲儿’?”

    因需要了解城主府,林千蓝查阅了有关城主府的资料,顺带着包括最早及最近几任城主的名字。

    “是,是。”

    “城主轮流坐啊……”

    那个‘玲儿’的神魂颜色比正常修士的神魂要淡很多,一般是神魂不稳的表现,难道?林千蓝突然问,“历任的城主最多夺舍过几次?”

    “一……三次。”瞥见林千蓝手里的木杖有举起的趋势,郝破江脸上汗直流,“真是三次,三次是极限了。每夺舍一次,神魂就弱上一点,到第四次时,神魂已经无法出体了。”

    意思是散黄了呗。据林千蓝所知的云琅界典籍上记载,修士只可夺舍一次,在琥珀界这里,却是违背了这个常识。

    “你夺舍了几次?”

    郝破天答道,“一次,黄玲是两次。李玉珠原叫黄玲。”

    那黄玲神魂颜色偏淡的原因找到了。

    林千蓝命令道,“把大阵撤了,别从中动手脚,到时就是看你的手快,还是我的雷快!”

    “不会不会。”郝破江拿出一个阵盘来,在阵盘上拨弄了几下。

    房间的一面墙消失了,连通了一个大厅。

    林千蓝示意郝破江先走,郝破江毕恭毕敬地在前面领道。

    大厅一端有个通道,通道另一端侧面有门相连,现在那个门大开。

    等让林千蓝等多久,萧尧和阡风从那个门里走了进来。两人手里都提着剑,剑意俱都没全消散,看样子是经历了一场不太轻松的厮杀。

    “没事?”萧尧问。

    “嗯,你们呢?”

    “也没事,杀了两个不长眼的筑基。”萧尧顺便瞄了眼郝破江。

    郝破江全身一凛,死的那两人应该是另两个历任城主,一个筑基中期,一个筑基后期。这世道怎么了?怎么这么多厉害的筑基初期?

    萧尧走到林千蓝跟前,调侃道,“我是否该恭喜你成为城主?”

    林千蓝想都没想,“副城主吧,城主还由这位郝破江当着。”

    当城主对她没什么吸引力,只要对城主府有掌控权就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