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相爱相杀
    万物相生相克,红蚀雪五年下一次,褚青汁液的防护年限也是五年,所以,每年琥珀城都会布下猎取环鳞兽的任务,就是为了应对五年一次的红蚀雪。Ω Δ 网

    在红蚀雪来临的前十天,城内的灵气就只出不进了,灵气本就稀薄,经过十天的消耗,基本就不剩下多少,关了禁制也不浪费。

    城内灵气少了,修炼所需耗费的元珠就增多,是以,每当红蚀雪到临前的一个月,几乎所有的修士从早到晚都在城外面猎取元珠,以供修炼所需。

    林千蓝三人也是每天出城。

    六年来,郝破江一直很配合,特别是得知他们的意图也是想离开琥珀界之后,由原来的不得不,变成了心甘情愿地听从他们的吩咐。

    三人除了修炼外,基本都在城外猎取元珠,主要是为林千蓝存的。

    阡风也知道了林千蓝能吸收元珠的事,自从那天林千蓝对他火后,他改了许多,不再避着她,该说的会说,该做的会做。

    他有屠敖帮忙,得来的元珠更多,除了供自己和屠敖修炼的,其余的都给了林千蓝。

    林千蓝也不白要,换算给他灵丹和灵石,他也都收下。

    今天他们出来是为了寻找环鳞兽的老巢的。

    环鳞兽贪吃,数量少,但只要在它爱吃的食物附近蹲守的话,有一定的几率就能现它的踪迹。

    若是想找到它的老巢,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环鳞兽吃饱后,会睡上两三个月,醒了才出来找吃的。环鳞兽感官敏锐,很难跟踪它回它的巢穴中。

    环鳞兽的老巢深埋于地下,深及千米,甚至更深,一身坚硬的鳞甲,让它们有了善于钻洞的能力。

    而且,它们的老巢是没有固定的洞口的,通常会设在某个水泽内,出来之后,把会把洞口堵上,等回来,会现开一个洞口进入老巢,边进边用水泽下方的泥沙堵住。

    流动的水会带走它留下的气息,让人难以确定它的具体位置。

    他们能,因为他们有个能辨识气息的屠敖当帮手。

    “阡风。”

    “是。”阡风把屠敖召了出来。

    顿时,七八丈长的紫色大蛟翻旋在空中。

    屠敖出来后,闻到萧尧的气息,大口一张,萧尧头顶凭空下起了雨。

    萧尧淡定的站着,他的头顶似有个无形的伞,雨水纷纷从旁边滑落,没有一滴浇到萧尧身上。

    每次屠敖见了他,总会往他身上浇雨。

    “屠敖!”阡风绷起脸。

    屠敖的蛟尾拍在旁边的一棵大树上,“咔!”“咚!”大树被拦腰折断,“我就看他不顺眼。”说完用它的铜铃眼瞪了瞪萧尧。

    它与阡风订下的是平等契约,阡风等于是它的兄弟,萧尧是阡风的主子,岂不是说连带着成了它的主子?

    这事让它非常气不顺。

    可阡风说过,如果它敢伤害到萧尧,他就杀了它,杀不了他死。

    它看阡风不是只说说,而是玩真的,就答应了阡风,不对萧尧下杀手。

    不能杀不能打,那还不能气?气跑了正好。

    萧尧没有如它愿地生气,反而一笑,“可惜了,你看我不顺眼,也拿我没办法。”

    气得屠敖的大嘴又张开了,阡风制止,“屠敖!”

    “知道。不就是找个环鳞兽吗?”屠敖一甩头,“那边——”

    林千蓝在萧尧让阡风放出屠敖时,就远离了萧尧,抱臂站着看戏。

    都十一年了,屠敖不厌其烦地,见了萧尧不是朝他身上浇雨,就是往他身上砸水箭,每次都是这样开始,这样结束。

    屠敖与萧尧的第一次见面时,屠敖听到阡风叫萧尧主子,怒不可遏,上前对着萧尧就是一爪,萧尧没让阡风制止屠敖,而是应战。

    两者打得简直是天昏地暗。

    屠敖化形失败后,修为跌落到只相当于人修筑基后期的实力。

    萧尧呢,虽是筑基初期,但他有的是法宝和灵符相助,手里的乾阳剑的火属性,正好克屠敖的水。

    两者在不痛下杀手的情况下,旗鼓相当,直打到两人灵力耗尽,方才作罢。

    至此后,屠敖见萧尧就是一头浇,看他就没好声气。

    好在屠敖为了恢复修为,基本上都在灵兽袋内休眠,两者见面的时间并不多,此种情景并不是天天见。

    林千蓝以为,此行为变成了屠敖的一种爱好,哪天萧尧真不在它眼前出现了,它会思念成疾。

    林千蓝低头闷笑,“相爱相杀啊……”

    “是吗……”

    林千蓝抬眼正与萧尧双目相对,她机智地说道,“是啊,张宗海和焦铭两人经常争吵,却又总一起出去,两人的关系,真个是,嗯,相爱相杀。”

    萧尧总结,凡林千蓝双眼略睁大,一眨不眨地用着真诚的表情说的话,都是胡编的瞎话。

    此时的就是。

    不了解她的人可能会被她蒙住,但他不会,他了解林千蓝胜于自己。

    没等他说什么,林千蓝就心虚地催促起来,“萧尧,阡风他们都走远了,我们快点,不然就赶不上了。”

    萧尧也不想揭穿她,两人往前赶去。

    屠敖带他们来到一处深谷。

    深谷内是没有水的,屠敖笃定从深谷往下挖就能挖到环鳞兽的老巢。

    屠敖幸灾乐祸道,“不深,三百米吧。”

    说好了它只管找地方,挖洞的事就落到了三位人修身上。

    阡风看了它一眼,“屠敖,我们赶时间。”

    屠敖悻悻地瞪了眼萧尧,“算你走运!”它本想看萧尧挖洞的儿狼狈样。

    又往前带了带,来到深谷的一角,“这里,往下挖十多米就有一个通道,通道里有环鳞兽的气息。

    阡风道,“主子,我先来。”容辛剑在上空化成一丈多长的大剑,剑气足有十丈,阡风一指大剑,大剑疾刺而下,出“噼啪”的破空声。

    刺入地下后,所到之处,泥土飞溅,一个地洞渐渐成形。

    等阡风自觉剑气下方一轻,就知道连通到了屠敖所说的通道了,召回了容辛剑。

    进了通道,三人都看出了蹊跷,这条通道有人工的痕迹。(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