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 中了幻术
    通道不全是人为的,而是有人在天然通道的基础上,做了连通及整修。网 .

    看痕迹已模糊,通道存在的年代应该非常久远。

    通道曲折朝下,有的地方是垂直的,浅点的直接跳下去,深点的御剑下去,路上遇到的蛇虫鼠蚁,都被走在最前面的阡风随手灭了。

    这让化成小蛟,盘在阡风肩头的屠敖颇有微词,凭什么总让阡风干活?

    它冲着走在后面的萧尧瞪眼吹须,可换来的是萧尧挑眉淡笑,气得它哟,冲着前方通道的就是百道水箭,定死了几只逃得慢的蜈蚣,方才出了口恶气。

    走了不短的时间,他们深入了地下近五百米。

    林千蓝起疑,“应该没这么深吧?”因这个深谷深陷于地平面,所以在上面的时候,屠敖会说往下挖三百米就行了。

    屠敖事不关己地盘在阡风肩上,用缩小了的铜玲眼睨视着她,“我怎么知道?让你们从那里挖,又不愿意。我是说这里曾有环鳞兽出没过,又没说这里一定通往它的老巢。”

    萧尧冷道,“看来你推诿也是你的一项天赋技能。”

    屠敖气的大嘴两边的长须直晃,想到的确是自己指的路,气焰升不上去了,说道,“从第五个直洞跳下来后,环鳞兽的气息就探不到了。”

    阡风皱眉,“屠敖,似此类事要及时说出来。”

    “要这样说的话,真还有一件事。”屠敖从阡风肩上滑下来,变回原身大小,“我先去前面看看,确定了再传音给你。”蛟身一晃,消失在拐弯处。

    阡风向两人说道,“屠敖说它觉察道一丝陌生的气息,很淡,它去追那丝气息了。”

    林千蓝道,“我们也跟过去吧。”

    三人再往前走了有六十多米,通道陡然变宽大,他们几乎是同时现了前方二十米外,加宽的通道内,左一只右一只,正在酣睡的两只环鳞兽,从它们闭着的大嘴缝隙里,出“咝呼”的轻噜声。

    没什么可犹豫的,三人直接上手。

    林千蓝和阡风都进阶到了筑基中期,萧尧虽没进阶,但实力落他们不太远,没多少功夫,两只环鳞兽的元珠就到了林千蓝的手上。

    环鳞兽身上都是宝,元珠只是其中一个,鳞甲片、汁囊都是好东西。

    可他们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这些,把环鳞兽整个收起后,在它的老巢周围找了起来。

    玄金岩,琥珀界特有的矿石,外表不起眼,跟普通的岩石差不多。

    环鳞兽生长的年头越长,它们身上的鳞甲越坚硬,跟它们经常吞食玄金岩密不可分。

    玄金岩矿石分布较散,深埋于地下,与地下的岩石混杂而生,很难寻找。

    环鳞兽则能轻易找到,常把老巢挖在有玄金岩的地方。

    林千蓝他们就是来寻找玄金岩的。

    玄金岩是制作破天矢的矢箭的主材。

    琥珀界上空时常出现的空间裂缝,是历任城主们尝试打破界面造成的,所用的法宝就是破天矢。

    可惜的是,他们无论怎么样,都不能把空间裂缝打开到能通过一个人的地步。

    钱骏后来推论出一个令林千蓝不知说什么好的事实,历任城主们都是往城主府上空射出破天矢的,却把整个琥珀界的界面空间都弄得不那稳定了,沙漠上空的那个单向空间裂缝,就是一处不稳定的空间。

    六年来,钱骏终于确定了一处曾出现的空间裂缝是玉簪进去的那个,至于玉簪去的是不是云琅界,林千蓝决定跟着感觉走。

    倪非只给了她破空刃,说明在他的推演中,她是能回到云琅界的,那她选择去玉簪去的界面,不会错。

    与其说她信任倪非,不如她信任师父。

    离开的机会近在眼前,若是误了,又要等五年。

    据郝破江说,红蚀雪那天,是琥珀界的界面空间最为薄弱的时候,五年前下红蚀雪时,钱骏也验证过了,只是没确定破开的空间是玉簪进入的那个,他们才没能离开。

    “十块,足够用了。”看着地上大小不一的灰色石块,林千蓝说道。一块中等大小的玄金岩可炼制成一支破空矢的矢箭,备用三支即可。

    萧尧过来,又扔过去一块,“十一块了。”蹙眉道,“不觉着这玄金石得来太容易了吗?”

    阡风也走了回来,手上拿了两块。

    林千蓝问阡风,“屠敖有消息吗?”

    阡风道,“我无法传音给它。”

    签了契约的灵兽,无论是哪种契约,无法传音找到它,一是距离太远,还有就是有阵法之类的结界阻隔。

    林千蓝一路走来,没有现有阵法的痕迹。但现在的情况实在不大对劲,玄金岩又不是大白菜,一找十几块,

    萧尧传音给她,“看样子我们遇到麻烦了。”

    林千蓝同样传音,“不是阵法,至少不是人为的阵法,否则不可能一点阵法的痕迹都没有。”

    她脑中灵光一闪,把收起的元珠拿了出来,扔在地上。

    阡风见状,把自己收起的两具环鳞兽的尸身同样扔了出来。

    三人站在一旁,用灵识仔细探察着。

    环鳞兽长有十多丈,细察起来颇费灵识。

    不久就现了违和处,两只环鳞兽身上的每个鳞片几乎都一样。

    杀过多次环鳞兽的他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环鳞兽每处的鳞片从大小到形状都有所区别,差别不明显,可在修士的灵识下,是能看出来的。

    可要说是假的,眼前的环鳞兽无论是用眼看,还是用手摸,灵识察看,都是个环鳞兽。

    林千蓝拿了块玄金岩在手上,猛得往上一抛,拭夜剑轻轻一挥,玄金岩被分成两半。

    “假的。”真正的玄金岩质地坚硬,不可能这么轻易地就被斩开。

    “幻术!”

    不是阵法,那他们就是中了幻术,还是个高明的幻术,同时欺骗了他们的眼睛和灵识。

    三人相互看了眼。

    要破除幻术,需找出施术者。

    还没等他们有所行动,生了变故。

    “萧尧?”看到原站在不远处的萧尧和阡风都不见了,林千蓝试着喊了一声。(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