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你们继续
    萧尧和阡风等人不见踪影。八?一?网?  ≥≠≈.≥=≤=≈.

    林千蓝不太为他们担心,她都平安穿过了空间节点,他们也会。

    环顾四周,周围都是山,树木高大,她落在了一处缓坡上,面前是一处山谷。

    探了下丹田,丹田内的灵力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

    “小木啊,多亏你了。”不然她整个丹田的灵力都供给破空刃,还要差上一点,她若是丹田空空的,连御剑都不行,非从空中跌落下来不可,哪还能及时穿过破开的空间?

    布阵、打坐。

    周围浓郁的灵气入体,林千蓝全身舒畅地所有的毛孔都张开了。

    “呼——”长长呼出一口气,林千蓝意犹未尽的修炼。

    她在刚进入修真界时,听说修士一闭关就是几年,几十年,甚至百年,感觉不可思议,几年,几十年,都是一个人坐着,不太枯燥无趣了?

    要她那样活着,还不如当个凡人,活个多彩的百年来得舒服。

    可随着修为的提升,她越体会得到修炼带给她的愉悦感,从身体到心理上的都有。

    就如现在,让她在这种既清新又浓郁的灵气里闭上一年的关,她都不会嫌烦。

    查看了紫气珠,也在运行着,吸收着木灵珠吐出来的灵气,两个珠子之间的关系倒是友好的很。

    她伸出了左手,看似晃了下,实际上是已经掐了好几个诀,度太快,看不出手指动。

    舌尖一动,“呔!”的一声后,三指弹出。

    雷光闪了下,打在前方一块花岗岩上,“叭!”岩石上多了一个拇指粗细的深深孔洞!

    自第一次施放成功后,其后一次比一次施放的效果好。

    令林千蓝略不解的是,她的元气雷术,改自于灵气法术中、施法范围大的落雷术,却是出的一道细圆形的雷光。

    她归结于元气与灵气的不同体系。

    她为自己的个元气雷术起名叫雷蛇术,是因为施放出来的雷光形似一条银色的光蛇。

    观察了下岩石的那个孔洞,林千蓝很满意,比上次雷蛇术的效果又强了些。

    在这里闭关是不可能的了,她先找回玉簪和腾二再说。

    起身,收阵。

    辨了下玉簪所在的方位,御剑疾去。

    “咣!”

    “噌——”

    “我跟你拼了!”

    有人!

    林千蓝的眉头舒展开。

    她一路上看到的都是原始风貌的山,灵气又是如此浓郁,却没有人迹,她还真怕没回到云琅界,而是进入了一个没人存的界面。

    有人就好办了,不仅有打斗声,还有火光闪现,像是谁用了火属性法术。

    还是修士!

    林千蓝喜出望外,飞剑掉转了个弯,奔往打斗现场。

    她离得本没多远,赶得快,几息就到。

    打头的一方是群穿着蓝色道袍的人,另一方穿的很杂。

    穿着蓝色道袍的那方五人两个筑基初,三个练气后,是拼死斗,而穿的很杂的四人,两个筑基中有一个筑基中期,应对的很轻松,有点猫戏耗子。

    地上躺着三个蓝衣人,应该是死了。

    杂衣人中一位穿着暗红衣袍是唯一的筑基中,应该是四人中的头,说道,“好了!都别玩了,赶快了结了他们,别耽误正事。”

    其他三人收起戏耍蓝衣人的游戏,出手猛烈起来。

    穿蓝衣的几人本就处于劣势,对方一下狠手,五人即刻疲于应对,一位女修被身边冒出的鬼藤缠住,脱身不成。

    “五师妹!”他旁边的人痛心大叫,想去救援,可他手里的剑堪堪挡住了袭来的石刀雨,几步的距离却是无法寸进。

    杂衣方尚有余力,一位穿着白衣的嘻笑道,“求饶啊,只要你们把这位师妹留下陪我们,我们可能就放你们一条生路了。”他指的是那个被鬼藤困住的女修。

    他旁边一人跟着哄笑。

    “呸!”剩下的四个蓝衣人疲于应对,无暇反驳,朝那人呸了几声。

    林千蓝到来时,没有掩盖自己的行踪,出现在两方人打斗的上空。

    “道友援手!”一位蓝衣人命急乱投医,冲着林千蓝喊道。

    林千蓝无动于衷。

    她不会轻易加入别的战局,尽管蓝衣一方看着可怜。照以前她修为低的时候,她会绕道走,修为高了,她只旁观。

    那个白衣人见她站的远远的,以为是个胆小怕事的,调笑道,“哟,又送上门一个师妹。”

    林千蓝本只等她想等双方分出胜负之后,再问问这是哪里。

    看周围深山老林的,错过这伙人,不定能不能再遇到其他的人了呢。

    所以她离的远远地站着。

    她本来到了这个灵气充裕的地方,有种回到家的感觉,看见个人都亲切,白衣人的话瞬间把这种感觉给赶跑了,别说亲切,她想杀人!

    白衣人的前言她可是听到的,意思是她是送上门来陪他们的!

    无论在哪里,她都最恶心侮辱女人的人,何况是侮辱到了她头上,她哪能忍下去!

    真是辱没了白衣服!

    说是迟那时快,拭夜剑出鞘,青色剑光直斩向那个穿白衣的。

    她出手太快,再看,那白衣人已身异处,头颅落地时,嘴眼都是张着的,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死了。

    一点灰焰落到了头颅的上方,吞下了一团绿光后回到了林千蓝的手上。

    林千蓝打了十一年的怪,最大的收获就是出手快。

    见两方人跟定格了一样看着她,她冲他们摆了下手,“你们继续。我就看着。”一手抱臂,做出旁观的样子。

    还是打了十一年的怪,和一杖称霸琥珀界多年,造就了林千蓝越来越杀伐果断、做事随心的性子,按萧尧的说法,是与传闻的青梨真人,也就是她师父的性情越的相像了。

    她毫不在意她出手后,两方人会有什么反应,什么反应都好,想为死的人报仇,她就接着杀,只要留下个人跟她说说这是什么地方就行。

    几个筑基期,她杀的起。

    可两方人怎么还能继续的下去?

    两方人僵持在了当场。

    白衣人可是筑基,被这位女修一剑斩了,那这位女修的修为……(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