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两个印章
    猴王既然带她来了,就有让她取泉水的意思。? ???.

    林千蓝从素镯空间里找到了一个盛水的法宝玉壶,对着淬灵泉掐了下诀,一股指头粗细的泉水溯空而上,被吸入进玉壶内。

    林千蓝一边用玉壶收着泉水,一边观察着泉眼,怕她一下子给收绝了。

    一开始石水盆里的水位有下降,林千蓝放慢了收水度后,水位又回归到原来的高度。

    能自然补充就好。

    她收了大半壶水就停下了,放任贪心所滋生出就是贪婪。

    猴王一直盯着泉水看,在林千蓝一开始收得度快了,水位下降时,猴王的拳头都握起来了,等水位回归,它的拳头才放下。

    林千蓝刚收好玉壶,猴王就催她离开,生怕她反悔一样。

    返回时,猴王带她走的路线与进来的不一样。

    林千蓝没有想过会再来,就没有记下两条路线,以便现迷阵的变化规律,猴王已用淬灵泉泉水和猴王酒报答了她,恩情两清。

    她可从没想过偷偷溜进来,把淬灵泉里的泉水抽个干净。

    出了密林,一股香到令人舍不得呼气的香味钻到了林千蓝的鼻腔内,她的整个身体都为之的振。

    香味是从十八个酒坛子那里传来的,酒坛边站着三只白眉灵猴。

    猴儿酒!

    怪不得猴王闻到酒坛内残留的灵酒味道,会一脸的嫌弃,先不说别的,她酿的灵酒光从闻味上就差猴儿酒老远。

    “吱吱……”看到猴王出来,三只白眉灵猴近前向它汇报着什么。

    猴王愿意带她去找淬灵泉,都不愿意带她去存放猴儿酒的地方看看,可见猴儿酒在白眉灵猴心目中的重要性。

    林千蓝想去猴儿酒的酿制地看看的目的,还是想借鉴一下猴儿酒的酿制方法,以提升自己酿灵酒的水平。

    可猴王不同意,她只得作罢。

    林千蓝把素镯里剩下的四枚盘蛇果都给了猴王,猴王因她取多了淬灵泉的泉水而拉着的脸,终于又露出了喜意。

    辞别了猴王,林千蓝往东行了一段后,看天色暗了下来,她便在附近山壁上开了个临时洞府,布好阵法走进去。

    舒适惯了,临时洞府也铺上了兽皮毯,打坐恢复灵力后,整理起今天的收获来。

    黄怀的储物戒指灵识印记还在,说明他还活得好好的。

    林千蓝的灵识只差一线就演化成了神识,她试着强行抹除储物戒上的灵识印记。

    一刻钟,灵识印记抹除成功!

    在离林千蓝一千五百多里之外的一个临时洞府内,黄怀再吐了一口血,蜡黄的脸上添了抹死灰!

    “该死!”他咒骂道。储物戒上的灵识被人强行抹除了,除了那个女修,没有别人!

    再添仇恨的同时,他对女修的忌惮更深,同阶却能抹除他的灵识印记,此女修的灵识比他强大的多!

    除了储物戒,他身上还储物袋没丢,才不至于连疗伤的药都没有。

    他的眼里显出了凶光,不管此女多强,可断臂之仇不能不报!

    怒气一升,胸口翻腾,他赶紧吃下一枚灵丹,运气疗起伤来。

    林千蓝能想象出黄怀会怎么恨她,最好恨得忍不住来找她报仇,那她就不用到处找他了。

    两个储物袋和一个储物戒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按以前习惯分好类,该留的、该卖的、该销毁的,一一归好类,收起来。

    三人各有一份朔轮秘境的地图和详解,与许召峰给她两相对照,各有新内容,林千蓝把几种地图详解合并在了一起,重新刻录进一个新的玉简内,方便随时查看。

    放下一份从黄怀的储物戒里得来的玉简,林千蓝自语道,“原来淬灵泉就是洗灵泉啊!”

    洗灵泉一词,她还是从沈丛那里听得的,说是泡在洗灵泉里,就能洗去一条最差的灵根,提升灵根资质。

    想起淬灵泉那水盆一样的泉眼,就沈丛那大个头,他是从脚泡还是从头泡好呢?从哪头都泡不进去的好吧?

    “噗~”林千蓝想像一下都觉着有喜感。

    淬灵泉真正有效的用法不是用来泡澡,而是炼制成淬灵丹,黄怀曾无意中得来一个玉简,上面就有对淬灵泉的详说,以及淬灵丹的丹方。

    说是有白眉灵猴的地方,多半会有淬灵泉,白眉灵猴拿泉水酿制猴儿酒,长年饮用猴儿酒的猴王才会进阶成五阶。

    白眉灵猴极少见,淬灵泉更为极少见。

    玉简中说,单灵根修士服用淬灵丹,不会淬去灵根的,而是会提纯灵根,可她也没再提纯灵根的打算。

    以她现在修为进阶的度,不需要再加快,而且结丹之后,灵根资质对修为的增长已没那么重要,淬灵丹对她更没什么用了。

    淬灵泉另一个最大的功效是淬体,这对修炼体术的她来说是个意外的惊喜。

    “这个是……”她手上拿的是一方白色玉印章,没有灵力波动,是件凡品。

    她记得在哪见过这个玉印章了,在素镯空间翻了下,找出了另一个白玉印章,跟她手上的那方印章几乎一模一样。

    原先的印章还是她在去七原山的路上捡到的,后来就扔到了素镯里的杂物堆上,早就忘记它的存在了。

    她手上的印章是从叫华五的储物袋里得来的。

    怎么想,怎么觉着两个印章不可能就只是普通的玉印章。

    就如她身上的玉镯,被用秘法掩盖了,当年连救她的青梧真人都没看出它是一个储物手镯。

    仔细看了会,看出些门道,两个印章排在一起,有一边的图案有了连贯,似是一块玉章被切成了两块,照这样看的话,这两块还不是完整的。

    再多的,就看不出来了。林千蓝把两个印章收了起来。

    次日,林千蓝早早就起来赶路了,玉簪的气息比之前清晰了些。

    “怎么又变方向了?”玉簪的方位从朔轮秘境的东偏北,又变回到东面。

    又不太象被人捡走的样子,从玉簪变动的方位上推,昨晚的方位跟今早的方位直线距离应在万里,进入朔轮秘境的都是金丹以下的修士,一晚上赶万里多路,不太现实。

    乱猜无用,等她找到玉簪一切自明。(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