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进入宫殿
    禁制前人虽多,但并不嘈杂,多是几人、十几人聚在一起,彼此间都自动隔着一段距离,低声交谈着。

    林千蓝扫了一眼,没看到落烟峰的人,有几个穿着虚天宗的道袍的,她不认识,就移开了目光。

    跟她听来的一样,站在禁制外可以看到禁制内的一些情形。

    禁制内跟外面一样,都是高大的树木,白玉墙黄玉瓦的宫殿就掩映在树木之后,只能看到些殿角。

    她站在禁制前,想召回玉簪,可玉簪没召回,却有一段信息传到了她的脑海里,说是玉簪就在宫殿里,让她直接走进来。

    诡异,却很有说服力。

    考虑了片刻,她决定进去。

    四下看了看,与她一样站在禁制前的修士大有人在,有几人还对禁制打着手诀,是在试着破阵。

    她想了想,退出了人群范围,找了个偏静的地方,服下一粒换形丹,变换了个普通的模样,衣服没换,经师父再炼制之后的烟萝法衣,一点都不打眼,穿紫衣的女修不少。

    她再回到禁制前,佯作掐着手诀,几步迈了进去。

    她这一进去,禁制外可热闹起来了。

    “有人进去了!”

    “我也看到了,是位女修!”

    “怎么可能!”

    “我看到她进去之前,手里打着诀,打得好像是卷叶诀!”

    “这么容易?”有人试着往禁制打起了卷叶诀,可禁制一点反应都没有。

    有人想硬闯,付出了一件法宝的代价,禁制纹丝没动。

    “是林千蓝!”隐藏在芥子空间里的柳妍惜恨恨道。不是她的双眼能看穿一切虚妄,而是她猜的。

    前世时,她把沐瑶当成死敌,今生,沐瑶不足惧,死敌变成了异数林千蓝。

    特别是她得知赵毅曾对林千蓝起过心思之后,林千蓝成了她的执念,凡是抢在她前头得机缘的,她都会怀疑是林千蓝。

    “是她。”赵毅确定。他前段时间得到了一颗破幻石,揉进了逆天戒,所以看破了林千蓝变换的容貌。

    “我就知道是她!毅,这次一定不能放过她!”

    “那就看她的运气了!”

    赵毅是冲着朔轮秘境来的。

    黑老说,他的芥子空间逆天戒只是件下品仙灵器,是用一块界面碎片炼制而成,空间大小是固定的。

    而朔轮秘境极可能是一方成长的界面,若是能与他的芥子空间相融合,他的逆天戒就可能升级成为上品仙灵器,或者是仙器,到时还会衍生出具有攻击性的功能来。

    黑老是根据不同时期朔轮秘境的地图推演出来的,朔轮秘境的真实情况怎样,谁都没答案。

    就是没有黑老说的这些,他也是不会错过这次进朔轮秘境的机会。

    进来二十多天,他采了无数灵药,杀了无数的妖兽,还得了一眼灵泉,收进了芥子空间中。

    望麟山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当然不会错过。

    他与其他修士想的宫殿内可能有天大的机遇不一样,他想的是,宫殿有可能是朔轮秘境的核心!

    他若是把整个宫殿收进逆天戒内,说不定收的就是整个朔轮秘境!

    可他来了三天了,连黑老都没办法破解宫殿外的禁制。但这更能说明宫殿的不凡,他抱着势在必得的心。

    林千蓝却进去了!

    他心里稍有后悔,在沧水湖时,他要是不为出口气坑了林千蓝就好了,而依黑老所言,与她交好,说不定他还有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的机会。

    如今是不可能了。

    既然不能交好,那就除去。

    柳妍惜有一句话说对了,林千蓝成了他的克星!

    想到了这里,他对旁边的几位修士说道,“哎,那个女修不是虚天宗的林千蓝吗?”

    他易容成路人甲的样子,说了这一声后,就走到别处去了。

    他只需提一句就行,青梨真人当年的事闹的有点大,林千蓝的名字早传出宗了,总有人会记得。

    变换了容貌?知道林千蓝这个人的,大多都没见过本人,谁知道她长什么样?只要传开进去的人是林千蓝,那就够了。

    如他所想。

    “虚天宗的?谁?”

    “林千蓝是谁?”

    “噢!是那个林千蓝!青梨真人的六弟子!”

    “青梨真人我知道,可他的六弟子……”

    赵毅暗自冷笑,混水摸鱼是他的强项,看这回林千蓝怎么脱身!

    同样看到林千蓝的还有黄怀。

    他修为降了一级,丢失了大部分的财物,没了几样保命的东西,等发动血遁术后的虚弱期一过,他就往东面一处相对安全的地域赶,听闻了望麟山的事后,他就赶来了。

    他当时遁走的方向正好是东面,在林千蓝不急不忙的与程若衣相伴而行时,他已经在赶往望麟山的路上了,所以,他比林千蓝早一天来到。

    黄怀也是易了容的,混在一帮散修里,离禁制较远,他看到了林千蓝,林千蓝没有注意到他,或者说林千蓝因记挂着腾二和玉簪,对谁都没注意。

    因角度的关系,等林千蓝变换了容貌再过来时,他没看到她的脸,只看到紫色衣袍一闪进了禁制,多年喋血的直觉,让他认为是斩了他的手臂的女修。

    林千蓝!黄怀记住了这个名字。

    林千蓝哪知道她又出名了,她进去之后,看到的禁制内是另一番景象。

    高大的树木后面,是一片不大的坡地,坡地上覆盖着各种各样的灵草灵花,低阶高阶的都有,有几种她认不出是什么。

    有一株百年才开一次的悬铃花,正处于盛花期,枝头挂了十多朵,真让人心动。

    而且,这些灵草灵花都是天生天长的,没人种没人打理。

    林千蓝可没心思去摘什么灵花,朝着宫殿走去。

    突然听到了腾二的传音,“老大!呜呜……老大!你终于找到我了!呜呜……你再不来,我就被人折磨死了!”

    “腾二!”林千蓝一点都不觉着腾二的呜呜声惹人烦了,“你在宫殿里面吗?”

    “啊?什么宫殿?哦,这个宫殿,我在。老大,呜呜……我真想你啊……都是那个羊角头干的好事,不让我见老大……你一定要好好管管羊角头,呜呜……”

    信息量有点大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