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章 朔轮印章
    前一万年,芷音几乎都是在沉睡。

    她是一个器灵,离开了浮音簪,等待她的只能是慢慢消亡,幸好界面信物在,等同于她与浮音簪依然有联系,虽然进不到琥珀界里面,她也没了消亡的危机了。

    琥珀石在时空洪流中受损,她也变得虚弱,断断续续沉睡了一万年才休养过来。

    而朔轮秘境在云琅界面的显现,与芷音有着直接的关系。

    林千蓝想起之前的事来,“我感应到浮音簪不停地变换位置,是你做的手脚吧?原因?”既然浮音簪一直在芷音手里,让她追着玉簪跑的人就是芷音,原因她有所猜测,感觉却不大好。

    觉出林千蓝的不喜,芷音显得不安,“我与主人还没签下魂契,不能传音给主人。我只是不想让主人与朔轮印错过。”

    林千蓝手里多了两个白玉印章,“你说这两个印章是朔轮印?与朔轮秘境有什么关系?”

    她没有调取芷音记忆里与自己无关的部分,那些记忆太多,不如直接问来得方便。

    芷音回答是,“朔轮秘境原本是仙器翻天印的自成世界,后来翻天印破碎,里面的朔轮界流落到了云琅界面的附近。

    朔轮界生成的界面信物是一枚与仙器翻天印相似的印章,在翻天印破碎时被分成了四份,流落到了不同的界面。”

    “得到完整的印章,就会得到朔轮秘境。所以,你发现那个叫华五的身上有朔轮印章,便把我引了过去?”

    “是的,主人。我不能离开这个宫殿,没有办法为主人取来那块朔轮印,所以才把主人引过去的,要是主人没有得到,等主人来了,我也会告诉主人的。”

    林千蓝把两个朔轮印章放在玉床座上,摆弄了下,“所以说呢?我得到四个朔轮印章之后,会怎样?”

    芷音咬着下唇,看着林千蓝,似在地判断她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然后说道,“四个印章在一起后,就能重新聚合成朔轮印了。

    主人,琥珀界折损的太厉害,要很久很久才能恢复,若是主人得到朔轮印,把朔轮界融合进琥珀界内,那琥珀界就能很快修复,到时主人就能随时进出琥珀界了。”

    随时进出琥珀界的权利,对林千蓝没多大的吸引力。

    她对琥珀界没多少留恋,她知道自己迟早是要离开的,除了钱骏外,与其他人的交往都是泛泛,就是那只狡云马,早早被她放回了它的来处。

    要说让她留恋的,唯有元珠,可也不是不能替代。

    芷音走到玉池旁,青玉莲花自动浮了过去,她取下上面琥珀石给林千蓝,“主人看,琥珀石上的裂纹还很大。”

    林千蓝接过,琥珀石入手微暖,颜色黄中带棕,让她想起了琥珀界里骄阳似火的黄沙地域。

    界面信物并不是界面载体,琥珀界的界面载体是浮音簪,朔轮界的载体是翻天印。

    身为界面信物的琥珀石可以说是琥珀界的核心、进出的钥匙,当琥珀界存在于浮音簪内时,契约了浮音簪等于成了琥珀界的主人,琥珀石的存在没那么重要。

    而在琥珀界与界面载体浮音簪分离后,得到了琥珀石,即便没有与浮音簪契约,也能成为琥珀界的主人。

    朔轮印也一样,朔轮界的载体翻天印已损毁,谁得到朔轮印,谁就得到了被称为朔轮秘境的朔轮界。

    芷音说的不错,琥珀石上有一道极深的裂纹,再深些,怕是要穿透整块琥珀石了。

    “是不是因为琥珀石损坏的原因,琥珀界里的修士才无法修到金丹?”

    芷音歪头想了想,“可能是吧,琥珀界不是真正独立的界面,界面信物损坏,界面就会自动封闭起来。”

    一个封闭的小世界,等于排斥于天道之外,当然不可能有雷劫,正常渠道下,也不可能有人能从里面出来。

    林千蓝对倪非更为感激,没有他送给她的破空刃,她想出来,可能要等到芷音把琥珀石修复好的那一天了。

    再看了下琥珀石上的那道深痕,呵呵,芷音说她在朔轮秘境里呆了三万年了,三万年都没修复好,那她可有的等了,估计再轮回个百八十次吧。

    林千蓝收起了两个玉印,却把琥珀石递给了芷音,“放回去吧。”

    “主人,你不带着吗?”

    “还放在那里修复吧。”

    “哦。”芷音把琥珀石又放了回来。

    “芷音,你出去看看禁制外的情形。”要看到禁外的情形,芷音是不需要出去的,这是林千蓝想一个人呆一会的借口。

    “我这就去,主人。”

    还是心智正常的器灵省话,一点就透,要是伪器灵腾二,她不是要费一番口舌,就是须斥上几句。

    “老大,你怎么还不让羊角头把我放了啊?”

    真是不经念叨,好一阵腾二都不传音了,她一念叨就来了。

    “你等着,我现在过去。”

    “啊?不,不用了!”腾二结舌了,“老大不用过来,让那个羊角头放了我,我去找老大。”

    腾二这表现让林千蓝奇怪。

    她与芷音签订了契约之后,她的灵识在这个宫殿里就不受限了。

    放开灵识,在大殿后面的第三层寝宫的偏殿内找到了腾二。

    呵,原来腾二真‘受苦’了啊。

    自称受尽折磨的腾二,仰七仰八地躺在一张用养魂木炼制的木榻上,尾巴尖还挑着一块寒魄晶丢上丢下,自在的很呢!

    她答了刚才腾二的话,“那多不好啊,还是我亲自过来放了你怎么样?”

    腾二的尾巴尖一抖,寒魄晶掉在了木榻上,“真不用了老大,让羊角头来就行。”

    “真不用?那你等着吧,我还有事让芷音做,等做完了事,才让她打开禁制。”

    “哦哦,老大的正事要紧,我还能等。”腾二又扔起了寒魄晶。

    腾二也的确是被关起来了,那个房间外有禁制,腾二一不会破阵,二此阵以它的实力,想暴力破也破不了,三是它没想着破,除了不能自由出入外,有养魂木,有寒魄晶,它呆的相当舒服。(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