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 柳妍惜之死
    赵毅大惊,赶紧收回定魂钉,问黑老,“这是怎么回事!”他的定魂钉钉住的是林千蓝的魂宠,怎么变成了涅炎朱凤?

    黑老沉痛地闭上眼,轻摇着头道,“高等的幻术,连我的神识都被欺骗了。”

    而收进来的柳妍惜,不成人样,已声息全无。

    他虽对柳妍惜利用居多,但毕竟是他的第一个女人,而且,像柳妍惜这样听话的女人,不大好找,伤心还是有的。

    “小火。”他喂了小火一粒鬼生丹,因定魂钉伤了小火的神魂,又喂了它一粒养魂丹,见小火没了大碍,才让小火去闭关疗伤了。

    与柳妍惜的死相比,他更在意小火的伤。

    小火本来快能化形了,这一伤,又要再修炼一段时间才行。

    柳妍惜身上千疮百孔,实在太丑陋,他无法多看一眼,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柳妍惜的死全算到了林千蓝的头上。

    赵毅凭空消失,接着受伤的涅炎朱凤和已死的柳妍惜也随即消失,林千蓝暗道可惜。

    对于柳妍惜的死,林千蓝没太多的感受,她与柳妍惜之间,迟早要死一个。

    她实在弄不懂柳妍惜的想法,都重生一次了,不自己闷声发大财去,总跟她过不去干嘛?

    还那么不小心,被啼听探听到了秘密。以赵毅的精明和他随身老爷爷的智谋,怕是柳妍惜所谓的重生秘密,被弄清的差不多了。

    真是白浪费了一次重生的机会了。

    “赵毅躲进了芥子空间。”林千蓝遗憾道。

    在她与二师姐一行人往望麟山下走的时候,就接到了萧尧和阡风的传讯,说他们快到望麟山了。

    两人被传送的地方比较偏远,在朔轮秘境的西北部。有屠敖领路,阡风三天后与萧尧汇合,之后两人一起寻找她的下落。

    后来听说了望麟山的事,赶了过来。

    与芷音约好的地方正是是西面,与两人的来向一致,便约两人也来此地。

    路上察觉到有人跟踪,怀疑是赵毅,便与萧尧传音定下了计策。

    她可没有自信,一个人就能敌得过有芥子空间的赵毅,谁知他芥子空间里装了多少帮手?

    在赵毅现身的时候,幻尾灵狐颜十四就已经施展了幻术了,只不过那会的幻术除了隐藏了萧尧和阡风的身形,其他的连一根草都没做变动,赵毅一点都没察觉。

    在柳妍惜向林千蓝出剑后,幻术才真正展开,赵毅眼里的林千蓝,其实是柳妍惜,被他用弱水弄死了。涅炎朱凤在赵毅眼里成了一条白蛇,被赵毅用定魂钉钉在了半空。

    出了琥珀界之后,颜十四的幻术天赋不再受压制,七阶近八阶的幻尾灵狐的幻术,可蒙蔽化神老祖的神识,时间长短因人而异。

    赵毅突然进了芥子空间,应该是他的那位随身老爷爷意识到了不对劲,提醒了他,在确定幻术消失之前,他是不会再出来了。

    林千蓝三人本想在赵毅钉死涅炎朱凤后就一起动手,因他有芥子空间,弄死赵毅较难,弄伤他还是有把握的。

    只是他们一同时动手,幻境就出现波动,同样会被发现,所以才拖到赵毅钉死涅炎朱凤之后。

    赵毅与林千蓝有间隙的事,在琥珀界的时候,萧尧就听阡风说过了,从阡风所查到的赵毅一些事,萧尧推论出了赵毅此人的为人禀性。

    “他应该不会出来了。”萧尧道。

    赵毅此人能忍常人所不忍之事,虽然他吃了大亏,但会把此事当成上天对他的历练,在没有万全把握下,不会因为咽不下这口气,马上出来找林千蓝死斗。

    以他的预计,赵毅有个几天不会出来,而林千蓝说三天后秘境就会关闭,他们在这里等也是白耗时间。

    林千蓝道,“我们先离开。”

    萧尧点点头,吩咐幻尾灵狐道,“颜十四,你留下多呆一阵子。”

    若是他们走时就收了幻术,有可能被赵毅或他的随身老爷爷察觉到。

    不是萧尧怕树赵毅这个敌人,而是他深知,未知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敌人。

    有着隐忍性子的人也意味此人自卑且多疑。

    如此一来,赵毅不清楚林千蓝是自己施展的幻术,还是有帮手,会让赵毅在心里对林千蓝产生畏惧,或许因此产生心魔也不一定。

    “屠敖。”阡风喊道。

    屠敖大口一张,喷出一股细细小小的水雾,水雾过后,他们所存在的气息将全部消失。

    屠敖不仅有追踪气息的天赋,它掩盖气息的能力也很强,不然不会在那个并不算十分隐秘的水潭里,修炼了一千多年不为人所知了,那次是他不得不渡劫,才会露了行迹。

    连气息都没有存下,加大了赵毅对林千蓝产生畏惧的可能。

    “还说没有狐族血脉,谁信!”主意是萧尧出的,屠敖听了直囔萧尧狡诈。

    因浮音簪还在封闭,芷音回不到浮音宫内,林千蓝带着芷音一起上了飞剑。

    三人御剑走的没影了,再过了半个时辰后,颜十四才收了幻术,追三人去了。

    与萧尧分析的一样,赵毅呆在芥子空间里一直没出来。他恨得双眼血红,怒得劈平了芥子空间里一个山包,都没出想过出空间看看,他对林千蓝此时已开始起了畏惧心了。

    他心里可不是觉着对林千蓝起了畏惧,而是认为自己是出于小心使得万年船。

    心里有多畏惧,就有多愤恨。

    他把平了山包的帐统统算到了林千蓝的头上。

    发泄了一通,赵毅的怒气没消多少,眼角扫见黑老,看黑老看他的目光满是不认同,对黑老起了怨气。

    他信他敬他,结果黑老连一个幻术都看不破,让他吃了这么大一个亏,黑老多少要对柳妍惜的死负上一部分责任。

    “林千蓝!”

    罪魁祸首还是林千蓝!他决不会让她痛快的死,他要抓住她,让她受尽折磨,方才消他心头之恨!

    赵毅从不会去想,是他先跟过来找的林千蓝的麻烦,林千蓝才会反击,柳妍惜也是想要林千蓝的命,林千蓝才会使手段让柳妍惜死在了他的手里。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