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出秘境之后
    高空中一轮遮了迷雾的灰月,一点点地虚化,直至消失,朔轮秘境的入口关闭。

    芷音晃了晃林千蓝的手,安慰道,“等主人找到另外两个朔轮印章,就能把朔轮界收到浮音簪里了。”

    林千蓝不否认她想得到朔轮界,可她不会别的都不顾了,一心去找朔轮印的,她只会顺带着寻找,不会特意去做。

    “芷音,你是回到浮音簪里,还是跟着我走?”

    浮音簪能收回浮音宫,多亏了她之前得的那个息土葫芦。

    失去琥珀界的浮音簪只能容纳魂体,充当个魂玉空间,而那个息土葫芦正如林千蓝所想,生成了一小撮息土,被浮音簪吸收后,修复了些许,浮音簪才能容纳实物。

    不过,浮音簪受损太严重,收取外界的东西还不行,收回它原有的东西还是能够做到的,浮音宫收取的很顺利。

    又试了次收琥珀界,没能成功。琥珀界收不进浮音簪内,琥珀石更不可能放进储物空间里,芷音用暗月蚕蚕丝为琥珀石配了挂绳,挂在了林千蓝的腰间。

    现在的浮音簪内,分成了两部分,魂玉空间和浮音宫。芷音说因为琥珀界收不回来,魂玉空间和浮音宫就没办法融合成一个空间。

    这个结果让腾二很高兴。

    魂玉空间和浮音宫有结界,而芷音是实体,进不了魂玉空间,腾二却能穿过结界。

    现在,腾二就在浮音宫里和魂玉空间里来回穿行,正玩得自得。

    “我跟着主人一起。”芷音看云琅界的什么都很新鲜。

    林千蓝能理解,芷音从有记忆起,不是休眠,就是呆在浮音宫内,过的实在是枯燥无味了。

    她牵起了芷音的手,“在外人面前你不要喊我主人,喊我师姐或姐姐都行。”

    到处传言她进了玉宫,然后她身边再跟着一个喊她主人的小女孩,这不是给人送把柄吗?或许一般人不会联想到芷音是器灵,可误认为她化形的妖兽也是一样效果。

    芷音仰头,“蓝姐姐。”

    “嗯。”芷音看上去五六岁,身上没有任何灵力波动,跟没引气入体的凡人小孩一样,遇熟人她只需说是捡来的妹妹即可。

    林千蓝带着芷音去了附近的城镇。

    这次朔轮秘境出来的地点在虚天宗势力范围以南,往北走个几百里就进入虚天宗的属地。

    林千蓝被传送出来的地点离朔轮秘境入口不太远,而二师姐被传送到了南边八百多里的地方,传讯过来,让她在附近的城镇等着她,汇合后一起回宗。

    萧尧和阡风两人离她较近,见面后说了一会,两人便与她作别,匆匆回了宗,估计宗门内是有什么急事发生。

    萧尧回宗门,林千蓝是松了口气的。

    她没那么粗的神经,看不出来萧尧对她似有似无的情愫。

    她连窃喜都没有,不喜欢。

    她以为与萧尧是姐弟,或者说是兄弟也成,跟师兄师姐相处的感觉是不一样,其中不夹杂着任何责任感,更为自然。

    她也是在琥珀界最后一两年才有所察,之前闭关较多,不闭关时多在外面弄元珠,又从没往那方面想过,才会一直没察觉。

    可这有所察,也让她头疼,似有似无的,到底是她太于过敏感,还是萧尧真对她产生了情愫?她真不太好当面问。

    她修的又不是无情道,七情六欲也正常,可对萧尧……仔细想过,她对他没什么特殊想法,除了以前是朋友相处十多年之后成为挚友之外。

    她不想失去一个挚友,所以不喜欢。

    她又想,萧尧要是真对她有什么想法,或许是同成为沦落琥珀界的一员,嗯,没得挑了,才有的想法,等回到宗门,大把的出色女修一衬,她这矮子里的将军就显不出个了。

    似有似无的东西,就成无了吧。

    二师姐没让她等太久,回宗时,两人没再御剑,而是乘坐赫连秋的兰影舟。

    直到这会,师姐妹两人才得空好好说说话。

    林千蓝一年间从练气八层变成了筑基中期,赫连秋不问,她也是要说的。

    掉进琥珀界的事没什么不可说的,可浮音簪的事她就隐下来了,连带着玉宫的事也无法提,在与二师姐汇合之前,芷音就回了浮音簪内。

    “噗!六师妹,你掉进琥珀界的事要是传了出去,万仞山该有人排着队跳崖了吧。”

    “他们不怕破不了界?”

    “你不是进去又出来了吗?”赫连秋笑吟吟的反问。

    林千蓝方才明白二师姐是在提醒她,不要把此事传出去,否则麻烦事会滚滚来。

    “谢二师姐。”她原没打算告诉除师父他们以外的人,可还是要谢谢二师姐,二师姐听了她所述,先想到的是提醒她,不能不让她感动,“我是误服了一枚血清果,九死一生,一举冲到了筑基中期。”

    太阴果与凤目朱果一样,生服都可提升修为,太阴果比凤目朱果还要少见。

    服用凤目朱果不会带来任何弊处,而太阴果药力较邪,服用后,有可能连连升阶,前提是要能抗得住太阴果里的阴邪劲。

    “光嘴上说谢不成,猴儿酒给我四坛!”赫连秋秒变霸道师姐。

    “两坛。多了没有。”林千蓝捂得紧紧的,这口子可不能开,不然她自己剩不下一坛。她原打算给二师姐一坛来着。

    “三坛!不能再少!”

    “两坛。外加一坛淬灵泉泉水。”

    赫连秋心知是要不来比两坛更多的猴儿酒了,躺成了大师兄的懒模样,“泉水就不要了,换成你用泉水酿成的两坛灵酒。”

    “这个行。”

    一路上师姐妹两人谈心吵闹,还有个腾二在中间掺乎,没觉着怎么,就快到虚天宗了。

    离宗门越行越近,林千蓝生出些近乡情怯的感怀来。

    望着北面的天空,似乎过于……阴沉了?

    “二师姐!快看!”

    赫连秋看到了,虚天宗方向的天空泛着黑。

    “劫云!”

    “师父!”两人异口同声。

    宗门闭关结丹结婴的修士,不止师父一个,可她们关心的只有师父一人。(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