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 花娇人美
    “竟是麒麟瑞象!”

    上好的兆头!

    一道紫金色的光带从四十五朵祥云中央直落到殷青梨身上,没入他的身体不见。

    “紫金浆!”

    紫金浆一落,霞光祥云散去,殷青梨落回引雷台,卷着林千蓝一个瞬移,离开了伏濯原。

    啊?

    所有的人,包括玄元宗主都愣住了。

    殷青梨还真是我行我素的典范。

    ※※※※

    殷青梨带着林千蓝从伏濯原回到了落烟峰,之后两人密谈了两个时辰,再之后,各自在洞府内闭关了。

    两个当事人却没有再公开露过面,给的说法是闭关。

    两人也是真闭关了。

    除了避风头外,林千蓝闭关也是为了稳定因吸收了劫雷而升阶的紫气珠。

    林千蓝是在浮音宫内闭的关。

    吸收了劫雷的紫气珠,除了颜色不对外,跟修士金丹不差什么了。

    林千蓝运行着天衍雷诀,从紫气珠里出来的元气,带着些劫雷的暴虐特质,不怎么顺服,在经脉里横冲直撞,让林千蓝吃了苦头。

    她忍着痛一遍遍运行,直到捋顺了所有的元气。

    元气修炼的系统与灵气的不同。

    修炼灵气到达一定的程度,会出现一道阻碍,冲破那道阻碍,就晋升到了下一级。

    而紫气珠的升级,是在紫气珠升级之后才让她感知到的。

    灵识探过去,紫气珠升级以后,珠内空间比以前扩大了一倍,以她的观感,有三四千立方米的样子。

    “这是什么?”林千蓝在紫气珠充满淡紫色混沌气团中,扫见一点亮紫。

    那点亮紫约有针鼻大小,就象是从紫色水晶上磕下来的一点碎屑。

    真不容易啊,那么大的空间里,发现了如此微小的晶片。

    晶片虽微小,但形状整齐,呈立体的棱形状。

    林千蓝的灵识在晶片上触摸着,却没有一得到一点回馈的信息。

    她的紫气珠越来越难以捉摸了,圆圆的气体压合成的珠子里,竟然长出个棱形的水晶片来。

    她是今天发现的,并不代表晶片是最近长出来的,有可能是以前就长出来了,她一直没探察到。

    紫气珠的事搞定后,她拿出了御雷魔杖。

    她曾查过典籍,上面记载着赵成瞿飞升时,用一根桃木枝挡下了最后几重的劫雷的事,弄得之后多年,再没有一株桃木能活到生出灵智,都被修士砍去炼制成抵挡雷劫的法宝了,直到没一人成功才作罢。

    可上面只说挡雷,并没有记载着赵成瞿的那半根桃木心能吸收劫雷的。

    她的御雷魔杖只有四分之一的桃木心,却能吸收劫雷,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她是用元气催动御雷魔杖的。

    虽说吸收的劫雷都进了紫气珠的肚子里,可收了些许过路费的御雷魔杖也起了些变化,整个木杖的颜色幽深了些,重量似乎增加了。

    御雷魔杖现在是先天灵宝,不知以后会进阶成什么样的法宝,她隐隐有些期待呢。

    她只闭关了五天,师父还在闭关中。

    她一出门,被小墨一头钻了个满怀,小墨的头还在她怀里拧着,对她撒着娇,“大主人,我进阶了,以后跟着大主人。”

    林千蓝被小墨毛绒绒的头蹭得心都柔软了,“好,我以后去哪都会带着小墨的。”

    因小墨是她的契约灵兽,就能进到浮音宫内,以后小墨就不用进它讨厌的灵兽袋了。

    小墨从她怀里探出头来,圆圆的眼看着她,“带越一起。”

    林千蓝点着下它的脑袋,“再提你家越,你主人我就要吃醋了。”

    三师兄把小墨照顾的很好,小墨现在进阶到了二阶,身体又大了一圈,已经能喷出一个有些威力的火球了。

    小墨蹭了下她的手,“我最喜欢大主人。”又告状道,“我不喜欢芷音,大主人不要她。”

    林千蓝也是奇怪了,腾二和小墨都不是很喜欢芷音,小墨表达的更直接。

    “为什么?”小墨是知道芷音与浮音宫的关系的,能住在浮音宫而不是进灵兽袋,让小墨兴奋了好久。

    小墨想了又想,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反正不喜欢。”

    林千蓝也不问了。

    带着小墨出了洞府,爬上了大师兄院里的华盖木。

    华盖木开花了,盈盈一树的粉蓝的花簇,树冠上方更是成了花毯。

    花娇,人美。

    荣为林千蓝眼里的‘美人’姬凤逍,手支着头侧倚在榻上,打量了她好一会,“小六啊,小六。”

    林千蓝竖起手掌,“大师兄,我最近是不方便出去,但凡能出去,保证大师兄随叫随到。”她对大师兄的‘怕’,并不因修为的增长而减少。

    在琥珀界时,想起大师兄时,异常怀念被大师兄派活做的日子,总之,对大师兄,她是落下了被‘奴役’倾向的病根了,而且她并不想除了这‘病根’。

    说白了,这是她与大师兄相处的方式,她并不想改变。

    姬凤逍满意地眯了眯他的狐狸眼,“嗯,不错。出去一趟,还变聪明了。”拍拍软榻,“坐过来。”

    大师兄是在确定她是否还是原先的六师妹,林千蓝是在证明,自己还是原来的自己。

    “嗯!”林千蓝坐到了姬凤逍软榻前的蒲团上,拿出了六坛猴儿酒,邀功道,“大师兄,这可是我特地为你得来的猴儿酒。”

    姬凤逍一下子坐了起来,招了一个酒坛到手里,闻了闻,“好酒!”

    见大师兄喜欢,林千蓝心里也欢喜,“大师兄,我还弄了一些淬灵泉回来,等酿出来,再给大师兄送来几坛子。”

    “小六,你不必为当年的事介怀。”姬凤逍看穿了她的想法,“我并非不能出去,而是不想。没有必要的话,我在结丹前都不会再出宗。”

    林千蓝想起大师兄和三师兄都去了伏濯原,知道大师兄说的并非全是宽慰她的话,可她永不会忘大师兄与三师兄舍命救她的事,“我不是介怀,而是我愿意。”

    姬凤逍明了,收起了六坛子酒。一抹担忧之色在他眼里划过,“小六,你这次可是玩大发了,外面多少人都在打你的主意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