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大师兄的把柄
    林千蓝对此早有准备,问道,“大师兄,我该怎么做?”师父闭关前说过,一切交给他来处理,让她不用理会那些人,可宗主来传……

    姬凤逍断然道,“不去!”用折扇点了下传音符,传音符上冒出了火苗。

    看着须臾间燃成灰烬的传音符,姬凤逍眼光却是骤冷,“作妖的东西就是除不尽!”

    林千蓝虽然没有易容变装,但也是察看了一番才出了洞府,到大师兄这里来,没有御剑,走的是偏僻小道,就这她出关的消息都传了出去,落烟峰上是不清静了。

    “大师兄不要生气,不一定是落烟峰的弟子,也有可能是其他宗的人用什么方法偷溜了上来。”

    七大宗门的元婴真君正在宗内作客,他们自然都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跟了一堆的弟子侍从,还有一位是带着侍妾来的,人员杂乱。

    “嗯。此事我来处理。小六,换上这个。”姬凤逍手上多了件蓝色道袍,“换好了跟我去师父的洞府,量他们不敢堵师父的门。”

    林千蓝接过,是件外门弟子道袍,男修的。没问,直接解开了身上的袍带,准备换上。

    “哗!”

    林千蓝听到声响抬眼看去,原是大师兄踢翻了软榻边的玉几,正身形慌乱转过身去,忙问,“大师兄!出什么事了!”难道是接到了什么不好的消息?

    “咳!没事。”姬凤逍低头轻咳了两声,“小六,赶快换好!”

    林千蓝方才大悟,是她当大师兄的面换外袍惹的祸。

    她在这点上,受异世的影响颇深,在她眼里,外面的道袍就是一件外套,以前出去到了饭店或者其他的一些公众场合,外套都是要脱掉的,不脱的反而成了另类。

    而且,她里面不仅穿着短打的长衫长裤,还罩有一件舒适的内袍,别说透,连手腕脚踝都不带露的,包裹的不能再严实了。

    所以她没多想,事情紧急,她接过蓝袍就换了。

    “噗!”没想到大师兄这么纯情。

    她真是错看大师兄了,从壳子看是个风流公子,内里却是个纯情,嗯,少男。

    “噗!”林千蓝忍不住又笑了一声。她好像发现了件了不得的事哦……

    算不算抓住了大师兄的把柄?

    “小六!”姬凤逍的声音颇有些狼狈。

    “马上就好。”道袍是法衣,穿脱就只抬抬手臂,动几下手指的事。

    “大师兄,我换好了。”

    姬凤逍转过身来,不嫌事大的林千蓝,一眼便盯上了大师兄微红的耳尖。

    “小六!”姬凤逍眼里冒火了。

    林千蓝不敢再惹着大师兄,变身乖巧师妹,恭敬地站在一边,“大师兄,我还用易容吗?”

    “用!”

    大师兄刚送的隐容冰绡马上就派上了用场。冰绡戴在脸上凉凉的,除了凉之外,没有其他不适的感觉。

    姬凤逍带着装扮成外门男弟子的林千蓝,大模大样的地离开子洞府,在离师父洞府不远的地方,一位内门弟子迎了上来,“姬师叔,林师叔在哪里?宗主请林师叔到仙元峰去一趟。”

    他看都没看跟在姬凤逍后面的外门弟子。

    姬凤逍脸色一沉,“没规矩,滚!”手里折扇离手,朝着那人而去。

    那位内门弟子一见,转身就跑!因沫阳峰一战,姬凤逍的龙骨莲火扇跟着也出名了,红莲业火,谁不怕?

    他没想到姬凤逍连他这个替宗主传话的都敢出手。

    姬凤逍召回了莲火扇,他没想着放出红莲业火,一个练气期弟子,还没有让他放火的资格。

    他一转念,就知道宗主为何找一个,见了他都不知道先行礼的愣头青来传话了,怕不是玄元宗主要见六师妹,而是那几个宗门的真君要见,宗主敷衍他们,才会派此人来的。

    他放下心来,师父现在在闭关,若是玄元宗主真想带人走,他恐怕挡不下来。

    但六师妹的洞府是不能回了,在师父洞府里最安全。

    把林千蓝带进师父的洞府后,姬凤逍神轻气爽地离开了。

    身在洞府内的林千蓝看着堆得高高的一地矿石,傻眼了。

    大师兄说,师父是炼器宗师,当弟子的在炼器方面不能太差了,师父的一号炼器室随她用,让她把这些精铁矿提炼成精铁,然后再炼制出一个剑坯来。

    乐极生悲,说的就是现在她,她刚才抓大师兄的把柄抓得爽了,论到大师兄出手了。

    她以为她出不去,大师兄不会派什么差给她,可怎么还有不出去的差事啊。

    为什么没学炼器的大师兄的储物戒里,会装着一大堆的精铁矿石?大师兄的储物戒里不该全是吃的么……

    ※※※※

    半个多月过去,由殷青梨和林千蓝师徒引发的话题没有一点降温的趋势。

    殷青梨一出关,就见六弟子随意地坐在他洞府大厅的地上,跟小墨分吃一枚灵果,而腾二在旁边玩着‘钟摆尾’的游戏。

    真是有什么样的灵宠就有什么样的主人,他以前怎么没觉着六弟子有这么,嗯,毫无形象可言?

    见他出来,林千蓝站了起来,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叫了声“师父”。

    殷青梨道,“跟我来吧。”

    林千蓝以前还没进过师父的房间。

    清雅舒适。

    墙上挂着一幅画,上面画着一位粉衣少女舞鞭的场景,少女明眸善睐,恣意飞扬。

    画上的人是林洛冰,她的娘亲。

    林千蓝问道,“师父,那你,是不是我的父亲?”

    殷青梨目光柔和地看着画像,缓缓答道,“不是。”

    有了个确切的答案,林千蓝悬着的心,落到了实处,有些遗憾。

    在知道自己林洛冰真的是自己的娘亲后,她其实是希望师父是她的父亲的。

    “那我的娘亲是谁?”

    殷青梨回转身来,“你娘亲是虚天宗的云洛真君。”

    与她猜的差不多。

    云洛真君,一百多年前离开虚天宗云游,从此再没回过宗门。

    林千蓝从心底泛上来一股酸楚,眼泪直打转转。

    娘亲只说自己是个散修,来自恶煞海以南,绝口不提虚天宗。(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