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云洛真君
    想是娘亲有着不想让她知道的苦衷吧,还曾警告过她,说是有人说是娘亲的旧识,一定不要轻易相信。』Ω』学迷ww w.ㄟ.

    她很想弄清楚,娘亲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对她隐瞒了娘亲曾是虚天宗的元婴真君的事。

    她声音喑哑,“师父,我娘亲为什么会离开虚天宗?”

    殷青梨神情黯淡,“你娘亲离开时,我正闭关,等出关后,已是你娘亲离开宗门三年了。我以前真的以为你娘亲是自己出宗云游了,她跟你一样,喜欢自在不受约束。后来……”他叹了声,“后来,遇到了不测。”

    林洛冰在成为亲传弟子后,就留有魂灯在宗门的守魂殿内。

    “以前?”林千蓝听出师父话外有音,“师父,那现在呢?”

    殷青梨回头看了眼林洛冰的画像,目光深遂起来,“等我弄清里面的原委,会给你一个交待的。”

    林千蓝相信师父不会骗她,从他看娘亲画像的目光就可知。师父的眼光里除了坦然的倾慕外,不含任何的杂质。

    “师父,你与我娘亲很早就认识了?”

    殷青梨颌道,“你不问,我也是要告诉你的。以前是因为你修为低道心不稳,怕扰了你的心性,才没向你提及。现在,你多了琥珀界十多年历练,是该跟你说清了……”

    林洛冰是六岁时入的宗门,单一冰灵根,一入门就成了亲传弟子,十七岁筑基。

    林洛冰容貌倾城,实力不凡,同时兼修符箓、炼丹、阵法,样样精通,成为当时虚天宗亲传弟子中的第一人。

    殷青梨比林洛冰年纪要小,他开始修炼时,林洛冰已经练气八层了。

    与她仙气飘渺的相貌不相符的是,林洛冰性格外向,且古怪精灵,时常带着受宗中宗主、峰主们宠溺的殷青梨到处乱闯,惹了事由殷青梨在前面顶着,保管她没事。

    除了拿殷青梨当免死金牌外,林洛冰对殷青梨还是非常照顾的,无论是生活还是修炼上。

    说到这一段时,殷青梨也不怕在弟子面前毁形象,只为让林千蓝能多了解她的娘亲。

    林洛冰在筑基之后,就不经常在宗门了,大半的时间都在外历练云游,与殷青梨相处的时间渐渐少了。

    正是因为这样,在林洛冰最后一次离开宗门那次,殷青梨在出关后被告知林洛冰出宗云游了,他很长时间都没有怀疑过。

    林千蓝在脑中勾勒出一个上爬宗主大殿掰殿角、下钻灵兽园偷鸟毛的野丫头形象,屈了娘亲的倾国倾城貌了,师父可怜了,从小被胆大妄为的娘亲领着,只为备着推出去当挡箭牌。

    师父没被带的长歪还真是件可喜可贺的事。

    只是,师父的嚣张个性是否来源于娘亲的榜样作用呢?

    “师父,你能帮我画一幅我娘亲的画像吗?”

    殷青梨手中多了一个画轴,递给了林千蓝。

    上面画的是御剑飞行的林洛冰,林千蓝打开看了后,仔细收了起来。

    “师父,你喜欢我娘亲?”从话里话外,林千蓝都能觉出来。

    殷青梨没有否认,“我心悦于她。”

    “我娘亲她知道吗?”

    殷青梨轻叹了声,背过身去,“她拒绝了。说她志在飞升上界,不想为情所困。”

    林千蓝想起了芷音记忆里的娘亲所说的话,说是当初要她的目的不纯,与师父的话相印证,说明她的血缘上的爹不是娘亲所爱之人,而是出于某种目的才在一起的。

    她并不怪娘亲,不管最初出于什么目的,但终归世上有了她这个人,而且,娘亲对她的爱是不做假的,从素镯空间里为她准备的一样样东西便可知。

    “我曾……去找过你娘亲,却一直没能找到。”

    看着师父的萧杀的背影,林千蓝轻声道,“我娘亲渡过了恶煞海。”

    殷青梨的后背顿了顿,好一阵子才说道,“没想到她会去那里。她曾说过,结婴后会去冰原大6,寻找冰芯凤焰。”

    冰原大6在云琅界的极北,而恶煞海在云琅界的南边。

    娘亲去了恶煞海,师父却是到冰原大6寻找,不怪找不到了。虚天宗到冰原大6,路途遥远而凶险,光是一来一回,也要个一年半载,师父所说的曾找过,怕是至少要十几二十年吧。

    “我娘亲留了一缕神识在素镯内,她只说自己是个散修,没有提到过虚天宗……”林千蓝把当年娘亲所说有关她的事,说了一遍。

    看着师父萧杀的背影转为平静,却让林千蓝感觉这平静太不寻常。

    “千蓝,你且回去。”

    师父的语气也平静的不寻常。

    “嗯,师父。”

    殷青梨又叮嘱道,“千蓝,浮音簪的事,勿要再传他人耳。”

    师父又成了师父。

    “嗯。”林千蓝在师父渡完雷劫带她回来的那天,就把浮音簪的事告诉了师父,包括芷音的存在。

    世上,总得有一个自己最为相信的人,她选择师父做那个人。

    ※※※※

    悟心崖在虚天宗的南边,云海长年不散,从远处望去,悟心崖隐在云海里,云雾不断变换,令人看不清悟心崖的真实模样。

    师父一声令下,林千蓝跟着三师兄冷越来到了悟心崖。

    悟心崖是宗门禁地,别说外人,就是普通的宗门弟子都不能进入。

    师父是让她进悟心崖暂避风头,就像大师兄所说的,她这次玩大了,想找上她的门的人太多。

    两人落在悟心崖崖顶的一处平整的地带,便有人上前询问。

    询问的黑衣管事衣角绣有金线,在宗门有着一定的地位。

    冷越出示一块玉牌给来人,“我们是落烟峰青梨真君的弟子。”

    听是青梨真君的弟子,又看清玉牌上有青梨真君的私人的印记,黑衣管事露出笑脸来,“原是落烟峰的弟子。我是悟心崖当值的管事庞铎,乐于为两位引路。冒昧的问一下,是两位都进悟心崖,还是……。”

    “只我六师妹一人。”冷越道。

    林千蓝的大名在虚天宗几乎是无人不晓了,庞铎暗中打量着林千蓝,见她面容沉静,毫无传言中的眼高于顶的样子,心里有了计较。(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