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悟心崖
    庞铎同时也松了口气,宗门规定,同一时间进入悟心崖的弟子,同一师父的只能有一位。ww%w.┡.可面前两位是青梨真君的亲传弟子,就是两位一起进,他也不敢拒绝啊。

    若是他放行两人进去,事后少不得他受点罚。真是冷越说两人一起进,他就是拼着违反宗门规定,也要放行。

    “若是只林师妹一人进,那只好……”

    冷越道,“我知道宗规。”对林千蓝说道,“六师妹,只可你一人进悟心崖内。我先回去了,若是有事,捏碎玉符,我与师父师兄都可知。”

    “嗯。”林千蓝应道,“三师兄放心吧,这里是悟心崖,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冷越道,“等你出来传讯给我,我来接你。”

    林千蓝回绝,“不用了吧,三师兄,来时的路我都记得,到时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冷越淡淡扫了她一眼,“师父交待过,让我送你来回。”

    “……好,我出来后传讯给三师兄。”林千蓝哪还能拒绝?她多少了解了冷越的性子,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要是她再坚持说不用,怕是冷越该呆在这里不走了,一直等到她出来为止。

    她回到峰上后,几位师兄师姐对她与之前一样照顾,并不因她的修为高了而生什么变化。

    特别是三师兄,跟没现她筑基了一样,别的不说,就来悟心崖这一路,一直戒备地护在她左右,就像是护崽的老鹰一样。

    她心里很享受这种被人宠着的感觉,落烟峰于她,家的感觉更浓。

    冷越看了眼耐心等在一旁的庞铎,踏上飞剑离开了悟心崖的崖顶。

    庞铎被冷越看得凉嗖嗖地,心想还是赶紧带这位林千蓝进去吧,省得这位敢炸沫阳峰的主不满意给他来一下子。

    他不再往下想了。沫阳峰那件事,他打心里是站在落烟峰一边的。

    不是说被判圈禁在落烟峰十年吗,这时间还没到吧……

    以青梨真君在宗内的地位,估计圈禁撤销了吧。

    庞铎笑请,“林师妹,跟我来。”

    林千蓝客套地笑了下,“麻烦庞管事了。”

    悟心崖只有两人落下的那一小块地方没有禁制,其他地方被重重禁制围住,唯一通行的地方就是前方的那处楼阁。

    崖顶的楼阁与山崖溶为一体,半面在外,半面深入山壁,从外面看朴实无华。

    离得近了,林千蓝认出楼阁是辰纹灵檀木建造的,没有为了美观去除掉辰纹灵檀略显粗糙的外皮,最大限制地保留了辰纹灵檀的宁心功效。

    辰纹灵檀在修真界的地位,仅次于她的绛纹灵檀,可见,朴实无华的只是外表。

    林千蓝跟着庞铎管事进了半边楼阁,庞铎回身道,“林师妹的腰牌可有带着?”

    林千蓝解下腰牌给了他。

    庞铎双手接过腰牌,快步两步,到了楼阁内一扇黑色的大门前,叫了声门前半眯眼坐着的黑衣管事,“冯师兄,是青梨真君的弟子,要进崖内。”

    听到青梨真君四个字,冯管事眼不眯了,站了起来,“可以可以,之前落烟峰就已报备过了。”

    亲传弟子单独进入,是需要提前报备的。

    接过庞铎手里的腰牌,抛向黑色大门,大门闪出阵阵波纹,围住了腰牌,腰牌似被无形手托住一样,悬在了半空。

    冯管事往波纹处打了几个手诀,波纹散开,大门缓缓开启,腰牌没了支撑,落了下来,被冯管事点化出的一个木篮接住。

    冯管事用的最基础的木属性法术,木牢术,他的手诀稍有变化,木牢变异成了小小的木篮。

    冯管事把腰牌还给了林千蓝,“可以进入了。”

    林千蓝微笑道,“多谢。”

    庞铎进前一步,“林师妹进去后,向左转,左边的通道可通往悟心镜,千万不要转错了。到了镜塔后,把腰牌放在塔身即可打开。”

    又递来一个玉简,“事关悟心崖内的一些常识和大致地图都在里面,万一林师妹走错了,可参阅此玉简。”

    林千蓝接过,迈进了大门内,身后大门又缓缓关上。

    灵气扑面。

    悟心崖是虚天宗灵气最浓郁的地方。

    门外是一个云海的世界,与在外界看到的不太一样,悟心崖内的云是一朵朵的,并不相连,层层分布,让人能看清悟心崖的大致形状。

    悟心崖是一处断裂峡谷,谷底是条清碧的河流。

    河流把峡谷切割成了七部分,形成了七个高低不一的悬崖口,出入口设在最低的一处,林千蓝看那六处悬崖都需仰望,只见崖壁多为直上直下,悬崖上方却多为平地缓坡。

    朵朵白云团点缀在各处,不停地飘动,有时一晃眼,就看到一处悬崖悬浮朵朵白云中,如仙境般。

    来的路上,三师兄已告诉林千蓝一些悟心崖的事,悟心崖从高到低,分为七崖,最低的是七心崖,也就是她现在站的地方,最高的称为一心崖。

    宗内弟子该进哪个崖修炼,不是由自己决定的,而是由悟心镜。

    悟心镜安置在七心崖上,按照庞铎所说,拐入左边一条雾气蒙蒙的通道。

    感觉地面不平,林千蓝低头看去,地面由无数的小块玉石铺就,这些玉石碎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铺到了地上,没有经过任何切割或打磨,凹凸不平。

    再细看,看似无序的玉石,组成了一个个繁杂的阵纹,因看不到全貌,无法辨识是什么阵纹。

    地面小有不平,对能修士来说,一般不会生不慎跌倒事件,林千蓝脚下稍稳,没多注意。

    通道的尽头豁然开朗,没有了雾气的遮挡,一座红色大塔出现在眼前。

    红塔是座四方塔形,塔身光洁,浑然一体。

    林千蓝先拿出宠铎给的玉简参阅了一番后,才走到红塔前,把腰牌随意贴在大门上。

    几乎是同时,塔身传来轻微的声响,大门洞开。

    踏进塔内,便置身于一个看不到头的房间里,前面摆着一排的搁架。

    她看了眼,最近一个架上摆的是各式的玉瓶,看玉瓶上的字,知道里面装的是各种的灵丹,都是她现在的修为用得着的。

    对她的考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