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 询问旧事
    “哈哈,林师妹不必在意,是那些弟子见林师妹的火鸦变异进阶了,都想万一自己也白捡个变异的呢?后来没一人成功,那阵风很快就过去了。Ω 学┡ Ω迷..”

    “嘻嘻……”芷音听着新奇,坐在浮音宫的台阶上托腮笑。

    魂玉空间里腾二听着也是直乐,乐了会停住了,直起了头,传音给林千蓝,“老大,我想起来小黑炭身上带的气息是谁的了!小黑炭说的大灰鸟可能是那只灵鹤!”

    “小九?”林千蓝记得连慧曾说过,杨英泽随同巽木真人进了悟心崖,后来还认了个师父,成了巽木真人的师弟。

    有小九在,杨英泽也应在,不知巽木真人还在不在悟心崖了,她正想问巽木真人一些往事。

    “我们也去看看。”

    林千蓝用灵识感应了下,召来了打了她的印记的锦云舟,跟耿池打了声招呼,坐上锦云舟去追小墨了。

    林千蓝留意了下,锦云舟所过之处,白云团子跟相互间有感应的一样,早早地就避开了,闪开一条道,没生过一次相撞。

    她让锦云舟停下了一次,白云团子不会围过来,有不小心飘过来的,飘到锦云舟两丈远处,就又避开了去。

    “芷音,这周围有合格的白云团子没有?对了,炼制过锦云舟不算。”她若是把谁打上灵识的锦云舟给收取了,不是自我暴露吗?

    “有一朵,在主人的左边。”

    林千蓝让锦云舟缓缓地移动。

    “主人,那朵锦云飘走了。”

    林千蓝没想过现在抓朵锦云,她只是做个实验,事实证明灵性足的锦云是不好靠近。

    追着小墨去了三心崖的崖下。

    “昂!”

    一声高亢的鹤鸣!

    灰色的大鹤落在崖下河流边的沙姜滩边,收了双翅,一身黑的小墨落在了它的背上,叽啾地叫着。

    “小九!”林千蓝喊了一声。

    灰色大鹤朝她的方向扭了脖子过来,林千蓝跳下锦云舟,等离得近了,灰色大鹤认出了她,兴奋地张开翅膀呼扇了几下。

    几年不见,小九又大了一圈,林千蓝只能仰望着它,等走到近前,小九把头探了下来,林千蓝轻轻抱了抱它的长脖子,“小九,没白疼你,你还认得我。”

    “昂!”小九回应了她。

    林千蓝拍了下它的翅羽,问小九,“你的主人在哪?带我去找他好不好?”

    小九听懂了,冲着上方高声鸣叫了几声。

    见主人来了,小墨飞回到了林千蓝的肩上,“大主人,你认识这只大笨鸟?”

    “小墨,不要随意说别人笨。它叫小九,它的主人跟我是朋友。”

    “它是笨嘛,我说让它一起设陷阱抓那只可恶的狐狸,它都听不懂。”

    “狐狸又是怎么回事?”看来小墨出来两个时辰里,生了不少事。

    “我先现的红樱果,有一只狐狸也要抢,我跟狐狸打了起来,后来大笨……小九帮我赶走了狐狸。”

    林千蓝听着就是一场小孩子争东西打架的故事,小墨连玉娑果都吃腻了,却跟一只狐狸抢起几枚一阶灵果来。

    在小墨身上,林千蓝深刻体味到从小养大一个孩子的感觉。

    一人从崖上飞下,看到林千蓝惊喜道,“林千蓝!真是你!我还以为小九认错了!”

    “杨英泽。”林千蓝笑道,“看来你过的不错。”

    主人跟主人说话,小墨和小九两只灵兽又凑到一起去了,不知在交流着什么。

    林千蓝与杨英泽两人互看了会,多年没见,又是在少年长成成年的几年,变化都大。

    杨英泽个头高了林千蓝一头,脸上少了那抹常挂在脸上的笑意,全身上下透着刚毅。

    两人叙了回旧,又简略说了各自的经历。

    杨英泽拜岳曜真君为师后,就一直呆在悟心崖里没出去,专心修炼丹术。他在炼丹一途确有天分,以练气八层的修为成为三阶丹师。

    听到巽木真人没闭关,林千蓝问,“巽木真人此时在吗?我想问巽木真人些旧事,不知他方不方便。”

    杨英泽想了下,“我下来时,巽木师兄还在炼丹,我去帮你看看炼制结束了没有。”

    炼丹时需要专心致致,不好传讯符打搅,需他亲自过去察看丹房的门开了没。

    “麻烦英泽了。”她修为比杨英泽高,不好再叫他师兄,就以朋友的叫法,直接称呼名字。

    杨英泽乘着朵锦云舟往三心崖上方飞去。

    不大会,他传讯过来,说是巽木真人已结束炼丹,她可直接上到三心崖的四层洞府来。

    金丹真人的洞府比林千蓝所在的洞府要大的多,还辟有专门的炼丹房及灵兽室。

    巽木真人依然一身青衫,高冷的神情。

    “坐吧。听师弟说你找我有旧事要问,是与晏誉有关?”

    林千蓝坐下来,“是也不是。不知真人最近有没有收到外面的消息?有关我的,还有我师父结婴的?”

    “尚不知。恭喜青梨真君了。”巽木真人说恭喜的时候,神情没变。

    看来巽木真人不大喜欢师父。林千蓝问,“我说话不喜绕弯弯,有事就直接问真人了。”

    巽木真人点头,“问吧。”

    “晏誉原先的主人,可是被称为洛神仙子的云洛真君?”

    晏誉曾说过,他只记得他的原主人叫什么神仙子,而她的娘亲因倾城的容貌,被人誉为洛神仙子,晏誉又说她与他的主人很像,他的主人是谁,不难猜。

    巽木真人看着与云洛真君七八分像的林千蓝,终于变了脸色,“你是?”

    “云洛真君是我的娘亲。”林千蓝抹了下手上的素镯,素镯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碧绿清透。

    巽木真人认出来了,“你真是云洛真君的女儿?”

    “是。若是你还想进一步确认,我还能证明。”再一抹,素镯变回普通的成色。

    巽木真人想到了晏誉,略有悔色,却认责认得坦然,“我……没想你会是云洛真君的女儿,只以为你是长得相像。我亦同意了晏誉那样对你,若是你来报仇的,我愿一力承担。”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