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中毒疑云
    因娘亲的关系,林千蓝已无意抓住当年的事不放,“那件事暂且放在一边,我今天来只想问问,当年我娘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解除了与晏誉的契约,她离开宗门是被迫的,还是自愿的。『』学Ω┡迷wwΩw.ㄟ.”

    巽木真人轻叹道,“云洛真君是被迫离开的,具体为何,她没告诉我。那几年我一直在闭关结丹,宗门生了什么事,一概无所知。

    一天深夜,云洛真君找到我,要我替她照看好一株化形的灵参,说是最好借故离开宗门,实在走不脱,就找万叶真君和玄烈真君帮忙。”

    林洛冰不仅有容貌,论心智,宗门能比得上她也没几位。她有时做事比青梨青人还要张扬,却从没被人说过嚣张。可张扬性子下却是步步谨慎。

    她有株契约灵参的事,瞒得很死,宗门内没人知道,巽木真人也是在那天深夜才得知的。

    对于巽木真人对娘亲的胜赞,林千蓝全盘收下,“是啊,连我师父都不知道晏誉的存在。”

    小虚境只能是筑基以下的弟子进,她娘亲契约晏誉时,不过十七岁。

    林千蓝曾问过师父,师父听说过晏誉的事,与他无关,他便没理会,更不知道晏誉的前主人是谁,可见师父在她心机群的娘亲面前,简直是张白纸。

    不过,契约灵植与契约灵兽不一样,灵兽一般都是放在灵兽袋里,而契约了高阶的灵植,却能把灵植收进丹田内。

    雾幻草紫涣就是被茂竹真人收进丹田内,跟他一起到处走动的。主人以自身灵力养育灵植,契约灵植比灵兽跟主人更为亲近。

    师父没现晏誉的存在,情有可原,毕竟娘亲的修为一直比他高一大截。

    巽木真人轻嗤一声,“你师父……”

    看来是真不喜欢她的师父。

    林千蓝不认为她师父是个人见人喜的,可一个是娘亲非常信任的人,不然娘亲也不会把晏誉托付给他,一个是娘亲从小带大的玩伴,对她有着爱慕之心,两人却不大对盘,让她奇怪,“真人,你对我娘亲是跟我师父一样的想法吗?”

    难道两人是情敌?

    巽木真人摇头,“不是。你娘亲曾救过我的命,我对她只有敬重和感恩。而你的师父,哼,不谈也罢。”

    转回前面的话题,“云洛真君只说她急需离宗办些棘手的事,为免我受到牵连,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怕单纯性子的晏誉醒来后会去寻找她,在解除契约时,晏誉被林洛冰抹去了部分记忆。可晏誉却是个死心眼,凭着模糊的记忆,一心在留在虚天宗等主人回来。

    巽木真人曾强行带他离开,晏誉还是想办法逃脱回到了虚天宗。巽木真人没办法,只好跟他一起留在了宗门内。

    后来的事,林千蓝都听晏誉说了,他被玄善真君现了,种下了魂种。

    林千蓝今天才知道了是哪位真君,“玄善真君?是哪个峰的?”

    巽木真人眼里都是压抑的怒气,手中玉尺作响,声音低沉,“不是哪个峰的,他才是真正的宗主!”察觉到自己失态,他垂眼停了会,告诫道,“此事已过去。对玄善真君,你离他越远越好,最好不要打听他的事。”

    林千蓝没兴趣打听宗门的隐秘,而晏誉对她做过的事,并不会因他原是娘亲的契约灵植,而一笔勾销,她最多能做到不原谅,不报复。

    “这么多年来,你就一点都没调查过娘亲为什么离开宗门?”

    巽木真人迟疑了下,道,“也罢,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我暗中查访过,总觉着有人刻意抹除了你娘亲出宗的痕迹,可却没有证据。

    我怀疑你娘亲当年中了毒,她在我与晏誉签订契约时,我无意中看到她手腕三寸处有个针尖大的红点。只是我以前也没见过你娘亲的手腕,不知道那个红点是个痣,还是中毒的症状。”

    林千蓝心紧,“若是中毒,会是什么毒?”

    “刹那芳菲尽。”巽木真人道,“我是十多年前与丹道门的一位长老交流丹术时得知此毒的,后来记起云洛真君手腕上红点,才有此怀疑。”

    从巽木真人那里出来,林千蓝心情沉重,与候在外面的杨英泽点了下头,留下腾二在三心崖下照看着小墨,便乘着锦云舟回到了四心崖自己的洞府。

    想起巽木真人说的,‘刹那芳菲尽’是种慢性的毒,无色无味无形,可附于任何东西上,让人防不胜防。

    中毒后不久,便会在手腕三寸处起个红点,中毒日深,便会向上蔓延成红线,等红线顺着经脉过到心脉处时,会在心口处开出一朵红色的曼珠沙华,此时,便是神仙也回力无天。

    它的解药是与毒同时炼制出来的,若解此毒,非那粒解药不可。

    “芷音,你记忆里有我娘亲手腕的情景吗?”

    “没有,主人。我只醒来一会。”

    看来只能问师父,他一定知道娘亲手腕上有没有红痣,若是没有,那娘亲中毒的可能性较大。

    娘亲是个炼丹宗师,炼制出延缓毒性的解毒丹来是能做到的。

    林千蓝早就接受了林洛冰已不在人世的事实,可听说娘亲有可能是被人毒害的,心里不能接受。

    颇为心烦意乱。

    打坐了好一会,总是沉不下心。

    “主人……”坐在她对面的芷音担忧地望着她。

    林千蓝不再强行打坐了,随意地坐在了地上,对芷音说道,“我没什么事,只是为娘亲不平罢了。”

    “主人的娘亲不会喜欢主人不开心的。”芷音开解道。

    芷音说的道理她都懂,可想到自己娘亲是被人害死的,哪是那么容易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的?

    她同时清楚,心里有怒火没处时,不易一个人乱想,容易钻牛角尖,或者说产生心魔。

    她站了起来,“走,出去呆会,看有什么办法收取锦云。”分散下自己的注意力,等心绪沉淀下来,再去想这事。

    “主人,我回去找找,看什么能用得着。”芷音回到了浮音宫内,翻找起她的那个大仓库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