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他是妖修
    崖边已没了耿池的身影。  Δ学 Ω 迷wwΩw. .

    林千蓝坐到了崖边,看着朵朵白云团子悠悠地飘动,烦躁的心渐渐平复下来。

    她突然明白娘亲为什么不告诉她真实身份了,娘亲是不想让她卷进她以前的事中,只想让她一心修炼,完成她未达成的飞升的心愿。

    娘亲仅站在一位母亲的立场为她着想,而不是曾经的元婴真君。

    “娘亲放心,飞升上界,也是我的目标。”林千蓝轻声道。

    她不会再一个人胡乱猜测了,因此起了心魔,是娘亲不愿看到的。

    娘亲离宗的事,她会慢慢查访,等查明了真相再做出应对不迟。师父也在查,她先等着师父那边的结果。

    天色暗下来,腾二和小墨两个回来后就进到浮音宫内,躲在一处商量着什么。

    林千蓝扫了一眼就收回了灵识,没有去探听两只的小秘密。

    等她回洞府路过空着的那间时,现洞府的禁制关上了,有人住了进去。

    林千蓝下意识地扫了眼,没多想,洞府禁制却突然大开,门也是敞着的,她还没收回的眼光落到了洞府内。

    耀眼的红色。

    一身绯红衣袍倪非坐在红色毛绒绒的毯子上,面前的玉几上灵果点心齐备,一手捏着只红玉杯,冲着她抛了个媚眼,“进来坐坐。”

    让林千蓝想起了她在悟心镜里经历过的色关,那个抚琴的美男对她说过类似的话,忍俊不禁。

    唔,那个抚琴的若是换上倪非的话,她可能会多看两眼。

    倪非斜睨成媚,“小弟子见到我这么高兴?”

    林千蓝走了进去,对倪非行了礼,“多谢倪非了。”破空刃的事,她欠倪非一份情。

    倪非放下杯子,摆下手,“小事罢了。你怎么跟你师父一样无趣?若是小洛冰的话,她可不会道谢,只会从我这里再弄走一个去。”

    “我娘亲?不是她是谁?”倪非斜了她一眼,“坐下吧,我看着眼晕。”

    又道,“都是你师父,说什么怕你心性不稳,不让我对你提起你娘亲。”

    林千蓝过去坐下,闻着一股清幽的香味从倪非杯中散出,却不灵酒灵茶。

    “想喝自己倒。”

    闻着那香味,觉着有些口渴,林千蓝端起桌上玉壶,倒了些在红玉杯里。

    杯中淡粉的液体里飘荡着银色的光点,美的让人不忍下口。林千蓝辨识不出是什么,端起杯子喝了下去。

    口齿生香,四肢百骸渗进了暖暖清意,大脑变得异常清晰,清晰到她‘亲眼见’到自己的灵识增长了。

    摸了摸脸,如她所感,烫烫的,不用拿水镜照,能想象出有多红。

    倪非轻笑出声,“玉琼液,当年小洛冰从我这里弄走了不少。”

    林千蓝对玉琼液这个名字不陌生,就是从没有见到过。

    说是虚天宗有一株生长了十数万年的九虚玉琼树,虚天宗的‘虚’字就来自于九虚玉琼树。

    九虚玉琼树,九阶灵植,传说是神木的后裔。

    九虚玉琼树每百年便会在树干处结下充满汁液的玉琼果。

    玉琼液便是玉琼果里的汁液,可增长修士的灵识,不过,第一次喝的效果最好,之后再服用,灵识的增长就没那么明显了。

    听是玉琼液,林千蓝赶紧打坐运行功法,把玉琼液里偏热性的灵力收归丹田,一个周天下来,脸上烫的感觉退去,恢复了正常温度。

    倪非是故意的!明知初次服用玉琼液,会因不适宜玉琼液里所含的偏热灵力而致身体温度升高,脸色红。

    林千蓝瞪着倪非,她对倪非的感激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好玩吗?倪、前、辈。”

    “哎呀,是好玩,好久都没遇到这么好玩的弟子了。”倪非笑得花枝乱颤:他另一只手里的捏着的红色花枝抖动着,“你就这么相信我?不怕是什么毒药,拿起来就喝?”

    林千蓝又倒了一杯玉琼液,“你若是想让我死,用不着费这周折。”扬手喝下。有便宜不占白不占,喝第二口就不会生体温骤然升高的事了。

    “这点倒跟小洛冰一样,心存无畏。”

    林千蓝不领他的赞,“倪非,你怎么会在这里?是特别地找我的?想跟我说说我娘亲的事?”

    “唉!”倪非放下红玉杯,无奈地叹口气,“怎么会在这里?还不是你那师父做的好事,非我要说不能说的事。我只好躲到这里来了。”

    “跟我娘亲有关?”林千蓝追问。

    倪非点头,盯着她的眼睛道,“小弟子,你若是相信我,你先不要再追察你娘亲的事,给我十年的时间,到时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连同——”

    倪非突然噤声,眼光却没有移开,直视着林千蓝。

    他漂亮的栗色眼眸里,纯净无尘,清澈见底。

    林千蓝不认为倪非是在搪塞她,也没必要,可哑谜般的话,让她不解,“为什么?难道我娘亲的死真与宗门有关?”

    “小洛冰的死——”倪非突然脸色大变,身子伏向了一侧,喷出一口血来,那血却不是鲜红的,金光点点如同金练飞出。

    “倪非!”林千蓝惊诧地喊道。

    倪非双手支撑在地上,好一阵子才缓过来,慢慢抬头,对林千蓝笑了笑,笑容跟他的眼底一样纯净,“吓着小弟子了吧?没错,我是个妖修。唉,本不想告诉你的,你知道了就不好玩了。”还对她眨了下左眼。

    只有妖修的精血才会是金色的。

    林千蓝没想到倪非会是妖修,她从没听说过有妖修会留在人修的宗门内的。

    除非与人修有契约。

    可看倪非的样子又不像是谁的灵兽。

    “你……还好吧?”她一时想不出适合的安慰话来,“你怎么会这样?”

    “一口血罢了。”倪非重新坐好,用手在地上挥了下,地上金色的血迹消失,不在意地说道,“不过是本命誓的些许反噬。”

    又道,“哎呀,这下好了,不用我费口舌说了,看到了吧,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没法说。不过,你师父还不知道我有本命誓的事,小弟子不要告诉你师父,我还等着十年后看他后悔的样子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