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四章 十年期限
    本命誓,是一种最为严苛的心魔誓,条条框框扣得很死,起誓的程序也很复杂,违誓言者即死。学Δ迷ww%w.Ω.

    倪非只是想了下,就吐了口精血,若是说了,无论他多高的修为,在天道规则面前,都无半点反抗之力。

    林千蓝平静问道,“你是来让我劝师父在这十年不要追究我娘亲的事?”

    “你师父虽然在宗门内地位特殊,可凡事有个度,若是他一意孤行,怕也会讨不了好去。”

    “难道十年后就行?”

    “自然,十年后我自会给你个交待。”倪非忽地夸张地喊了声,“哎!十年期限这件事,我只跟你一人说了,千万不要透露出去,连你师父都不能说,小弟子,我的命就系在你身上了。”

    十年后是倪非本命誓到期日,若有知情人怕他没了本命誓的制约,想办法让他违了誓言,倪非是很危险。

    “好。我信你。可我若说我娘亲当年是真的离宗云游了,师父也得信才行。”

    “无妨,就说是巽木所说,你娘亲的离宗与你师父有一些关联,是想断了他的思慕,但非主要,她本就打算去云游,便离开了宗门良久没回。”

    对倪非知道她去见了巽木真人的事,林千蓝没多惊讶,“我只能试试,师父信不信是另一回事。”

    林千蓝思量了一番托词,给师父留好了传讯,把传讯符给了倪非。在悟心崖内,是不能与外界传讯的,一旦进了悟心崖,想出去也难,倪非却不在限制之列。

    “倪非,我娘亲是怎么的一个人?”

    “哎,提起小洛冰我就头疼。”倪非用手里的红花枝轻敲了下侧额,“哎呀,不知被她从我这里弄走了多少东西。喏,你手上的那个素镯就是一个……”

    林千蓝抬起手臂看了下。看来娘亲是很讨倪非喜欢的,任她再聪明,倪非自己不乐意她也拿不走。

    倪非口中的林洛冰,比殷青梨口中的更为古怪精灵。

    林洛冰真的上宗主大殿掰过殿角,掰的是上面的那尊猊狻像。

    在倪非无意透过那尊猊狻像往外看时,被当时仅十二岁的林洛冰觉察到了,她为了寻个究竟,就爬到大殿上,要把那尊猊狻掰下,意在打草惊蛇。

    还真惊动了倪非,倪非把她放进了林千蓝去过的那个名为锁心院的院子里。

    “你的本体是猊狻?”林千蓝想起她第一次到仙元峰时,在宗主议事大殿外,有种被注视的感觉,现在想来,她的感觉没错,注视她的是倪非。

    “小弟子说对了。”倪非又后悔不叠道,“那个小洛冰哟,我怎么就被她的美色迷了眼,让她进了家门了呢……”

    “可笑你那师父小青梨,被小洛冰卖了还一副我被洛冰卖了我骄傲的样子……”

    林千蓝听着听着,心绪彻底平复下来。正如娘亲说过的,她虽没成就大道,却过得无悔。

    娘亲过得如此张扬恣意,连留下的那道神识,都说出了‘遇到强敌就用符篆砸,不要想着节省”的豪气话来。

    等倪非说完,林千蓝平静道,“我会等你十年。”这回是真的平静,而不是静默下隐有怒意。

    倪非对她的好是看在娘亲的份上,能特地过来与她商量而不是直接命令,也是看在娘亲的份上,她不会消磨掉倪非的这份好的。

    倪非问,“那你是想在这里呆十年,还是出去走走?想出去的话,我可以帮你,不会让守在宗外的那些人现的。”

    换个人,可能会选择在悟心崖里修炼十年,悟心崖内不仅有浓郁的灵气,每年还可到悟心镜参悟一次,机会难得。

    不等着结丹结婴的,无需长时间闭关的话,林千蓝相对还是喜欢较有烟火味的修行方式,“我想出去。但不是现在,我在这里还有事情要做。”

    倪非揶揄道,“弄个锦云炼制着玩?”

    看出她对锦云的觊觎,总看不穿她的真正目的,林千蓝承认的干脆,“对。不行吗?”

    “当然行。”倪非冲她摆手,“去吧去吧,想走就走。哎,想收到锦云,法宝是不好用的,容易伤了它,最好用法术。”

    林千蓝是想走了,可她没动,盯着那个红玉壶,然后看着倪非,倪非头疼状地再摆手,“拿走拿走……”

    林千蓝欢喜的收了起来,玉琼液可是有再多灵石都没处买的好东西,能蹭则蹭。

    她也不白拿,管倪非看不看得上,留给他一坛自酿的灵酒。

    ※※※※

    一连几天,林千蓝都出来看锦云,有两次碰到了耿池。

    他不再用钓的方法了,而是弄了个纱网样的法宝,在中央放了几块中品灵石,抛到锦云中间,期待锦云能自投罗网。

    两人交谈的不多,话却很投机,干坐着没意思,耿池拿出些吃的出来,林千蓝拿出了她的应酬交友杀手锏——自酿的灵酒,有了助兴的东西,两人谈的更投机了。

    怎样能无损地弄朵锦云过来,是两人每次见面都不缺少的话题。

    林千蓝的双腿悬在崖外,有一下没一下地荡着。倪非说最好用法术,可她的学的木属性法术里,没有一个适合用的。

    她荡的腿一停,有了!

    在进入悟心崖时,那位冯管事曾用木牢术稍做变化,变幻成了木篮。

    她记得师父曾说过的,法术不在于多,而在练到极致,此时,她方理解练到极致的意思不是说木牢术精练信手拈来,而是如冯管事一样,做到在原有的木牢术上加以变通。

    以前,她把多数精力都用在了使用法宝了,对于法术的修炼少了几分用心。

    看来,她以后在多在法术上下功夫了。

    她回忆起冯管事的木篮的手诀,模仿着打起起来。

    旁观她施法术的耿池,见几次后林千蓝用法术变幻出一个木盆,茅塞顿开,“林师妹!你是想变出个盆子盛锦云!这主意太好了!我也试试!”

    耿池是火土双灵根,他的土牢术作了变化后,施出的是个土盆。

    耿池把她施放的木篮认成了木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