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 另类修心方式
    杨英泽应了林千蓝的话后,没再往卢水芜那里看一眼,跃到小九的背上,小九朝着林千蓝叫了声,意思是让她也坐上去。ww┡w.ん.

    “好啊,小九。”林千蓝跳了上去。

    “昂!”小九振翅向上飞去。

    悟心崖不允许御剑,乘坐灵兽却是可以的。

    林千蓝一丝灵识一直盯着卢水芜,却见卢水芜就只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离开,手依然捂在胸口处,连剑都没捡起来,目光呆滞,分不出是痛苦还是不甘愤恨。

    让别人看到,还以为他们把卢水芜给欺负了呢。

    可卢水芜的样子真不像是装的。

    悬在头上好多年的剑,在她有能力折断了的时候,变成了不堪一击的朽木棍,林千蓝心里那个不爽。

    “英泽,你以前与卢水芜打过交道?”

    “有过几次交集。玄河真君与我师父有些交情。”

    卢水芜是认得小九的,所以才单对小墨出手。

    林千蓝一想就明了,“玄河真君出事了。”

    杨英泽证实了,“玄河真君前年外出,受了重伤回来,元婴差点不保,还是我师父帮他炼制了归阳丹延缓了元婴的散势,可要是想痊愈,非九品灵丹不可。”

    能炼制也九品灵丹的,整个修真界都没几人,这且不提,单说炼制九品灵丹所需的药材,无一不是天材地宝,少有人能集齐。

    没有九品灵丹,玄河真君的下场就是元婴溃散,沦落为凡人,以他的年龄,成为凡人意味着很快老死。

    靠山出了事,卢水芜才不得不收了骄纵气焰。

    林千蓝对卢水芜生不出任何同情心来,如若卢水芜不来惹她,她也不会对卢水芜出手,以免有落井下石之嫌。

    卢水芜已成为了过去式,不值得再提起。

    “这是……枯心云枝!”巽木真人拿起一根枯草似的东西,眼里冒了光。

    林千蓝进了巽木真的洞府后,摆了一堆的灵药在巽木真人面前。

    “真人看下这个丹方,有把握炼制吗?”

    她递给巽木真人一个玉简。

    巽木真人轻轻放下枯心云枝,查看起玉简来,眼里的光华更多,片刻后,他放下玉简,“我无十分的把握,最多七成。”

    “七成也行。”

    她再拿出一个水囊来,“这里是淬灵泉泉水。”

    她在朔轮秘境里时,从黄怀的储物戒里得来的不仅有淬灵丹的丹方,还有除了淬灵泉外的所有的主药,都是双份。

    准备的这么齐全,不怪黄怀会不择手段的逼迫猴王,想要得到淬灵泉了。

    东西是现成的,放着也是放着,她便请巽木真人炼制淬灵丹,主要是想还沈恒沈丛两人的情。

    在朔轮秘境里,因她身份被赵毅揭穿,而让众位弟子受了连累,她回来后,一直没得着机会一一补过。

    知道沈丛想要淬灵泉洗去一条劣质灵根,她正好顺水做个人情。

    巽木真人收起了东西,见林千蓝与杨英泽在说着话,大意是林千蓝想把炼制好的淬灵丹送与杨英泽一枚,而杨英泽拒绝了,说是他的四个灵根都很平衡,万一被淬去了火灵根,那他可炼不成丹了。

    杨英泽拒绝的话说的很诙谐,林千蓝低声笑了起来。

    “咳!”巽木真人清了下嗓子,打断了两人的谈话,见杨英泽看过来,巽木真人说道,“师弟先出去,我有话要单独与林千蓝说。”

    “知道了,‘师兄’。”杨英泽似是看穿了巽木真人的想法,师兄两个字咬得很重。

    在路过巽木真人身边时,杨英泽笑着问道,“师兄晚上想吃什么?”

    巽木真人瞟了他一眼,意思是我想吃什么你还不知道?

    杨英泽回了他一个笑,然后回身对林千蓝道,“算你一个?”

    五星大厨做的饭,哪能错过,林千蓝回道,“算我一个。”

    两个时辰后,杨英泽的五星大厨,升级为六星大厨,好吃的让林千蓝都不想走了。

    “行啊,正好这一段时间我都无需闭关,你就住在我的洞府里,每天一顿还是有空做的。”

    因杨英泽当初是随巽木真人一起进来的,直接由巽木真人带着住进了三心崖,后来拜了岳曜真君为师后,也没跟师父搬进二心崖。

    三心崖的洞府都很宽大,只要不闭关,住三两个人进去,相互间不会受到影响。

    巽木真人冷着脸道,“师弟是否忘了,近几日你要开始炼制静心丹了?”

    杨英泽笑道,“是师兄记错了,师父让我参悟手法,十日后再让我开炉炼制。”

    巽木真人不说话了,冷着脸喝起灵茶来。

    林千蓝只听出一个意思,那就是巽木真人不赞成她住在杨英泽洞府里,她本就是开玩笑说的,而杨英泽也是半开玩笑应的,谁知被巽木真人当真了。

    凭什么不欢迎?

    她还没跟算当年的帐,他倒先不欢迎她了?

    林千蓝还真想较劲住下,后来想到她晚上就要去偷锦云,住在这里不方便,才没说要住下。

    可也没说不住下。

    到酒足饭饱后,才施施然告辞离开。

    回到自己的洞府,因吃的太饱,躺在毯子上就不想动了。

    她就现,跟巽木真人这一较劲,她心里那点因不得不放下追查娘亲的事的不甘,没了,被怎么让巽木真人不愉快给替代了。

    啧,这算不算另类的修心方式?

    她对当年被巽木真人和晏誉坑了一回的事,说是不想计较了,可心里还会有口不舒服的气没出的,借着较劲的机会,也出了这口气。

    一转脸,就见小墨靠着边想溜,叫住了它,“小墨,说说你是怎么让赤狐跳进陷阱的?”

    小墨抬起的一条腿半天没落下,黑眼珠骨碌骨碌地转。

    腾二知道是瞒不过去的,揭道,“小墨偷拿了老大的阵石。”

    小墨不认,“我不是偷拿!是大主人不要的,我捡的!”

    “小墨。”

    小墨不情愿地从它的储物袋里弄出四块阵石来,放在林千蓝的身边,“大主人,你看,不是我偷拿的,是大主人以前不要的,我捡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