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 师祖不善
    林千蓝坐起来,看了看四块阵石。『Δ  学  『迷wwんw. .小墨说的不错,是她以前练习布阵时刻制的,最基础的迷阵,不需要阵盘操控,四块阵石放对方位,布阵就成功了。

    因灵药园里比较安静,她很多时候都是在里面练习阵法,刻录的阵盘阵石,有时就丢在了灵药园内。

    小墨捡的就是她随手丢在灵药园里的。

    重点是,小墨怎么会用?

    “小墨,你怎么学会用的?”

    小墨觉着林千蓝这话问的奇怪,睁着圆眼回道,“大主人怎么用我就怎么用的。”

    基础的迷阵虽不需要打手诀,可布阵的方位需要很精确才行。

    光看她练习就学会了?小墨真不是一般的聪明。

    越看自家孩子越完美的林千蓝伸手一捞,把小墨捞在了怀里,“小墨怎么不告诉大主人?小墨喜欢的话,我再帮小墨炼制几个阵法带着。”

    “我要多多的,大主人。”小墨得意地冲着腾二翻了翻眼。

    “好,多多的。”

    勇于揭没捞着功的腾二气结。

    有爱二人组解散。

    无月无星,夜黑亦无风。

    林千蓝换上了师父为她新炼制的黑色法衣——暗月法衣。

    法衣的名字来自于法衣的主材暗月蚕蚕丝,师父炼制时添加了诸多好东西,比如环鳞兽的鳞片、穆昶的蛟龙鳞、星玄石、罗金砂、柔云灵晶,等等,就这么说吧,凡是能加的,师父一点都没考虑材料的珍稀,全都加了进去。

    暗月法衣的柔韧性和坚固性,比她的烟萝法衣强出不知多少倍去,与三师兄的黑铠战衣一样,兼具攻守的功能。

    “好看!”小墨围着林千蓝飞了一圈,“大主人好看!”

    倒是符合了小墨的审美了。

    林千蓝乘着锦云舟,熟门熟路地到了四心崖与五心崖之间。

    这一带有灵性的锦云最多,她一连多天,都在这周围收取锦云,到现在为止,已收了三十七朵了,手法越来越醇熟,今晚再干一次大的,弄够五十朵,她就收手了。

    还是一连多天,她夜里偷云,白天没事就去杨英泽那里混饭吃,看着巽木真人越来越高冷的脸下饭。

    还说她娘救过他,难道不该对她这个救命恩人之女捧着敬着么?虽然她不在乎这些,可每次见到她后,总是一脸的不痛快是怎么回事?

    不痛快?她偏去。

    正好借此出出气,修修心,两不耽误。

    林千蓝暗搓搓地准备着明天还去混饭。

    “主人。”芷音站到了她的身边。

    在灵识下,夜间的万物跟白天无差。

    “主人,左前方三丈远的那朵。”由芷音来选定目标。

    林千蓝轻打手诀,在那朵锦云下方变幻出一只无把的篮子来,然后控制着灵气篮子一点点接近锦云,当锦云刚有觉,便已进了篮子里。

    因篮子实际上是木牢术变化而来,锦云一进入篮子的范围,就会被禁锢住,再也逃不掉。

    锦云无法移动就好办了,把灵气篮子拖近,由芷音用神识往锦云上打着凝炼灵诀,简单地炼制一番,就可收进浮音宫内了。

    腾二和芷音都另有办法能收取锦云,但林千蓝还是喜欢自己亲自动手。

    忙了大半夜,收了十朵锦云。

    “差不多了,芷音,你先回去休息一会。”用神识凝炼锦云消耗很大,也不一定非得今天弄够五十个。

    芷音听话地进了浮音宫内。

    林千蓝继续寻找着锦云。五十朵锦云是芷音的估算,多几个少几个都没多大关系。

    下一个她想尝试着自己用灵识来凝炼锦云,自服用了玉琼液之后,她的灵识只差一线就能蜕变成神识。

    荡云舟在云间采云,林千蓝真感觉自己仙气满格了。

    危机骤降!

    “老——”

    腾二只说了一个字便被定在了半空。小墨更是保持了扇着双翅的状态。

    林千蓝连眼珠都无法转动。

    灵气被禁锢!

    灵识都无法放出,眼里有的只是黑暗。

    死亡的阴影从四面压来。

    任人宰割!

    她不甘!

    元气!

    灵气被禁锢,她还有元气!

    她体内的紫气珠飞旋转起来,瞬间冲破了她周身的桎梏!

    “咔!”

    丈长的银蓝色雷刃刺破了夜的黑幕!

    一个博带老者惊愕地表情!

    雷刃斩在一杆铁笔上,铁笔只晃了晃,雷刃消散。

    “咔!”

    “嘭!”

    雷刃、雷球连连出,被铁笔一一轻松化解。

    林千蓝一刻不敢停,她知道,对手只是一时不适应她的元气雷术,她一旦停了,就是她的死期!

    对手太强大!

    她连了数道元气雷术,也只将将一息而已!

    从四面八方传来一声带着怒意的断喝!

    “殷宁啸!”

    手腕粗的铁笔,被半空伸出的一只纤弱白皙的手抓住,铁笔“铮铮”作响,左右摇晃几下,想挣脱没挣脱出。

    另一只纤弱的手隔空往博带老者打出一拳,看似轻飘飘的一拳,博带老者却是连连退了数丈。

    “殷宁啸!我不管事不代表我没有能力管!”

    “嘭!”

    林千蓝的雷球趁机跟到,在博带老者头上炸开,老者头顶透明光幕一闪,雷球没能炸伤老者,只震乱了他的头。

    纤弱的手抓在了她的御雷魔杖上,“千蓝,先停下。记得我们的约定,会给你个交待。”

    林千蓝看到纤弱手主人的栗色眸子,依然纯净,多了些震怒,她知道那怒气不是对她,“好!我信你,倪非!”

    倪非轻轻松开了御雷魔杖,然后信手一拨,撤去了腾二和小墨周身的禁锢。

    两只回到了林千蓝的身边。

    “腾二,小墨,那人不是我们能对付的,且信倪非。”林千蓝制止了两只想去跟老者拼命的冲动。

    林千蓝提着御雷魔杖,转过头,冷冷地看着那个褒衣博带的老者。

    殷宁啸,她师父的叔祖,也是她师父的师父,她没见过面的师祖!

    第一次的见面,就要置她于死地!

    “殷宁啸,我是否说过林千蓝是我的人?”倪非的声音不大,却带着彻骨的丝丝寒气,“我才知道,原来,在虚天宗我的话已经不当用了,如此,把裘宁阳找来,正好作个了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