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守护兽
    殷宁啸神色骤变,忙道,“倪非……”

    “倪非是你能叫的?原来我在虚天宗的地位已这么低了。ww w.Δ.”

    殷宁啸拱手,“倪非前辈。倪非前辈误会了,我并没想伤了林千蓝,适才是在试探她的修为。”

    林千蓝是见识少,还没见过试探修为是这个试探法!这位所名义上的师祖是没一开始就对她下死手,可把她置于任人宰割的境地,还不是想让她死就死?

    诚如他所说,是试探,谁知试探后是否就是死手!倪非及时赶到,让他没来得及下手吧!

    倪非握住了手里的铁笔,不让它脱手,“说得好听,你一个化神试探一个筑基?你是在试探我,打的是先上掳走的主意,若我不管,那她也就归你处置了。”

    “倪非前辈,林千蓝是我爱徒的六弟子,我是不会对她动手的。”

    倪非嘲笑道,“是啊,看在青梨的面上,你是不会让林千蓝死,可活,却有不同的活法,被圈在一间屋子里也是活,被迫不得归宗也是活。”

    林千蓝心一沉,‘被迫不得归宗’说的是她的娘亲?她冷声道,“我只有师父而已。”她不会认这位所谓的师祖。

    殷宁啸凌利的目光刺来,黑夜都能感受到那目光中的不善,林千蓝没有避开,眼里全里漠然。

    “咄!”倪非轻斥一声。

    殷宁啸脑中一疼,收回了目光。

    他垂眼立手,“倪非前辈,切勿受人挑唆。”

    倪非手中铁笔猛得一掷,铁笔在空中划出一道暗金色光孤来,疾如流星。

    “嘭!”比林千蓝的元气雷术的声响还大,铁笔深深插在了五心崖的崖顶。

    “殷宁啸,你传过话去,谁敢动林千蓝,就是与我倪非为敌!”

    殷宁啸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却没作反驳。

    倪非又说道,“你还不走?”

    殷宁啸眼光扫过林千蓝,对倪非再拱下手,转身召回自己的铁笔法宝,瞬移离去。

    倪非问林千蓝,“你想什么时候离开?”

    “明天吧。”

    锦云已经收够,该离开了。

    林千蓝很想马上离开,可现在半夜走,有种灰溜溜地被人赶走的感觉,让她不爽,她就要大白天的,光明正大的离开,让别人不爽。

    再说,洞府内的东西都要收起来,她可没善心留给后来者笔大财,光那副暗月蚕蚕丝的纱缦就能在拍卖会拍出天价来。

    这场动静,惊动了不少人。

    只是,除了倪非第一声的断喝外,再往下,三人说话的声音都不大,悟心崖的峡谷犹为宽阔,正好在附近的人不多,少有人听到三人说话的内容。

    而且,‘殷宁啸’三个字,能进入悟心崖的弟子都听说过,化神老祖啊。

    化神层次的纷争,还是赶紧躲开吧。

    没人敢靠近。

    有能力不躲的也躲了,是不愿意卷入进去。

    是以,几乎是四下无人的状态。

    因离五心崖较近,有几位五心崖修炼的修士听到了几句始末,其中包括卢水芜。

    她对林千蓝恨都恨不起来了,她筑基初期时,林千蓝还没引灵入体,现在林千蓝筑基中期,还有了与化神老祖博上一息的能力,她依然是筑基初期。

    她彻底醒悟,她爹说得对,想得到想要的东西,她得自己先有实力!

    ※※※※

    “小弟子,我等你回来。”倪非站在一块青石尖上,对林千蓝妖媚地笑着。

    又在撩她,林千蓝却一点都不生气,颇为配合地说道,“那就等吧,别忘了,你可是我的道侣人选。”

    “哎呀呀,小弟子怎么一点都不可爱了呢。”

    可爱这词……“倪非,别太过分了啊。”林千蓝飞给他个白眼,又道,“拜托倪非了。”

    她跟着倪非,大摇大摆地从悟心崖出来后,就由倪非带着她瞬移走了,为免行踪被人打探到,她都没有回落烟峰。

    她当初答应三师兄,从悟心崖出来就传讯给他,结果失信了。

    倪非说所有的事都交由他和她的师父来处理,也不用再担心殷宁啸,殷宁啸不会再找她的麻烦了。

    林千蓝乐于把麻烦交出去,不过有些她欠下的人情,需要早些还过,便拜托倪非把一个储物袋交给三师兄,里面的东西是送给那二十多个在朔轮秘境里力挺她的宗门弟子的。

    她无法自己送出,只能拜托三师兄了。

    巽木真人两炉一共炼制成功四颗淬灵丹,给了沈丛一颗,另有一颗是送与连慧的,服不服用由连慧自己选择,比如杨英泽就选择不服用。

    “小弟子这是不放心我?”倪非嗔了她一眼,这一眼简直是风情无限。

    对倪非的媚惑有了些免疫力的林千蓝,没抵住这一眼,全身一激灵,惹得倪非低声笑起来。

    “倪非!”林千蓝快要恼羞成怒了。

    “这才对,小弟子,我可不要你怜惜。”倪非收了笑。

    还怜惜?这词用的,林千蓝又翻了翻眼,“你想多了。”

    倪非指了指前方,“帮我摘来。”

    在他前方一米处,是株开得正艳的红海棠。

    喜欢红色花朵的倪非,却无法亲自摘下。

    林千蓝挑了枝开得最盛的折下,递给倪非,倪非嗅了嗅,转身不见。

    走的干净利落。

    倪非无法亲手摘下红海棠,是因为他所站的那块青石,是他离宗最远的距离,再往前一步,就违了本命誓。

    倪非是虚天宗的守护兽。

    一万年前,倪非放弃了飞升,下了本命誓,守护虚天宗一万年。

    近万年时间,宗主换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天灾后,关于倪非本命誓起始年份的记录丢失,宗门上层都只记得一万年,而不知一万年的期限就在十年后到期。

    为什么倪非把事关他性命的事说出来,林千蓝思来想去,是倪非太孤独了,把她当成了树洞。

    为什么选她这个命题,她解不出。

    倪非所说的怜惜是调侃之语,实际是说不要她的同情。

    说她同情倪非不尽全面,她为他感到愤怒。

    当初倪非为什么会答应守护虚天宗一万年,他没有说,可林千蓝知道倪非对现状是厌倦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